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山贼只抢书
    陈锐做梦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梦,说是梦,却太奇异了,说不是又太真实了。

    这是一个奇异的梦,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是一个熊熊烈火漫天的世界,陈锐全身各处都在被燃烧着。他想呼喊,可是嘴唇被灼烧的的破裂,整个喉咙异常干燥,似没有一丝水分,他喊不出声音。

    为什么没有烧死自己呢?

    就这样死了不是就能够解脱吗,能够不用承受这种痛苦了?陈锐甚至这样想过。

    但他没有被烧死,他的眉心发出道道红光,与这漫天的恐怖火焰对抗着,对抗着……

    他惊醒了过来,那个神秘大汉却在盘膝打坐之中,只不过脸色极其苍白,打坐中时而口喷鲜血。

    陈锐下意识的动了一下,便发现全身灼痛不说,而且貌似被禁锢了。

    陈锐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暗褐色的血痂覆盖了全身,使他一动也不能动。

    至于自己的衣服,已经被腐蚀殆尽。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全身灼烧的感觉从各处传了过来。

    “啊!”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在陈锐四周传了开来。随着他全身不停的抖动,又一股宛如揭开刚结的血痂般的剧烈疼痛弥漫了全身。

    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几欲令陈锐发狂……这是一种非人的折磨,这种折磨对于陈锐来说,太过沉重了一些。

    不知不觉,陈锐的意识模糊了起来,再次昏迷了过去。

    十日后,当清晨第一道晨光照耀大地时,陈锐再一次醒了。

    “天生聚灵体果然还是有些门道的,竟然能够抵御穷奇恶兽的精血,虽说只是一滴而且被我稀释了无数倍。”陈锐的耳边响起了那大汉的声音。经过十多日的吐纳疗伤,大汉的面色好了很多。

    陈锐虽然清醒,但还是不能动弹,醒来之后他发现那种灼烧之感已经小了许多,全身结起的厚厚血痂也已经变的坚固。

    短短时日之内,接连几次的生死徘徊,倒令得他镇定了不少。

    陈锐说道:“大叔,我到底怎么了?”

    “是我取出一滴穷奇精血,稀释万倍之后,辅以灵液覆盖你的全身,从而改造并增强你的,这是给你的一场造化。要知道,穷奇精血是恩师所赐,就连我也只有三滴。”

    陈锐一脸郑重,感激道:“谢谢大叔。”

    大汉微微一笑,随即屈指一弹,一块碎裂的玉简射出,落在了陈锐身前不远。

    “这块玉简你收着,这种频临破碎的物品对我来说完全无用,可对你却是多了一种保命的手段。虽说濒临破碎,但好歹还能抵挡结丹之下小修的全力一击。”大汉继续说道。

    说着他右手一点,陈锐全身一震,身上的血痂在咔咔之声中碎裂开来。

    陈锐此刻的衣服已经破败不堪,他站起身来,苏展了一下身子,顿时有“啪啪”之声响起,仿佛充满了力道。

    陈锐随手捡起玉简,问道:“大叔,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剑极洲西部一片颇大的森林,还有,老子是天元星东方剑谁!”

    东方剑谁看着陈锐,继续说道:“此间事情已了,我也是离去的时候了。不知你我将来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大汉站起身来,长叹一声,说道。

    “东方大叔,您这就要走吗?”陈锐内心复杂。

    东方剑谁道:“我不能留在此地,当中的凶险你不会懂!”

    “这里就当是你初入修真界的历练所在吧。修行之路千万劫难,当你有命活着离开这片森林的时候,方才有踏入修真界的资格。”

    “森林以东五千里,有一个小宗派,当你活着走出之时,可以选择拜入,以此打磨基础。至于我们原来所在之地,就是小宗派的东边三千里。”

    “勿要担心,吸收了穷奇部分血液的你,解决凝气三层以下的妖兽问题不大,应该有办法活着走出这片森林。”

    “切记,修行之路一步一生死,当中凶险远比这片广袤森林更甚,因为人不是兽,好自为之!”

    东方剑谁再无言语,往陈锐的眉心一指隔空点来,旋即临空而起,瞬间远去了。

    “好友就拜托你了,陈锐小子,要好好的活下去!”

