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天降大叔
    望着忽然老了许多的父亲,望着雪上加霜的母亲,望着接连遭受苦难的桃花村,陈锐内心忽然萌生了一个神奇的想法。

    他想去仙人的地方拜师学艺!

    死去好几年的隔壁王爷爷曾经说过,离桃花村颇远的地方,有一个修仙门派,名叫圣剑宗。

    在王爷爷小时候,曾经有这个宗派的仙人来过桃花村,带走了当时王爷爷的几个同辈,说是他们有修仙资质。

    可是那一走就是七十年,之后更是杳无音讯,那圣剑宗也再没有来过桃花村。

    陈锐一直以为这一切都是年老的王爷爷编造出来的神奇故事。

    三个多月前的灾难,使他确定了这个世界上不仅有着仙人存在,而且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上天给了一次机会,那这一世,一定活的轰轰烈烈!

    哀痛过后,陈锐慢慢地冷静下来。这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更没有手机,没有自己熟知的一切,却有另一番造化。

    深夜,陈锐醒了过来,看着熟悉的小屋,轻叹一声,目光闪动,内心更加坚定。他想治好自己的母亲,不仅要让她重新站起来,更要去除那顽疾!而且,要和黑风寨算账,唯有走修行路。

    这群狗贼打算细水长流,快活的是他们,包括双亲在内的村民们却是陷入了地狱。

    他出了自己的房间,向爹娘的房间深深忘了一眼,拿出了平时练字的文房四宝,留下了一行字:“爹,娘,孩儿要去寻仙,成为仙人之后,一定回来治好母亲,不孝子陈锐留字!”

    陈锐揣着一些干粮,离开了家门。

    “想治好母亲,唯有走求仙之路。什么科考功名,君子大儒,都是狗屁,百无一用是书生!还有,要想好好的活下去,也只有成为仙人才可以。”最近发生的那一幕幕,陈锐至今想起仍然心有余悸。

    在这这样的世界里,弱者是没有选择权利的。

    既然如此,他便自己成仙!

    陈锐目光坚定,背着干粮,离开了桃源村。

    月满星稀,光芒所指,把陈锐的背影拉的很长,很长……

    陈锐行走在偏僻的山路上,按照王爷爷所说的方向一直向西,不顾杂草割破双腿,坚持不懈的前行着……

    十日后,他已经彻底的走出了深山,所带的干粮已经吃完了。但是陈锐发现,每次精疲力竭之时,全身上下会涌现出一股不知名的暖流,这股暖流在身体流淌一圈之后,那疲惫之感直接消失不见。

    这就好比一个在沙漠中的口渴至极的旅人忽然喝到了清泉,顿时令人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每次发生这奇妙的现象后,陈锐都百思不得其解。他甚至仔细检查了自己全身上下,依然没有结果。

    荒芜的古道上,往来没有一个行人,陈锐长叹一声,顺着古道往西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前方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豁口,仿佛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

    这种情况似曾相识!

    没错,陈锐穿越到这个奇异的世界的时候,天空也同样出现了巨大的裂缝。

    难道又有人从前世的地球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了?

    正在陈锐有所猜测的时候,一白一红两道光芒,一前一后从空间裂缝极速射出,然后像是陨石一样从天而降,砸落在陈锐前方不远处。

    在砸落的瞬间,整个大地似乎都微微震动了一下。极目乱石飞扬间,忽闻一道粗犷霸气的笑声从地坑之中传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好刺激的破界术,总算可甩开那群杂碎一阵子了。”

    陈锐咽了口唾沫,暗道:“这样摔下来,还笑的这么开心,这人是有病吗?”

    想归想,陈锐可不是个好事之人,转身快步走开。

    想想就知道,此人并非如猜测的那般是穿越者,而是传说中的仙人。

    “小娃娃,别着急走啊!”

    在声音传出的同时,陈锐整个人被一股强大的气势所震慑,竟然不能动弹。

    沉稳的踏步之声,由远及近向着陈锐背后靠近。

    陈锐全身冷汗直流,这种全身被气势所震慑不能动弹的感觉,还是第一次感受到。

    忽然,陈锐全身一松,整个人瘫倒在地,而前方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

    陈锐缓缓抬头,终于看清了来人的相貌。

    此人身材高大,脸庞坚毅却很是苍白,一头白色的狮鬃乱发,一身白衣不知何故染满了血迹,并且背负着一柄红色的巨剑。

    一双大手正摸着下巴,看着陈锐的目光中略带有疑惑之色。

    陈锐先是定了定神,然后缓缓站起,施礼道:“不知大叔有什么事吗?”

