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异世界
    蓝色的天空,阳光明媚,晌午时分的光芒,照在人身上,有点滚烫的感觉,以至于逼出了汗水,所幸有拂面的微风将其轻轻带走。

    时值晚春,桃花盛开,花瓣在风中飞舞,只不过飞不去多远,便纷繁落地。它们只能缭绕在其生长的范围内,尽情的绽放,无声的凋谢。

    从这片桃树林子不远处,阵阵欢声笑语,不时传来。透过桃树林,可以看到那里一片零散的屋舍。

    这是剑极洲大陆南部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名叫桃花村,大约有五十户人家,如今炊烟袅袅,在这纷繁飘落的桃花中,如世外桃源。

    该村四面环山,只有一条被荒草覆盖的小道,通往村外。这使得这里更加偏僻,极少有外人进来。

    雨季刚过,尽管阳光明媚,但地上很泥泞,走在上面,会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别有一番乡村的韵味。

    此刻,在这片桃花林里,有一个少年,年纪大概十四五岁,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背靠桃树,坐地观天。

    此人正是被车撞死后,穿越而来的陈锐。

    他的面色略有苍白,身子看起来很是单薄,模样倒算的上清秀。他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默默的看着天,一直看着看着,对于手中的书,他没有看上半眼。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唉,十四年过去了!”他低叹一声,收回了目光。至今他还无法置信,这种发生在里的意淫场景,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真想仰天长啸!

    可惜,他不能,他能做的就是将这一切放在心底。

    许久,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伴随着脚步之声,还有略有粗犷的汉子声音,传入陈锐耳中。

    “小锐,小锐……快点回家,吃饭了……”

    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汉,同样穿着很多补丁的衣服,有着一副结实的身体,朴实的面庞,一头黑发中,参差不齐的多出了几缕白发,表情里却隐含着外人看不出的苦涩。

    不过看的仔细一点,汉子年轻的时候容貌必然不差,用陈锐前世的话说,那就是帅!

    陈锐在听到汉子的声音后,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他从地上坐起,看向了快步走来的汉子。

    “爹,我正准备回去,你就来了。”陈锐走了过去,看向汉子的目光中,透出一股尊敬。

    “看你这孩子,百~万小!说看得入迷,没到饭点就不知道回家!”汉子走到少年身边,说话的同时,更是抬起生满老茧的手,帮着少年拍掉粘在衣服上的泥土和树叶。

    汉子和蔼的摸了摸陈锐的头,拉起他的手,一起向着林外走去。

    一路上,一些年纪和陈锐相差不多的孩童们正在玩游戏,看到了大汉和陈锐之后,那些孩童里的大多数,脸上浮现出了鄙夷的神色,更有几个传出了戏弄的声音。

    “陈锐,你回家是喝草药吗?”

    “你怎么老穿有补丁的衣服,,让你娘做一身好的的衣服给你啊!”

    “等一下一起玩啊”

    陈锐低下了头,身子略有僵硬,拳头紧握了起来,把手中的书都掐的褶皱起来。

    虽然他很快恢复过来,但是始终没有抬头。

    与此同时,汉子牵着陈锐的手也是一紧,随即叹了口气,道:“小锐,我们回家,你娘亲正等着我们呢。”

    这些话实际上只是孩童的天真之言,却深深刺痛了陈锐的心。

    当初那场车祸以及之后莫名其妙的穿越,使他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重生。而他,也成了眼前的汉子,陈炳的儿子。

    刚开始,陈锐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陌生,对自己新的身份感到困惑,更对这一切感到不可思议。

    只不过这十多年年来,他已渐渐熟悉了这里的一切。陈炳无微不至的关怀更是令他感动,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亲情!

