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再赴魔都】
    秋去冬来,转眼间这年的初雪飘然而来。

    素美公司,第三款护肤产品也卖的非常紧俏,继晚霜日霜后,素美防晒霜也成为时下那些爱美女士的心头好。

    “咱们这届同学好像要举办同学会,都是留在帝都的人。”李雨薇还没结婚,今年也想着过段时间就回家,而因为公司的效益非常好,许宁给他们这几个主管每人配了一辆车,价格和性能虽然不如许宁那款车好,但是在时下也已经非常的不错了。

    李雨薇也在今年也终于不用像往年那般,拼命的挤破头的抢机票或者是火车票回家了。

    其实她回老家一般都是坐火车的,因为飞机只能到他们那边的省城,而下飞机后还要乘坐十几个小时的客车,然后步行在转短途,最后再步行才能回到老家。

    但是坐火车可以直接在他们家那边的县城下车,这就不至于因为倒换车程而遭罪了。

    至于今年恐怕是最便利的,直接开车就可以回到家里,进村都一点问题也没有。

    “我知道。”许宁低头看着电脑上的资料,“往年他们也请过我,不过都没多大时间。”

    “不是因为懒?”李雨薇唇角勾起一抹笑。

    “那倒不是,就算是我想懒,你们几个去参加我还是乐意去的,是真的没多大时间。”

    “好吧,今年要不要一起去?”

    许宁想了想,“还不确定,总要先看看有没有空。”

    “你要做什么?”李雨薇好奇的问道。

    她发现自家老板真的很忙,除了每天中午固定的去念归堂,偶尔会在公司里待几天,一个礼拜其中有三天不在公司里。

    “还有酒庄那边需要打理,另外大学城那边还有一家店面需要准备。”

    “你还真忙,明明守着咱们的化妆品公司就能让你过上丰衣足食的日子,你却还想着再开辟别的产业,我是佩服你的精力。”

    “那边也不算是什么产业,只是守着大学,我想开一家网吧,店面的选址已经敲定下来了,就等过两年再决定了,另外云雾山山顶的休闲山庄也进入收尾阶段,那庄子我妈也留给了我。”

    李雨薇很感兴趣的问道:“以后建成了,咱们公司有个什么集体聚会,能过去享受一下吗?”

    “可以,每年一次。”许宁笑着点点头。

    元旦这天,许宁去学校里把刘静接回家,两家人凑在一起准备过个新年。

    刘静这几个月在大学里生活的还算不错,偶尔许宁过去接刘静过周末,也是能看到她和寝室的几个舍友相处的很融洽,再加上刘静的性子本身就很好,许宁也算是放心了。

    或许是在大学里开阔了事业,拓展了思路,刘静在许家倒也不像最开始表现的那么拘谨,反而放开了不少。

    “姐,你有相机吗?”厨房里,刘静和许宁蹲站在灶台前整理中午要吃的饭菜。

    许宁点头:“有,你要拍照?”

    刘静嗯了一声,“小宝的学习成绩不太好,我怕他到时候考不上高中,就只能在家里辍学种地,所以就想拍些好照片回去给他看看,让他能有个动力。他其实不笨,就是平时精力大半没用在学习上。”

    “这方法倒也不错,吃完饭我给你多拍几张,想拍别的照片,等你带着相机回学校,那相机从买回来没多大用,姐送给你了。”

    刘静摇摇头:“我不要,就是在这时候拍几张照片,我也不喜欢拍照。”

    今天天儿很冷,前两天刚下过一场大雪,如今正是雪化上冻的时候,从暖和的屋子里出来,只是一个喘气的功夫,都能让你肺管子疼。

    这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平时元旦还不会这么冷的。

    许宁想着中午做些带汤的饭菜,晚上两家人正好围在一起吃火锅,现在的锅子还是烧炭的那种,而且是双层的,这样你可以吃两种口味的锅子,或者是上下将青菜荤菜分开也行,不过许宁准备做大骨汤的底料,这样的天气,多喝点骨汤对身体好,至于辣不辣,到时候你自己在碗里调制就可以。

