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思念成狂】
    许宁挂上电话,对王美欣道:“警察很快就会上门来调查情况,希望王小姐如实将自己的情况反映给警察,至少不能让害了你的人逍遥法外,毕竟我们公司的产品是真的不便宜。”

    这根本不用许宁说,她也不会轻饶了梁月珍。

    她自认为没有和梁月珍有什么过节,甚至偶尔还会请他们几个一起聚餐,或许这件事和梁月珍没什么关系,可她必须要将这件事弄明白,冤有头债有主,她被害的这么惨,不能连凶手的影子都看不到。

    等质监部门的三位工作人员过来后,看到警察都上门了。

    随后两拨人聚在一起,就产品的质量问题进行了交接,假冒产品的外包装以及瓶身都有这不太显眼的区别,却并非一模一样,而假冒产品里面的各项检测表明,里面只有很少的芦荟成分,其余的都是一些对皮肤有刺激的物质,而素美的产品里面活性成分以及保湿因子非常的活跃,的确是能起到保湿以及对人体无刺激的作用,所以那两瓶产品的确不是素美生产的,系假冒伪劣产品。

    警察才取证调查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去清风杂志社找到了梁月珍。

    梁月珍看到警察找她,整个人差点没吓尿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警察找上门,但是看到那身穿警服的工作人员,她就是打心底里感到害怕恐惧。

    等警察询问她,卖给王美欣的那套素美化妆品是从哪里来的,梁月珍就知道自己完了。

    这化妆品是她姐和姐夫自家开的黑作坊,其中卖出去不少,而自己也用过,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虽然不会很快的美白,却也没什么后遗症。

    不然她根本不敢卖给王美欣。

    可千算万算,她没算到王美欣居然是敏感性肌肤。

    警察是谁,王美欣的反应他们都看在眼里,直接就将她请到了警局喝茶,而坐在询问室里,还不等警察询问,梁月珍就倒豆子似的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吐露的一干二净。

    很快,警察就组织警力,去隔壁省份,将还在家里数钱的梁月珍姐姐姐夫给抓回来了。

    经他们连夜审讯,梁月珍的姐姐梁月香伙同丈夫,以劣质产品牟取暴利,以及侵犯素美公司的利益,且涉案金额较大执行了逮捕。

    许宁也在一个礼拜后,一纸诉状将梁月香夫妇给告上了法庭。

    后续的事情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梁月香夫妇的罪行却是无法开脱的。

    而许宁也在这天,将王美欣请到了自己公司。

    “虽然王小姐你之前的污蔑,让我很不开心,但是也因为王小姐的关系,我们端了一个假冒窝点,所以这一套化妆品,是以我个人的名义送给你的。”许宁看着脸上的情况没有多少好转的王美欣,笑道:“回去可以放心的用,至多在一个半月后就能让你的肌肤得到彻底的改善。”

    “真的吗?”王美欣激动的站起身问道。

    许宁笑道:“信不信由你,反正到时候没有效果,你还可以去质监部门找我,这次我是不会告你诽谤的。”

    “”王美欣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之前也想过去素美专柜买的,可是现在自己的皮肤都这样了,若是还继续用化妆品,她根本就不敢。

    可是现在许宁告诉她,这款产品能彻底改善她的情况,甚至脸上的过敏状况也不需要吃药,这真的是

    让她悲喜交加。

    早知道这款产品的质量如此彪悍,她之前就自己买来用了,现在直接浪费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每日里吃那么多的药,却没有得到多少改善,她差点都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

    因为自己的脸如此恐怖,王美欣都没敢回家,一直都住在好友家里,若是被丈夫看到,指不定还要多乱呢。

    带着两瓶化妆品回到好友家里,此时好友正在家里做饭。

    “欣欣,你回来了?”

    “嗯!”王美欣点头,“蓉蓉,我还要在你家里住半个月,希望不会麻烦到你。”

    “不麻烦,正好国林出差,你就在这里陪着我,还是我占便宜呢。”林蓉端着一盘菜从里面出来,“先吃饭。”

    “好!”

    晚上洗过脸,王美欣刚准备吃药,突然又放下了。

    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她似乎就习惯了吃药。

    洗手间里,看着镜子中那张恐怖的脸,王美欣拧开芦荟晚霜的盖子,挖出一块后抹到脸上,一点凉意就从这个点散开,她用指腹仔细的将晚霜在脸上涂抹均匀,之前觉得火辣辣的脸突然变得舒服起来,那种微痛微痒的感觉似乎都消退了不少。

    只用了不到十天,原本红疹遍布的脸就恢复如初了。

    不说王美欣,林蓉都惊掉了下巴。

    “这就是正品和赝品的区别,我的天呐,这也太牛了吧?”林蓉看着闺蜜的脸,“你真的没吃药?”