    渐渐的,他对这里有了强烈的归属感。

    然而,这个新的家庭也是不幸的。

    他四岁时,他娘亲在一次进山给打猎的父亲送饭的时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回来之后就精神失常,变成了一个痴呆之人,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着“妖魔”二字。

    从那之后,一个好好的家彻底变了。有的人说那是病,可是无论吃下什么草药都没见好转。也有人说是中邪了……

    这是一座石头砌成的房子,当陈锐正要推开门时,忽然一声尖锐的爆鸣声从天际传来。

    陈锐和父亲不由停下脚步,转身抬头看去。此刻,那些在玩耍的孩子也是目瞪口呆的往空中望去。

    只见在村子远处的高空中,一条长度足有数千丈的鸟状巨兽遮天蔽日,正轰轰而过,追击着前方一道似流星飞过的白色身影。此鸟状巨兽燃烧着紫色的火焰,全身只有一副骨架,并无血肉,看起来触目惊心。

    陈锐不由睁大了眼睛,只见这巨大的火焰巨兽上,还站着几个黑袍人,一人站在巨兽的头顶,还有几个黑袍人站在巨兽的背上。只不过距离太远,那些黑袍人看起来像是一个个黑点。

    仅在瞬间,这些黑袍人分散开来,将那白色身影的男子围了起来。

    也不知道那白色身影的男子做了什么,瞬息之间一道巨大的白色剑芒轰轰而出,直奔那火焰巨兽。

    令人吃惊的景象发生了,在那巨兽头顶的黑袍人单手一抬,一柄血红色的长剑忽然闪现,直奔那巨大的剑芒。

    一股恐怖的威压直接从空中扩散了开来,陈锐只感到无法呼吸,双腿发软。

    就在此刻,陈炳忽然反应过来,猛然看向陈锐,厉声喊道:“小锐,快,快进门躲到地下仓库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九天大地。村子四面的高山轰然碎裂,整个地面都在摇晃着,呼啸的狂风从空中席卷开来,扩散间,直接在山谷中的桃花村肆虐开来。

    “轰隆隆!”村子距离交战之所较近的房子直接坍塌,大地撕裂……

    陈锐不由摊到在地,他觉得双脚发软,四肢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眼前这般“毁天灭地”的场景。

    两世为人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人力竟然能够达到这种地步,这已经超越了陈锐的想象。

    “快……快走!”陈炳一声大喝,直接拎起陈锐往屋中跑去。

    或许是由于紧张,陈锐丝毫没有发现父亲脚步的轻盈。

    陈炳一把丢下陈锐,喝道:“小锐,快,躲到地下仓库去,我去找你母亲。”说完,陈炳径直往另一个房间跑去。

    陈锐从震惊中惊醒,连忙打开地下室仓库的门,于此同时,陈炳抱着一个头发略有褴褛的妇人快步跑来。

    陈炳二话不说将陈锐一把推入地下仓库中,自己也是抱着妇人一把跳入仓库。

    “嘣”陈炳关上了仓库的门,顺势将陈锐娘两抱的紧紧的。

    这地下仓库是陈炳挖地三尺建起来的,相当坚固,陈炳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它上面了。

    “佾云子,今日看你还能有什么手段,乖乖的交出那东西!这样还能让你入得轮回!”只听得一道冰冷的声音回荡整个山谷,甚至躲在地下仓库的陈锐都听得清清楚楚。

    “哼,深渊者,某今日即便是死,也要拉几个陪葬!”另一道声音也是响彻开来。

    “轰隆隆……”天地间再次响起了恐怖的声响,随后地下仓库中响起了一阵惊恐的尖叫声。

    “妖魔!啊,妖魔!”在陈炳怀中瑟瑟发抖的陈锐之母,忽然嘶声尖叫!