    长空中,飘来一句东方剑谁的临别之言。

    听着这些好像遗言的话语,陈锐无言,随即往东方剑谁离去的方向,恭敬的抱拳一拜。

    忽然,一股略显而带着湿润的味道,首先飘入了陈锐鼻端。

    陈锐仔细观察着四周环境。

    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落叶,有些叶子还带着绿色,有些则已枯萎腐烂,陈锐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繁茂的树冠枝叶几乎完全遮蔽了原本蔚蓝的天空,只有少许光亮透过树叶间的缝隙照射下来。

    薄雾如烟,周围时而传来兽吼,让这里显得更加幽暗恐怖。

    陈锐沉吟片刻,缓步向前走去,四周的景象尽收眼底。

    他见到了一些房屋的废墟,地面上矗立着一些破碎的石像,这些石像好像是一些狰狞凶恶的凶神,栩栩如生……

    一路所过,此类石像竟然有不少,它们都有破损,有的还是挺拔矗立,有的则是已经散落地面,被厚厚的树叶覆盖,只露出一截。

    陈锐在紧张之余,也是疑惑,究竟这里是什么地方,又是些什么人在距今遥远的岁月,在这种原始之地雕刻出了这许多凶神之像。

    远处,有野兽吼叫之声……

    陈锐握紧了拳头,心中暗道:“这副身体如果放在前世,夺取奥运冠军也不是梦。眼下,首先是要判断方向,然后想办法离开这鬼地方。”

    很快的,陈锐利用阳光判断法确定了往东而去的方向。

    “爹,娘,小锐很快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你们要撑住。”陈锐目光坚定。

    林中光阴,不知岁月,随着那斗转星移,日升日落,转眼间已过去两年。

    远离剑极洲中土之地,穷山恶水深处,那片连绵不绝的森林的边缘。

    一切似乎很安静,连风声都没有,只有偶尔从密林深处传来的鸟鸣之音,才为这里添了几分生气。

    忽然间,一声怒吼由远及近,从密林深处传来出来。

    不多时,森林边缘荆棘晃动,一声大吼,一只“铁背野猪”从密林中冲了出来,只不过此刻它的铁背鲜血淋漓,自身也在一路狂奔着。

    而在这妖兽的后方,大树之上,正有一人在跳跃前行,此人全身近乎,只腰间系着一块虎皮,长发凌乱披肩,全身有多处伤痕,但那微微隆起的肌肉,却显示出此人拥有着不一般的力量。

    他那锐利的眼神,只盯着前方那头妖兽,猛然间从大树上跳跃而下,直奔那夺命狂奔的铁背野猪。

    转眼之间,这野人一般的男子已经落至野猪的上方,一拳轰出。

    “嘣!”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那男子站定了身体,目无表情的看着那头部喷血倒地的野猪,长叹了一口气。

    他捋了捋自己的长发,露出了容貌,正是两年前被东方剑谁带到此处的陈锐。

    两年过去,此时的陈锐便像完全换了个人一样,与之前截然不同。一扫之前的清瘦身材,虽谈不上身材高大,但单看那副身躯就知道,精悍,充满力量。

    这一切,正如东方剑谁所说,是拜那穷奇之血所赐。此刻的他,林中一般的妖兽,基本伤不了他分毫。他也为穷奇之血给他带来的力量,还有的防御能力吃惊。

    虽说也遇到一些能伤到他的妖兽,但那些轻浅的伤口,对于当初忍受过的灼烧之痛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看了一眼这只野猪,又转头看了一下四周,然后俯身抓起这只死去妖兽的大腿,便拖着向森林外走去。

    忽然的,前方光芒大涨,陈锐下意识的闭起了眼睛,当他抬手抵着额头,望着天空的骄阳时,目中隐隐泛起了泪花。

    “两年,两年时间!我终于走出了这鬼地方。”陈锐抹了抹眼睛。

    微风拂面而来,那是一种和森林内部完全不同的气息,充满了温暖,生机!似乎昭示着自己充满希望的未来。

    陈锐长叹一声,目中有精芒闪现:“烤了这只野猪后,先回家一趟,再去东方大叔所说的修仙宗派。爹,娘,你们安好吗?放心,孩儿很快回来。”