    “不就是一个天生聚灵体吗?这会是他所谓的生机?不对不对,他说的肯定不会错。”大汉没有回答陈锐的问题,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起来。

    “大叔,既然您没什么事,那晚辈就先走了。”陈锐可不愿意和这个怪人纠缠,只盼能早些远离此人。

    “小娃娃,老子专程来送你一场造化,你还想走?”大汉道。

    陈锐一怔,壮着胆子道:“父亲从小就教我了,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一切要凭自己努力。就算是掉了馅饼,也是有毒的。”

    “哈哈哈哈哈!”大汉忽然大笑,道:“有趣的小娃娃,小小年纪却能懂得这个道理。”

    陈锐暗道:“前世今生加起来都四十好几了,不小了好吧。”

    大汉沉吟片刻,方才说道:“小娃娃,造化是有的,虽说同时也伴随着危机。不过这都没关系,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陈锐没有办法,只能说道:“那你说说看,要送我一场什么造化。”

    大汉单手一张,一个卷轴凭空出现在其手中。

    “小娃娃,解释起来太麻烦,你就不要问太多了,把这个卷轴带在身上就可以。”

    陈锐感到莫名其妙,无缘无故出现一个仙人,还硬要送自己一个卷轴,这都什么和什么。

    “大叔,你好歹把话说个明白!”陈锐不由无语。

    大汉沉默半晌,方才缓缓说道:“这是一个剑卷,名为剑灵天卷,本来内含六把长剑法宝,现在却已剑去成空。”

    大汉单手一点,卷轴缓缓打开并且漂浮了起来。

    陈锐一眼看去,卷首位置写着四个大字:“剑灵天卷,然后下方依次有着六个长方形的框框,其余一片空白。”

    “如你所见,现在是空白。”

    陈锐若有所思,道:“原来有六把宝剑分别置于框内,对吗?”

    大汉点头道:“没错,从上到下依次放入每个品级的长剑法宝,就能激发剑卷原有的效用?”

    陈锐脑袋一团浆糊,连道:“慢着慢着,大叔你以这种奇怪的形式登场,然后就为了送我一个空白的卷轴?而且,以大叔你的本事,还没办法收集这些品级的宝剑?”

    大汉哈哈大笑,说道:“小娃娃,别着急。你的问题我会一个一个回答。”

    “第一,大叔我也不愿意以这种狼狈的方式登场啊,刚不久才和一些实力强大的不像话的杂碎斗法,这不狼狈逃窜而来了吗。”

    “第二,送你这个卷轴不是大叔我的意思,而是我一个朋友在死局之前推衍的一线生机。据他的演算,这个生机就是你无疑。”

    陈锐一脸疑惑。

    “之前的斗法过程很是复杂,现在说起来你这个小娃娃也不大懂。总之,这次斗法的结果就是,重伤的我带着他的残魂,利用仅存的一次破界机会狼狈逃窜,最后来到小娃娃你的面前。”

    “残魂?”陈锐问道。

    “没错,他的残魂附着在剑灵天卷上,唯有集齐六把合格的长剑,方才有重生之机。”

    “然而,这卷轴无论放在哪里,对方总能算出我朋友的准确位置。”

    陈锐似乎有些听懂了,说道:“大叔你的意思是,唯有放在我这里,对方无从得知你朋友残魂的下落?”

    “正是,至于原因我也不明,但是我朋友的推演计算能力绝不会错。”

    陈锐若有所思,难道这也和那神秘的古玉有关吗?

    虽然听懂了大概,但是这里面陈锐不能理解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

    看着陈锐犹豫的样子,大汉一脸不耐,单手一点,卷轴快速合拢,然后飞向陈锐的眉心,消失不见。

    “哈哈哈哈,这天卷跟定你了,在你有筑基修为之前,它是不会再离开了。当然,死亡是个例外。”大汉哈哈大笑。

    陈锐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自己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

    大汉道:“大叔的事情已经办完了,现在到你了。你一个凡俗的小娃娃,怎么会孤身一人在这古道上?”

    陈锐沉默片刻,毫无隐瞒的把自己的身份来历一一说了,包括自己想去仙门拜师学艺那一节,也没落下。因为陈锐确信,眼前之人不仅是仙人,而且极有可能是个强大的仙人。

    大汉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陈锐小娃娃你还挺有想法的,很对我胃口。我知晓世俗之人对修仙的好奇和想象,你既决意要踏入仙路,肯定有许多你很想知道的事情。”

    陈锐眼睛一亮,连道:“别说那些没用的,快点让我成为仙人吧。”知道对方不仅没有加害之意,自己的生命还对他有切身的利害关系,陈锐言语直接了起来。

    “滑头的小鬼,不过这我帮不了你,修行路是自己走的,一步一脚印,岂有一步登天的道理,又怎能假手于他人?”大汉拍了拍陈锐的头。

    陈锐沉默片刻,说道:“那我想知道……什么是修行。”

    大汉不由一愣,道:“果然滑头,如此贪心!”