    与此同时,陈锐只感觉到整个地下仓库剧烈震动,仓库的木门“咔嚓”一声直接断裂,一块碎石直接往陈锐一家三口砸了下来。

    面对这种突发情况,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竟然是陈锐的母亲,她有些歇斯底里的一把推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噗!”那颗碎石直接砸向了她的背部,当陈锐望过去时,母亲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阿叶!”陈炳悲愤的声音传了开来。

    “不!娘亲,娘亲!!”陈锐眼角瞪得撕裂,大喊着,同时迅速向母亲爬了过去。

    大地的震动慢慢的不再剧烈,各种轰鸣声也渐渐弱了下去。

    “追,莫让佾云子逃脱了……”一道声音渐渐远去。

    也只在一瞬间,那些飞天遁地的仙人便消失在了天地尽头。

    整个桃花村却是满目疮痍,基本所有的房屋都倒塌了,痛苦的呻吟声,愤怒的咒骂声,凄厉的悲呼声,悲伤的哭泣声……从村子各处弥漫开来。

    仅仅是短短的一会儿,原本平静的晌午却成了整个桃花村的灾难日。

    所谓神仙打架烦人遭殃,就是这么回事了吧。

    倒塌的废墟中,陈炳坐在一颗大石头上,眉头紧锁,作为一名猎人,他懂得如何治疗伤口。

    看着房屋旁边一块长石上的陈锐母亲,他双目模糊,泪水直接奔涌了出来。

    “阿叶的背部被石头严重砸伤,命虽然保住了,但以后只怕是站不起来了。老天,我陈炳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这么惩罚我?”

    陈炳仰头看天,双拳紧紧握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父母亲,陈锐无言。

    桃花村的村民虽然死伤惨重,但他们没办法,这能找谁说理去呢?逝者已矣,生者还需要继续走完接下来的路。

    活下来的村民约有原来的七层,这些人在唉声叹气中,重新修建起了村子……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三个月中,村民将死者安葬,所有的屋舍也修建的差不多了。可是整个桃源村再也不复往日的生气,死气沉沉。三个月前的那一幕,对整个桃花村的人来说,就像一场噩梦,一场终生无法忘怀的噩梦。

    三个月前,由于父母亲的全力保护,陈锐全身无伤,他很感激这一世的父母。

    不知为什么,他的脸色不再苍白,而是变的红润起来。

    他发现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他的目力听力忽然好了许多,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远方的物体,能听到远处小溪的流水声。

    看到陈锐身子的改变,陈炳平日里紧皱的眉头苏展了许多,也多了一些笑容。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民们也从那场灾难中缓缓恢复着元气。

    一日午后,陈锐正在家中百~万小!说,忽然,他听到村里嘈杂了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大伙们,山贼来了!”一个年轻的村民边跑边喊。

    陈锐一把放下手中的书,奔出了家门。

    村子里恐慌了起来。

    “山贼,我们这附近怎么会有山贼。”

    “可能是最近才来的吧。”

    “希望不要再发生什么祸事就好了。”

    “妇女孩子快回家中,这里危险。”村长吩咐道。

    这个时候,一脸严肃的陈炳走了过来,拍了拍陈锐的肩膀,冷静道:“山贼要财,没事的,你先回家去。”

    陈锐没有犹豫,很快回到家中,只是透过窗户看着外面。

    “嘿,桃花村的村民们,下午好,哈哈哈哈!”一声大喊声从村口传了进来。

    陈锐看到一群带着砍刀棍棒的山贼从村外蜂拥而至,众匪高声大笑。

    一路所过,山贼们拳打脚踢,打伤了好几个村民。

    为首那人,全身包裹在黑袍中,猖狂大笑道:“就在此刻,桃花村就归我黑风寨支配!”

    众匪高声欢呼。

    “放心,我们并没有杀人的意思。仔细听好了,从今天开始,每一年你们要花钱买自己的人头,这就是‘年钱’。一个人头三贯铜钱也就是三两银子,只要一人没齐,我们就会杀一人。”

    “好了,所有人包括老人小孩都到村中空地集合!”匪首示意左右。

    立刻有一群山贼分散开来,往各家各户奔去。

    就在这时,陈锐的家门被一个山贼一脚踢开。

    两个山贼喽啰窜了进来。

    “三愣子,这个交给我,你去里屋。”