    月明星稀,寂静的山中,鸟兽鸣叫。陈锐快步行进在崎岖的山道上,想起明日便能到家,脚步不知不觉又快了几分。

    忽然,陈锐停了下来,只见远远的山坳里隐隐露出点点火光。陈锐不由疑惑,如此深夜,山里人家是不可能点灯的。

    陈锐沿着山道缓步而行,不多时便看到山坳里点着一堆堆篝火。

    大约上百名山贼模样的人,围坐在火边,大吃大喝,高声说笑着。不远处,十几名白布塞嘴的妇女被绳子捆绑着,个个伤痛欲绝的样子。

    不过非常奇怪的是,还有十多名山贼围着一辆无棚马车。陈锐自问没有看错,车上装着许多书籍。

    就在这个时候,崖下一个头领模样的人端着大碗,走了出来,高声说道:“弟兄们,今天这一票干的漂亮,不仅杀光三个村子所有人,钱财不算,还得了不少女人!”

    说到这里,首领顿了顿,继续说道:“最重要的是,还得了这么多书籍,上封必有重赏。”

    众匪开怀大笑。

    陈锐感到奇怪,山贼抢劫杀人是常有的,但是集体杀光却很少见,真正的山贼不会竭泽而渔。比如说,支配桃花村的那群自称黑风寨山贼,他们就只要钱。

    更奇怪的是,这群山贼比起钱财和女人,似乎更加重视书籍。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山贼?

    陈锐不由摇头笑笑,真是奇怪的山贼。

    他不想节外生枝,便沿着山道,缓缓的绕开了他们。

    第二天中午时分,陈锐来到了桃花村的村口。

    桃花村依旧宁静,可是……

    站在村口的陈锐不由一愣,在他的感应中,似乎村中的人都不在。

    一阵阴风吹过,吹起地面上的枯叶,缓缓飘向半空,整个村子一片死气弥漫。

    “这……这……”陈锐脑海轰鸣,他心中有着一个极为不好的预感,此刻没有犹豫大步流星的走向重建后的自家屋子。

    推开屋子的大门,屋内空空如也。

    “啊!”陈锐仰头大吼,整个人似化作了一道狂风,走过家家户户,打开了屋子的大门。

    各家各户的大门内,都有完整的尸骸,已经化为了白骨。

    死了,都死了!

    “哈哈……”陈锐低声笑了出来,笑声逐渐变大,直至笑的癫狂,眼睛却完全湿润了。

    “在我成功走出森林时候,还想回来给父母亲一个惊喜呢,可是……”陈锐眼泪流了下来,他欲要发狂,可不知道从何做起。

    眼前的一切太诡异了,村中所有的村民都在自己家中死亡,各处都没有打斗的痕迹,可是各家各户都有被翻找过的痕迹。

    那些痕迹很明显,陈锐一眼就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陈锐颓废的在自己家门口坐下,一直重复着这四个字。

    在某一刻,他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个念头。

    “家里怎么没有父亲和母亲的尸骨?难道他们没死?”

    虽然这种机会很渺茫,但是并非不可能。

    陈锐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按照村中的情况来看,他们都是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所杀,无论老少,没有活口。能够确定,这不是黑风寨的山贼所为。”

    “没有血液的气味,甚至连皮肉腐烂的味道都没有,而且所有骸骨都是完整的。能做到这种事的,唯有修行之人。”

    “从痕迹来看,整个桃花村的人应该是同时死去。那为什么我父母亲的尸骨没有留下?”

    “最重要的是,凶手在寻找什么呢?”

    越是冷静的分析,陈锐越是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感觉到了恐惧。

    “山贼!”陈锐的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昨晚见到的那群山贼。

    一群杀人屠村只为取书的山贼,以及发生在桃花村的惨剧。

    不知为什么,陈锐总觉得这两者之间似乎有什么联系。

    陈锐豁然而起,胸中杀机无限膨胀,直奔村外而去。

    陆家村,是一座很大的村落,有百多户人家,傍晚时分,村中静悄悄的,唯有村口的一家铁匠铺发出铛铛的打铁声。

    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地面随之震动,村口树上的几只麻雀一哄而散。十几匹马飞奔而来,为首的正是那山贼头领,马队之后还有十徒步奔跑的山贼。

    铁匠抬头一看,不禁吓的魂飞魄散。

    “山贼来了,山贼来了!”

    山贼来了!

    山贼头领冷笑一声,喊道:“兄弟们,留下年轻女人,其余人全部杀光!”