    姐妹俩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一会儿,中午的饭菜才准备妥当。

    许宁进屋喊了谢铮过来帮忙上菜,屋里的长辈们也都纷纷去洗手准备吃饭。

    “今天过年,咱们哥俩中午喝点?”老药叔对江老爷子说道。

    江爷爷不带丁点犹豫的点点头,“那再好不过了,今儿天气又冷又燥,喝点酒暖暖身子。”

    “馋酒就直说,中午的饭菜吃了本身就能暖身子。”高秀兰吐槽道。

    于春花哈哈大笑,“你呀你,他们想喝就喝点呗,反正药老头平时自个儿是不喝酒的,也就这种日子里能喝一盅。”

    十几道菜上桌,两家人将桌子围的满满当当的。

    在爷爷奶奶拿起筷子时,所有人也都开始喝酒吃饭。

    家宴,许宁并没有喝酒,不过谢铮倒是陪着老丈人喝了点白酒,然后陪着丈母娘喝了点红酒,晚上他们夫妻俩是要睡在这里的,毕竟平时回家都是睡在江家,几乎很少在许家过夜。

    就在这空档,家里的电话响了。

    许宁看许锐要去接,她按下身边的小家伙,起身过去接了电话。

    “宁宁?”那边秦钊听到许宁的动静。

    “表哥?”许宁有些意外,今天是元旦,并不是春节,往常秦钊是不会这天打电话的。

    “老爷子不行了,大概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最近这几天经常性的昏迷,嘴里总是念叨着姑姑的名字,你们明天要不要回来看看?”

    许宁倒是对秦老爷子有印象,但是说真的,她并不太想去魔都。

    然现在老人家所剩的时日无多,母亲是秦家的女儿,不管秦耀康夫妇是什么态度,他们还是好回去看看的。

    “好,我们明天过去。”许宁给了秦钊答复,然后简单聊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看到女儿平静的态度,秦雪娟问道:“你表哥说什么?”

    “就是打电话随便问问,没什么事儿。”许宁面色入场的在餐桌坐下。

    今天是新年,而且晚上两家人还在聚在一起吃火锅,吃火锅本身就是一件热闹的事情,若因为这件事让火锅变得难以下咽,许宁是不乐意的。

    再说他们是明天启程去魔都,也没必要现在就说出来,晚饭后也不迟。

    冬天日头短,可是也因为清闲,中午稍微聊了会儿后,各自都找个房间歇着,客厅里只留下四位老人在边看着电视边喝茶聊天。

    房间里,谢铮将外套挂在衣架上。

    “中午出什么事了?”

    许宁也知道自己瞒不过他,遂将秦老爷子病重的消息告诉了谢铮。

    “明天我要带着爸妈和弟弟去一趟魔都,这几天铮哥你住在外公外婆家里吧。”

    “我住哪里都可以,倒是你,还好吧?”谢铮领着媳妇在临窗的懒骨头上坐下。

    “我?”许宁挑眉,“我是没事儿,反正我对秦家人也没感情,生与死并不能影响到我。不过我妈那边就不好说了,她总说从小到大唯有秦家老爷子是真心待她,但是现在想想,那老人家所谓的好也不过尔尔,若是真的对咱妈好,当初被秦耀康夫妇谋划着要离婚再嫁的时候,他也不会冷眼旁观。”

    “小的时候,我和妈去探望秦老爷子,还记得他含泪说想念咱妈,现在看来,真的是狼人的眼泪,我那时候到底也是太容易相信人了,以至于觉得我妈在秦家至少还有个念想,事实上表哥心里门清。”

    谢铮沉吟片刻后,说道:“秦钊的确是很厉害,他可以说是罕见的商业奇才,现在看着宁瑞的发展还走在帝森的前面,但是等再过几年,到九十年代末,帝森将会进入飞速的发展期,到了新千年将会强势崛起,后期蝉联十二年的亚洲首富,可不是闹着玩的。”

    “嗯,我也是因为这个才知道他的。”许宁勾唇笑,“但是我也不差,只是酒庄,就足够咱们胡天海地了,更别说现在还有化妆品公司,这可是后来的十大暴利行业的首位,以后咱们还有得赚。”

    谢铮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看着媳妇,“有男士护肤?”