    说话的山贼一声狞笑,直奔陈锐,一把向其头发抓去。

    陈锐想躲避,可惜对方速度很快,一个躲闪不及,头发已被抓住。

    山贼二话不说,抓着陈锐的头发就往外拖去。

    陈锐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自己头顶传来。

    “疼!真疼!”陈锐眼角溢出了眼泪,只能尽量跟上山贼的脚步,以减轻痛苦。

    可山贼丝毫不关心这些,他的目的只不过想早一点聚齐村民,好收钱。

    至于另一个叫三愣子山贼直奔里屋,以同样的办法将陈锐的母亲红叶拖了出来。

    由于三个月前的灾难,陈锐的母亲身处瘫痪状态,下身没了知觉。

    就这样抓着头发拖了出来,全身的重量都挂在头发上。

    “啊!妖魔!妖魔!”犯了疯病的红叶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害怕,声嘶力竭的惨叫起来。

    “阿叶!”闻言,陈炳跑了过来,却被一个山贼拦住。

    名叫三愣子的山贼则是哈哈大笑:“老大,你看,这里有个女疯子,还是瘫痪的!哈哈哈!”

    说着,这山贼竟然手起刀落,将红叶一条腿斩断。

    “啊!妖魔,妖魔!”红叶大叫。

    “阿叶!娘!”

    陈锐父子大声呼喊。

    陈锐的眼睛瞬间通红,双目布满血丝,似要喷出火来。

    他挣扎,却没有任何作用。

    他只能死死盯着那个抓住自己母亲的山贼。

    类似的情况在村中各处发生,村中青壮气愤难平,欲要解救,却被余下的山贼们拦了下来。

    有几个性子暴躁的村中青年实在看不下去,冲撞激烈了点,直接被打成重伤。

    山贼首领大喝一声,道:“抵抗的话,只有死!乖乖等着,我们只是确定人数,并不会伤人性命。”

    村民们的骚动慢慢平息下来,不多时所有人都集合完毕,无论大人小孩,老人妇女。

    陈炳抱着瘫坐在地的红叶,快速进行包扎,也不时向山贼们看去。

    陈锐的目光却是盯着那个叫三愣子的山贼,一直盯着,仿佛要将对方模样印在脑海中一样。

    村民们开始悄悄商议。

    “一人一年三两,这叫我们怎么活!”

    “暂且忍耐吧,幸好还没有出现牺牲者。虽然生活会更加艰苦,但是能保命。”村长说道。

    “这个数目刚好是我们能够忍耐的极限,这群山贼真的好计算。”

    “嗯,希望交钱后他们能信守诺言。”

    “好了,现在各家各户就开始交钱吧,哈哈哈哈!还是说,你们准备反抗?”匪首放下手中的钱袋,扫视了一下齐聚的村民。

    经过村中大人们的商量,还是决定交钱,因为抵抗无异于送死。能花钱买命,也算万幸了。

    匪首看着村民们一一将家中的余钱上缴,满意的点了点头。

    陈炳也将九贯铜钱放入钱袋,然后回到村民们的身边。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有余钱上缴。三个月的灾难本就令村内损失惨重,特别是那些失去主要劳力的家庭,实在没有余钱。

    很快的,有能力上缴的全都上缴了,剩下的几户家庭根本没能力,只能向其他人求救。

    好在桃花村的人生性质朴,许多人帮帮补补,总算补齐了。

    “好,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年的今天,希望你们准备好钱财。”匪首扛起钱袋,领着上百位山贼呼啸而去。

    村民们气氛难平,可是无可奈何。

    想想以后的日子,真可谓是度日如年。

    陈炳回到家中,看着陈锐,一字一句说道:“世上的灾难总是接踵而来,并不是说一句道歉的话就能了事的。生活再艰难,我们也得想办法活下去。”

    陈锐却更加沉默了,从内心感觉到无力。

    他这是第二次感到这个世界的残酷,弱者只能在强者的恩赐下苟活,他们的生命像草芥如蝼蚁,没有任何自主权。

    “只是向村民要钱,那不要紧,仅仅是抓着我的头发拖出门去,令我很疼,很狼狈,也不打紧!但是,无论有什么理由,只要伤害到双亲的,我发誓,有一天要百倍拿回来!黑风寨,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