    “从那天我回来后就没吃了,素美的老板说,这款产品能改善我的皮肤过敏,至多半个月就能让我的脸变得水润白皙,之前我还真的不太相信,现在看来,果然半点都没有夸大其词,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林蓉立马就心动了,她一把挽着王美欣的胳膊,“咱们今天出去吧,我也准备去买一套,我老公还有半个月回来,我要让他看到我后大吃一惊。”

    “好,我也想再去买两套。”接近二十天的时间,对王美欣可以说是炼狱般的体验,但是现在她却觉得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好似噩梦一般,她即将迎来新生,“之前我还想着不能便宜了他,现在我觉得女人也是能活的很漂亮的,过段时间我就准备和他摊开来好好谈谈,过不下去就离婚吧。”

    “你可要考虑清楚了,关于你婚姻的事情,我不会说离婚或者是继续过下去,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的。”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梁月香夫妇最终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罚款又坐牢。

    而明知道是假冒伪类产品,还进行兜售牟利的梁月珍也被口头警告,甚至连工作也没了。

    重获新生的王美欣回到家,她丈夫看到穿着新潮,肌肤白嫩的妻子,一时间很是恍惚。

    之后王美欣和他摊牌,说是知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若是想继续过日子,就把心收回来,不想过两人也好聚好散。

    王美欣老公怎么可能离婚,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让现在变得这么漂亮的妻子,和他离婚后在找别的男人,他心理上还真的过不去。

    一番发誓说是和对方彻底断开后,两人的日子也恢复如初。

    只是王美欣老公发现,他的妻子不再像以前那般,温柔小意,也不再如从前那样,愁眉苦脸。

    整个人变得自信且精神焕发,每日里都是笑容明媚的,分外耀眼夺目。

    曾经都是妻子给他打电话询问何时回家,而现在则变成他天天打电话追问老婆的行程。

    只因为妻子不再围着他转,整日里和公司的同事或者是知己好友,下班后去运动逛街或者是聚餐,他自己在家里经常面对着冷锅冷灶,分外凄凉。

    可他不敢指责妻子,因为他突然明白了,守着房子空等,是多么的难捱,多么的孤独。

    因为这次素美假冒的事情,一时间对那些使用正品的女人来说,敲响了一记警钟。

    她们看说明书的时候,在最上面都有那一顿话,可是很多人也仅仅是过一眼,并没有往心里去。

    直到看到清风杂志上,王美欣将自己的事情写成了故事发表,这些女人才后怕的拍着胸口。

    之前对于她们要在专柜购买化妆品还要留下电话地址,这些女人里面有大半是不太乐意的,可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后怕。

    瞧瞧那不小心用了冒牌货的,那张脸差点毁了。

    这其中很多人对于专柜人员的电话调查,都是不咸不淡甚至是感到烦躁的。

    可之后再有客服来电话调查使用情况,这些女人很多都转变态度,将发生的变化反馈给对方。

    不仅仅是国内,美国那边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最先受益的就是唐娜以及艾希,两人都觉得自己的皮肤水嘟嘟的不像话。

    虽然艾希并没有因为使用了美白霜,而让黑皮肤变成白皮肤,可是肌肤的效果却非常棒。

    正如同黄种人使用了素美的化妆品不会变成白种人是一个道理,若是一款化妆品连基因都能改变,那未免就太恐怖了。

    素美的产品在美国这边价格翻了三倍,最开始真的很难卖出去,可在这片土地上是不缺少有钱人的。

    只要一个人用的效果好,那么这款产品的口碑早晚能打出去。

    所以,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五百套化妆品就销售一空,而在这段期间,甚至还接到了无数的人来询问这款化妆品是否还会上货的电话。

    唐娜知道,这款产品绝对不会砸在手里的。

    她这个好朋友,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

    所以,许宁接到唐娜的越洋电话,对方说要再采购六万套的时候,许宁也知道自家的公司该扩大规模了。

    国内都有些供不应求了,不说还要销往海外,而这还仅仅是海外的其中一个国家的其中一个地区,她相信自家的产品,早晚会在全世界遍地开花的。

    “雨薇,叫上其他部门的人过来开会了。”按下电话内部键,许宁说了一声就来到了会议室。

    很快,公司的五位部门领导带着茶杯和资料走了进来。

    “美国剑桥市那边的市场反馈已经过来了,反应非常的好,而那边也准备继续采购六万套的产品,目前咱们公司的规模小,无法长期提供大量的化妆品,所以接下来咱们的主要目的是扩大公司规模,我在工业园区那边租下了一套厂房,生产部和质检部联合起来,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搬迁过去,然后两部给我写一份计划书。”

    “许总放心吧。”生产部长知道自家产品的质量,海外反馈其实在最开始就已经预见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还有公司生产人员的招聘,人事部务必要严格把关,咱们不招收那些贪小便宜甚至是心思不正的人,稍微一个环节的疏忽,就可能导致咱们的产品分崩离析,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誉,绝对不能毁在那些小人手里,若是任何一个环节出错,我都唯你们这些领导是问。”

    “我明白,许总放心。”

    “研发部门暂时留在这里,雨薇,之后的新产品就交给你了,成功后别急着投入生产,我还需要重新检测。”

    “好!”