    整个村子都慌乱了起来,面对杀人害命的山贼,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犹如待宰羔羊。

    一场屠杀,就此展开,山贼们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整个村子已经被屠戮了大半。

    光天化日之下,阵阵惨叫,此起彼伏。

    断臂横飞,头颅飞起,鲜血飞溅,山贼们轻而易举的将村民们一个个杀死。

    “啊!”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一声尖叫,已被一个虎背熊腰的山贼拦腰抱起。

    “小六子,你这身板,偏偏喜欢小女孩,妈的,上次那小姑娘,可是直接被你弄死了!”山贼头领砍翻一人,转头取笑道。

    小六子淫邪一笑,道:“不行了,一股邪火不停往上冒,老大,我去解决一下!”

    话音落下,小六子便迫不及待的往村外的草丛钻去。

    山贼头领笑骂道:“这小子,好这口就算了,还喜欢搞野战!”

    “啊!”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陡然从村外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倒卷而入的身影,其速极快,在众贼惊愕的目光中,直接撞向了村内的一座石屋上,顿时脑浆迸裂。

    这一下,直接将村内的山贼们震慑住了。

    “小六子!”

    山贼头领惊疑不定,转头看向村口,大声喝道:“什么人?”

    “杀你的人!”村口传来低沉的声音,随即一道精悍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正是陈锐。

    “朋友,报个万儿吧,在下黑风寨三寨主刘三。”作为一名内家高手,刘三自然知道来人不简单。

    “黑风寨!”陈锐咬牙道。

    陈锐看着村中惨状,活下来的人不过十之二三,眼中杀机更甚。

    看着陈锐的表情,刘三不由发笑:“这位朋友,我劝你别趟这滩浑水,现在直接离去,还可活命。”

    陈锐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躬身。

    陈锐动了,双脚往地面一蹬,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猛的向最靠近他的一个山贼冲去,其速之快,令山贼头领一惊。

    也就是眨眼的时间,陈锐已经来到山贼身边,五指成爪,一把抓住他的喉管。

    陈锐冷冷的看着山贼,那山贼眼中有的尽是恐惧骇然。陈锐微微用力,那山贼直接断气身亡。

    同时,陈锐身形一闪,如闪如电,呼吸之间便来到另一山贼的身边,一腿踢出,空气爆裂,狠狠的向其胸口砸去,“轰”的一声,胸口塌陷,又一山贼死去。

    “兄弟们,不用留情,给我杀!”

    此刻,刘三怒了,所有山贼向陈锐围杀而去。

    陈锐身形很快,双脚一蹬,人已到了远处。

    “砰!”陈锐一拳砸死一人,而后又一脚踹飞一人,那人落地后动也不动,看是不活了……

    由于穷奇精血对身体的改造,陈锐的强韧至极,简直刀枪不入。

    无论速度,力量都超越前世人体机能的极限,就好比某漫画里的超级英雄一般。

    陈锐如入无人之境,举手投足间便有山贼死去。

    这是自然的,能活着从妖兽众多的森林中走出,陈锐的实力早就超出了凡俗的想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刘三握着砍刀,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一个人影以恐怖的速度移动着,纯粹的速度,没有夹杂任何身法。

    挨拳者死,触腿者不活!

    每个山贼都是被一下杀死,短短数十息时间,山贼已被屠杀大半。

    “难道,难道他是仙人!不会,仙人我见过,如果他是仙人,根本不需要如此费力。”就在刘三迟疑之间,又有数人被击杀。

    “看架势是外家功夫,可也太强了吧。兄弟们当中不少有内力,可依然挡不了他一下。”

    “啊!”刘三大吼一声,也加入了战圈。

    陈锐选择无视,一次又一次躲过了刘三的攻击,那瞬间爆发的速度太恐怖了。

    刘三内心焦急而无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下山贼一个个被杀死。

    又过了数十息时间,剩下的山贼只余刘三一个。

    手握着大砍刀,刘三脸露惊恐之色,短短时间内,手下被杀个干净不说,而对方没有伤到半根毫毛。

    “受死!”刘三手握砍刀直奔陈锐,很快便来到陈锐身前,开山劈下。

    陈锐内心沉着冷静,身形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就在刀锋临近身体的瞬间,陈锐身形一晃,已经来到刘三的身侧,一伸手便抓住了刘三握刀的手,强悍力道猛然用出。