    “现在没有,不过之后会有的。”许宁握拳,“为了铮哥,也必须要有。”

    “我媳妇果然是最厉害的。”谢铮抬手故作轻佻的勾了她的下巴一下,“虽然我只需要一个防皴裂的擦脸油就行了。”

    “你还真好伺候。”许宁忍俊不禁。

    “好不好伺候,你心里没数?”谢铮眼梢染上一抹惑人的桃色气息。

    话说,他们之前谈的是秦家吧?怎么话题歪到这里来了?

    许宁被他骚气的眼神给逗弄的双腿发软,最后一个闪身去了空间里。

    谢铮见缩进龟壳的媳妇,也没有怎样,其实他很想敲敲这副龟壳的,可惜找不到门,只能起身去床上躺着休息了。

    反正到时候这丫头从里面出来,还是要乖乖的爬到他怀里求抱抱,只要自己在家里,许宁总是要让他抱着才能睡得好。

    若是可以,谢铮真的希望自己是颗罂粟,专门投喂自家媳妇,让她上瘾,再也离不开他。

    被许宁知道这个想法的话,估计要用力的挠谢铮俩喵爪。

    这个男人本身就是诱人不断沉沦的罂粟了,他居然还觉得不够?简直让她气到想哭。

    每次被谢铮折腾的舒服了,他一出差,自己总会有几天缓冲期,晚上会因为身边没了这个男人而睡得不舒服,等到室内有关他的气息逐渐消散的差不多,许宁觉得可能习惯的同时,他有回来了。

    然后许宁再次上瘾,这都反复好多次了。

    “欺负”她很有意思吧?

    晚上,两家人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火锅,然后谢铮去送外公外婆回家。

    许宁帮着收拾完餐桌,才将今天秦钊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秦雪娟听到后,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许建军生怕妻子有个什么意外,赶忙拍着妻子的后背安抚着。

    “你这孩子,怎么没和妈早点说?”秦雪娟无奈的叹口气。

    她也知道闺女是好心,晚上吃火锅的时候,两家人还很欢快,甚至现在还能感受到之前的欢声笑语。

    “我是觉得秦家的人都坏,当然表哥不算。”许宁面容淡漠的说道:“当初秦老太爷口口声声说,管不住秦耀康,我却不这么想,不然的话当初咱们去疗养院看他,他不会是那种态度,很显然这件事他心知肚明,可就算如此,当初他也任由着秦耀康把你诓骗回去,心里打的注意当别人都不知道?所以既然他当初也有过那么歹毒的心思,咱们凭什么要对他那么热乎?”

    “你这孩子。”许建军抬手指了指闺女,“他好歹也是长辈,你就少说两句吧。”

    虽然他也觉得闺女说得好,可是到底是顾忌着妻子的情绪。

    “做得出来,就别怕别人说,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的一言堂,做错了事难道还不让人说?”许宁看着母亲,劝慰道:“妈,您别难过了,若是当初那件事他们做成了,我就成了没妈的孩子,而那个时候我爸肯定得给我娶后妈的,你当后妈有几个好的?而且你想过没有,若是当初你真的被他们留下了,弟弟还能不能保得住,您想过吗?”

    说罢,许宁冲着弟弟眨眨眼。

    许锐多聪明啊,一看到姐姐给他使眼色,顿时就哭丧着脸。

    “妈,我姐这说的是真的吗?当初你不想要我来着?”