    一连番的任务交代下去,素美公司转瞬就开始紧张的忙碌和筹备起来。

    也就是在这种日子里,谢铮悄无声息的回来了。

    一直忙到晚上快十一点,许宁才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

    打开家门后,她低头换鞋的功夫,看到玄关有一双军靴。

    “”

    许宁愣了好一会儿,才穿上拖鞋冲进去,“铮哥”

    “我在这里!”谢铮的声音,从敞开着的房间里飘出来。

    许宁撒腿冲进卧室,打开灯,一眼看到正靠在床上,精神困倦的谢铮。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那张脸,谢铮出去一个多月,整个人瘦了很多,而且和黑了一些。

    虽然看眉眼带着倦意,可很显然他是平安归来的,这对许宁来说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大跨步上前,整个人扑进谢铮的怀里,猴急似的直接亲吻上了他的唇。

    谢铮是傍晚回来的,回到家洗了个澡就上床休息了,现在也不过睡了四个小时,可之前他一个多月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而回家之前的一个礼拜加起来睡觉也不超过十个小时。

    精神很显然是没有养回来。

    但是看到如此热情的妻子,谢铮想着无论如何还是要先满足她一下,然后再继续睡。

    反正接下来他有一个礼拜的休息时间,足够他睡觉的。

    强有力的手臂,禁锢住妻子纤细的腰身,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大掌扣着她的后脑,让两人的吻更加的紧密,也更加的激烈。

    许宁亲吻了两下就被反客为主,不到两分钟就觉得呼吸困难,挪开唇大口喘息了两下,可谢铮的吻却如影随形的跟上来,重新封住她的红唇,与她唇舌共舞,肆意扫荡。

    她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沸腾了,长期的思念在这个时候如同脱缰的野马,疯狂的在这段**里驰骋。

    衣衫脱落,谢铮翻身将这个美娇娘压在身下,搂着她变换着各种动作。

    许宁此时如同脱水的鱼,而谢铮就是那一汪大海,诱惑着她不断的靠近靠近,近乎本能的靠近。

    终于鱼儿游进大海,那是一片绚烂而明媚的海洋世界,水流包裹在她的四周,拥着她滑入更深的海底世界,各色绚丽的景致好似那骤然炸开的烟花,虽然只是一瞬,可有无数的一瞬紧凑而密集的破碎,最终成为永恒。

    “铮哥!”

    “乖宁宁,喊老公。”谢铮粗喘的声音在许宁耳畔不断的回荡。

    “老公!”许宁因高涨而让那张小脸更显得媚态横生,眼底沁出的晶莹泪花,都好似媚药般折磨着谢铮的理智。

    “还要吗?”谢铮搂着她的纤腰,低头在她耳垂上轻咬一口。

    “要!”许宁咬着红唇,虽然很羞恼,可此时似乎打破了某种桎楛,让她不在拘泥与心底的枷锁。

    谢铮瞧着小媳妇那妖艳至极的面孔,胸腔总觉得堵着一团炸弹,要点燃让其爆裂得到缓解,却怕伤到这个丫头,只能不断的忍着,让他焦躁难耐。

    他低头发泄般的用力啃噬了许宁的红唇,咬牙切齿道:“我早晚要死在你身上。”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从卧室到浴室,从浴室到厨房,从厨房到餐厅,然后到客厅,再到厨房,两人放肆的宣泄着思念的**,久久无法停止。

    这个早上,许宁没有起来,甚至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黄昏。

    知道谢铮要在家里休息一个礼拜,许宁干脆也直接在家里宅到谢铮上班。

    “铮哥,这次任务没出事吧?”

    “嗯!”谢铮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媳妇那细腻的手臂,“虽然发生了一点意外,但是人都好好的回来了,而任务也圆满完成,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那就好!”许宁趴在谢铮的胸膛上,这个怀抱简直让她思念成狂。

    “今晚好好休息,咱们明天回去看看外公外皮,看看爸妈。”

    “好!”许宁点头,然后仰起小脸看着老公,“我怕晚上睡不着。”

    “没关系,我会帮你的。”谢铮邪气一笑,“折腾累了,肯定能睡着。”

    许宁抬手在他腹肌上“啪啪”拍了两下,清脆悦耳,“昨晚折腾了一夜,一直到天亮才睡着,你身体没问题吗?”

    “别怀疑我的能力,我会让你怀疑人生的。”谢铮在媳妇胸口上摸了一把,然后坐起身,“去洗澡,待会儿做饭给你吃。”

    “还是我做吧,你在客厅等会儿,很快就能做好。”许宁捞起旁边的睡衣穿上,踩着拖鞋出去洗漱准备做饭,投喂老公。

    ------题外话------

    二更结束。睡觉去了。

    152890625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