    “咔擦”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刘三惨叫,他的手完了,大砍刀落地。

    陈锐一脚踢向刘三的膝盖,“咔擦!”刘三双腿齐断,瞬间跪地。

    “啊!饶命,饶命!”刘三在惨叫的同时,连连求饶。

    “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会杀你!说,为什么要屠村?”陈锐看着跪地求饶的刘三,冷冷说道。

    那些幸存的村民们一个个震惊的看着陈锐,原本他们以为今天没有活命的机会,谁想忽然杀出一个青年,只在短短一小会儿就将他们看来恐怖嗜血的山贼全部杀死,山贼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刘三先是环视了一下四周,全身哆哆嗦嗦的,颤声道“我……我们是山贼,杀人越货那……那是家常便饭。”

    陈锐冷笑,道:“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山贼据山立寨,杀人虽常有,但又怎么会将经过的村落屠戮干净,难道不该细水长流吗?”

    刘三浑身发抖,冷汗从额角滚落,说道:“这……”

    陈锐摇了摇头,猛地,闪电般伸出手来。众人只见眼前人影一闪,又是“咔擦”一声,刘三的左手也被折断了。他再一次发出惨叫,脸色煞白,浑身不停地颤抖着。

    陈锐望着他一字一句地道:“我再说一遍,希望你能老实回答问题。”

    刘三嘴唇颤抖,连道:“我们为了搜集这一带所有村落的书籍,屠村是为了灭口,不让外人得知。”

    陈锐内心一动,桃花村被屠灭后,也有被翻找过得痕迹,难道也是为了寻找书籍?

    “为什么要搜集书籍?”陈锐问道。

    刘三道:“这是上封下的命令,当初我们黑风寨收到这封命时也是非常奇怪。然而,上封的命令是绝对的。这对我们来说这也是好事,有了上封撑腰,我等杀再多人,官府也不敢为难我们。”

    陈锐双目精芒一闪,喝道:“你们黑风寨的上封是仙人?”

    刘三哆嗦了一下,结结巴巴道:“这……这你也知道?”

    陈锐目光冰冷,继续问道:“你们有没有血洗桃花村?”

    刘三一脸茫然,说道:“桃花村?我搜寻的这一带里,并没有桃花村这个村落。”

    陈锐冷笑,道:“意思就是黑风寨其余山贼有可能去过桃花村了?”

    刘三道:“这……”

    “黑风寨在什么地方?”陈锐问道。

    刘三迟疑片刻,道:“路观图在我怀里,画圈的地方就是我们立寨的山头。”

    陈锐取了路观图,仔细看了看,将其收入怀中。

    陈锐望着刘三,说道:“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

    刘三乞求的看着陈锐,道:“我把知道的统统说了,你会遵守诺言绕我一命吧。”

    “陈某言出必行!”陈锐一脸戏谑的看着刘三:“我不杀你,但是这里的村民们能不能放过你,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闻言,刘三面无血色,声嘶力竭的喊道:“你这卑鄙小人!我刘三虽死,但你也活不了,总有一天,我大哥会为我报仇。”

    陈锐摊摊手,说道:“希望会有你说的一天。”

    陈锐转身看向那些幸存的村民,道:“这厮就交给你们了,放心,此人四肢尽皆报废,要杀要剐,都没问题。”

    “大哥哥,谢谢你!”劫后余生的小女孩看着陈锐,怯生生地道。

    陈锐摆了摆手,道:“我要有要紧的事要处理,这就先告辞了。”

    陈锐没有多做停留,快步离开了陆家村,因为有一件事要先确认。

    很快,陈锐回到桃花村家中。

    果然,原本藏书的地方已空。他的家中本有不少书籍,按照前世的观点来看,都是一些关于儒家的书。

    陈锐一直觉得很奇怪,一个猎人家庭怎么会有许多关于儒家的书籍。

    陈锐清楚记得,这一世的孩童时候,都是父亲教自己读书写字。

    陈锐坐在家门口的长石上,理了理自己的一些疑问。

    第一:桃花村被灭,唯独双亲不见尸骸,他们的生死到底怎么样。如果活着,现在又在哪里。

    第二:黑风寨山贼杀人灭口后,搜罗书籍,桃花村被灭,书籍也消失不见。只为钱财的黑风寨,怎么会有这种转变?毁灭桃花村之人是否与黑风寨有关。

    第三:为什么黑风寨背后的仙人要在这种穷乡僻壤搜罗书籍。如果仅是要书的话,州府等富庶之地不是更多?

    谜团一大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