    陈锐目中平静,道:“大叔如果无法回答的话,那么修行分几个境界,不同境界又具备怎么样的不同能力,你能告诉我吗?”

    大汉干咳一声,道:“你身负我生死之交的复生之机,虽然这对你来说还言之过早,不过现在告诉你也是无妨。”

    “小娃娃你的第一个问题,正是我辈修士所思考的终极问题,以大叔眼下的修为,也无法给你一个完整的答案。不过,当年恩师对我说的话,便拿来用用吧。”

    “天地初开,造化之功孕育万物,太古时代已经太过遥远,就是有无修士存在也不知晓。”

    “到了远古时代,由于没有完整的修炼体系,修士们都在摸索中前进,当时的修行便是修道。道,便是道路,一条修行的大道。也可认为是世界的规则,修道修道,便是掌控规则,踏入大道。修行是修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上古时代,一套完整的体系已然建立,为了区别修士境界的高低,大能们开辟了仙界。仙界在上古时代是所有修士心中的圣地,因之当时所谓的修道便是修仙,修为一到,度过仙劫,便入仙界。修行便是修仙,仙之一字也是由此而来。”

    “到了今时今日,仙界已不在,修仙也失去了意义。我辈修士将修行称为修真,真是何意?那就是真相,寻求天地间的真相!修真者,全凭自身,功法虽有流传,但感悟却是因人而异。每个人修的‘真’也是不尽相同。”

    汉子侃侃而谈,所幸此刻并无高阶修士在场,要知道这番言语可谓是惊世骇俗。极少有人能将修行两字阐述的如此细致。对于修行,修真,修仙,修道,一般修士都会认为是一个意思……

    在这位大汉恩师的阐述下,似乎这四者根本是不同的意思。修行可以认为是修真,修仙,修道的综合。剩下三者,各有不同的含义。

    陈锐张了张嘴,目露奇异之芒,对于这些话的意思,似懂非懂。

    看着陈锐的表情,大汉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暗道:“对于一个俗世小娃娃,讲这些的确言之过早了。就连我,也在修真一途上下求索。”

    这些话一下子激起了陈锐的兴趣,忙道:“那第二个问题呢?”

    大汉呵呵一笑,道:“这倒是好回答,修行基础阶段分为凝气,筑基,聚灵,结丹,归元五个大境界,筑基后每个大境界又分为前,中,后,圆满四个时期。这里面结丹和归元期有其特殊的地方,如果你真是我好友之生机,到时候想必会接触到。至于修行的进阶阶段,对你来说还太早,大叔就不多说了。”

    “这就是修行吗?”陈锐喃喃,目中迸发出别样的神采。

    “既然说到这里,大叔也就多说几句吧。修行一途,每个人所走的路不同,大致分为两种,炼气和炼体,两者擅长的领域不同。炼气者擅长远距离攻击,可在极远之地取敌人项上首级。炼体者擅长近身搏杀。不过……”

    陈锐一愣,问道:“不过?”

    “不过,修行者中有两类特殊的修士,他们虽说也炼气,但各自有自己的极为突出的特点!其一是剑修,这种修士修的是一柄剑,一颗剑心。明剑诀,感剑心,悟剑道。此类修士无论近战远攻都是极为擅长。”

    “既然如此,那大家都去当剑修不就好了?”陈锐说道。

    “小娃娃,你懂个什么?凡俗中,剑就是百器之首,修行者世界里,剑依然如是!剑修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其修行之艰深繁复,岂是你能想象。”大汉笑骂道。

    陈锐摊了摊手,说道:“绕来绕去,不就是说自己很特别吗?大叔你是剑修对吧。”

    “嘿,你这小娃娃!”大汉骂道。

    陈锐连忙转移话题:“那第二种特别的修士呢?”

    “第二类修士称为禁修,禁者,禁制也。这类修士精于推延计算,当中大成者出手成禁,天下无可破之禁制阵法,极为难缠。不仅如此,禁制一道还包括符咒,傀儡术。”

    “明白了,大叔的生死之交就是禁修吧。”陈锐道。

    “猜对一半,他是剑禁双修!”大汉脸露敬佩之色。

    陈锐眼珠一转,说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该回答的都已回答。你这小娃娃,要不是看在好友份上,老子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你!”看着陈锐的表情,大汉一扬手。

    “莫要郁闷,大叔我可是为你好啊,口头说得再多对我现在都没用,万一哪天我就game over了,那你基友不是复生无望吗?”

    “给母哦握?基友?”大汉一脸疑惑。

    “嘿嘿,就是死亡的意思。至于基友就是男性好友的意思。”陈锐笑笑。

    “你是我生死之交的护身符,那大叔就送你一些造化吧?”大汉话语落下的瞬间,陈锐忽然眼前一黑,然后失去了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