    秦雪娟看到儿子这可怜见的表情,哪里还顾得想别的,抬头用力的瞪了闺女一眼。

    “你瞎说什么。”然后往儿子怀里塞了一个橘子,“别听你姐胡说,妈怎么可能不想要你,就是拼了命也会把你生下来的。”

    “您没骗我?”

    “你这孩子,妈骗你做什么,你有什么值得我骗的?”

    不管怎样,让许锐这么一干嚎,秦雪娟的心情终究是好了。

    其实她并没有埋怨女儿的意思,就是被女儿的话给戳了心窝子。

    她曾经觉得整个秦家,爷爷是对她最好的,可现在才知道,那些好也都是蒙尘的,甚至是腐朽的,根本就经不起触碰,一碰就烂。

    女儿也是心疼她,不然她何至于同自己说这番话,很多时候她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娘家的亲眷长辈,居然没有一个是对她好的,这种感觉,真的是让她无比痛苦。

    可是早点看开了也好,至少现在婆婆待她如同亲女,和丈夫也恩爱,女儿已经嫁人,儿子学习更是拔尖也很懂事,没有什么可奢求的了。

    次日一大早,许宁就开车载着许建军夫妇和弟弟,开车往魔都去了。

    路上走得都是京魔高速,他们也就是在中途的一个服务区吃了顿饭,早上七点钟出发,当天晚上八点钟才抵达魔都。

    来到这里后,许宁就给秦钊去了电话,秦钊那边得知他们已经来到魔都,直接将自家的地址给了许宁,若是他们乘坐飞机过来,自己还能开车过去接人,可现在是许宁亲自开车过来,他再过来一趟也被嫌弃了,只能说了自家地址。

    这个地方许宁不清楚,还是秦雪娟指路,他们才来到了这座奢华的别墅区。

    来给许宁他们开门的是秦钊她的妻子贺敏,身后还跟着穿的很臃肿的小姑娘甜甜。

    “姑姑,姑父,你们来了,快点进屋吧。”贺敏看到他们,赶忙将人请进家门。

    屋子里没有暖气,只有空调,好在空调的温度足够,至少还是很暖和的。

    “阿钊还在医院那边,刚才给我打电话了,他很快就回来,厨房里也做好了晚饭,姑姑姑父饿了吧?”贺敏招呼他们在客厅坐下,“房间也给你们准备好了,吃过饭后就好好的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去医院吧,这段时间老太爷的精神好了点,不过医生说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

    “具体情况怎样?”秦雪娟问道。

    “医生说就是年纪大了,这也是正常的衰老,靠药物也无法续命了。”

    秦钊是在九点半左右回来的,虽然精神不是特别好,瞧着倒也是不错。

    “姑姑!”秦钊进门后,将衣服挂在衣架上,“累了吧?”

    “还好。”秦雪娟点头,询问老太爷的情况。

    秦钊说话就比贺敏要犀利了,“上岁数了,属于自然衰老,就算秦家有钱也买不来续命神丹。他们知道你们过来,想着来看看,被我挡下了。之后说让你们去医院瞧瞧老太爷,有什么可瞧的,人都睡着了,还能把他给折腾起来?姑姑姑父今天赶了一天路,别想太多,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早上过去看也不晚。”

    亲侄子都这么说了,秦雪娟也没有坚持。

    虽然她真的很想知道爷爷的状况。

    晚上或许只有许锐能多吃点饭,虽然开车的是许宁,可是许建军夫妇的精神状况也疲惫,许锐倒是在路上倒在秦雪娟怀里睡了一路,还能带着甜甜玩得很开心。

    他自出生就没有见过秦钊之外的秦家人,更别说外公外婆,所以也不会觉得伤感。

    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盯着,与他无关。

    ------题外话------

    啊,上一张被查车了,我刚看到,现在就去改,看过的是不会重复收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