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go to die
    安静下来后,陈锐望着星空,内心开始烦闷,忽然想起这是第一次杀人,前世今生第一次杀人,而且一杀还杀了上百个。

    虽然两世为人,可毕竟前世的影响很大,那时候他只不过是一个宅男丝而已,杀人这种事想都不敢想。

    在那无边森林,为了活下去他杀了不少野兽妖兽,可兽不是人。

    正常情况下,陈锐很难对一个人起杀意,也是目睹桃花村的惨祸,更是亲眼看到那些淳朴的村民一一死在屠刀下,这才让陈锐杀意暴涨,盛怒之下,将黑风寨所有人杀个干净。

    陈锐静静地坐在那里,各种思绪浮上心头。

    人一旦死去,所有的东西都会消失,过去,现在还有未来一起都逝去了。人总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可能这些死去的人,也有为了心中执念奋斗的人,也有的浑浑噩噩不知道招惹了什么不该招惹的人,简单的死去了。

    或许,大家都有同样珍惜且难以舍弃的东西,双亲,挚友,兄弟……

    如果连这些东西都能简单忘记的话,那就不配称为人!

    陈锐身体微微颤抖,脸上露出迷茫,怕哪一天自己也会死在这弱肉强食的斗争中。他有种冥冥中的感觉,如果再死一次,那么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会彻底没有了他的存在!

    陈锐就这样坐着,一直到天亮,当第一抹晨曦射向陈锐的双目时,他才回过神来。

    “啊,天亮了!”陈锐轻叹。

    稍作整理了一番,陈锐再一次离开桃花村,他知道这一走,说不定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为了寻找那三个疑问的答案,陈锐按照路观图所示,马不停蹄的往黑风寨赶去。

    一切的症结就在黑风寨!

    黑风寨,坐落在离桃花村颇远的翠屏山。

    此刻,黑风寨大堂中,一身书生打扮的大寨主邓通正在吩咐手下将抢来的书安置妥当。

    “大哥,事情有些不对啊,按照时间推算,老三那家伙也该回来了。”一个身披黑袍的中年汉子走到邓通身边皱眉道。

    此人正是黑风寨二寨主沈云,据说内功深厚,手段毒辣,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但他却对邓通畏惧至极,因为邓通乃是货真价实的凝气一层修士。

    “哼!”邓通冷哼一声,道:“废物,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如果在期限之内没有完成上面的命令,你我都会死无葬生之地。”

    “要不,派人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沈云小心翼翼说道。

    “报!”

    只见一个小喽啰飞奔而至,然后单膝跪倒:“启禀大当家,山门之外来了个小子,说是有要事求见当家的。”

    邓通一愣,看了一眼沈云。

    沈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邓通道:“来人有没有说是什么要事?”

    喽啰道:“这小子说自己从小立志成为一个山贼,说什么从小就向往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痛快杀人的生活。”

    邓通沉吟片刻,道:“有意思,竟还有人立志做山贼的。将他带进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

    喽啰领命而去。

    不多时,一身粗布麻衣的陈锐走进了大堂。

    邓通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锐,道:“在下邓通,请教大名。”

    陈锐一眼就认出了邓通身边的沈云,正是此人带领手下去桃花村收的所谓年钱。

    陈锐心中的杀意不断攀升,只是表情却是非常平静。

    “我是陈锐,今天来这里,是来向两位请教一个问题。”陈锐平静道。

    “哦!是什么问题?”邓通隐隐感觉到来者不善,可表情依然轻松。

    虽然只是凝气一层,可毕竟是修士,远不是凡人能够撼动的。

    “godie!”话音落下,在对方迟疑之间,陈锐只是一个闪身,便已来到沈云的身边,单手成爪,一把掐住其喉咙。

    这一下发生的太快,本来邓通和沈云还在琢磨陈锐话语的意思,当反应过来时,沈云已被制住。

    “兄弟,有话好说!”邓通在说话的同时,却暗暗凝气。

    沈云也暗暗运起内力,想脱离陈锐的控制,可是无论怎么运力,对方的手像是钢管一样,紧紧箍住他的喉咙,丝毫不能动弹。

    “好,我只问一个问题,是不是你们带人血洗桃花村?”陈锐冰冷道。

    邓通一惊,出声道:“原来你是桃花村的人。”

    邓通的表情没有逃过陈锐的眼睛,他已经确定,眼前这位大当家的似乎知道些什么。

    “死吧!”陈锐表情一冷,“咔嚓”一声,已经掐断沈云的脖子。

    “你敢!”邓通大喝一声,一柄飞剑已从他的袖管中射出,直奔陈锐而来。

    陈锐双目一凝,一脚点地,从大堂倒射而出。

    然而,这柄飞剑似有灵,转了个弯,向陈锐追击而来。

    “隔空控制物体,这不是凡人的本领,这家伙是个修士。”陈锐一下就看出了端倪。

    生平第一次遭遇修士,可陈锐内心极其冷静,毕竟无边森林的两年不是白过的。

    和那两年中的一些遭遇相比,这柄飞剑带来的威胁不过是小儿科。

    黑风寨顿时热闹了起来,听到大堂这边的动静,山贼们纷纷赶了过来。

    只见场中的陈锐不断依靠速度闪避着追击而来的飞剑,内心却在猜测对方的实力。

    两年前东方剑谁说过,凝气三层以下的妖兽不是陈锐对手。

    同等修为,修士和妖兽孰强孰弱,陈锐不知道,更加不知道对方修为。

    然而,有一点陈锐清楚,凭对方的驱物术的速度,还没办法跟到自己。

    相对陈锐的冷静,邓通就没这么轻松了,他到现在没搞明白眼前之人是怎么回事。

    说是凡人,可那速度和力量已经超越太多了。说是修士,他却从对方身上感应不到半点灵气。

    抓到一个空挡,陈锐一个转身,直奔邓通本人而去。

    “擒贼先擒王!”陈锐内心已有定计。

    既然对方的飞剑赶不上自己爆发的速度,那么只要舍弃飞剑,专心对付本人就可以了。

    “哈哈哈!你上当了,驱物术可不只是隔空空物,还可以这样!”大笑中,邓通一指往陈锐点来。

    陈锐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宛如当时在森林中遇到妖兽的攻击一样。

    这种压力和风压相似,似乎能瞬间将人爆体。

    “雕虫小技。”陈锐微微一笑,伸出左手阻挡那一指之力的同时,身形更快,眨眼间便到了邓通身前,凝聚全身的力道,右拳紧握一拳轰出。

    “啊!”邓通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胸口的骨骼被打断,此刻鲜血狂喷。

    陈锐感知灵敏,已知飞剑从身后刺来。

    他微微侧身,轻松避过。

    那些不断赶来的山贼看到这一幕时,不由惊呆了,以至于呆立当场。

    他们可是清楚记得,他们大当家平时只要动动手,就能在百步之外取人首级。

    山贼们没想到,平时无敌的大当家竟然会被击败。

    当然,只有个别脑瓜灵活者,已经悄悄溜出大堂,直往山门之外而去。

    此刻的邓通无比恐惧,陈锐的存在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

    “派遣手下收取年钱也就罢了,竟屠戮无辜村民,更伤害了我母亲,你该死!”陈锐目露杀机,一步一步走向邓通。

    邓通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脸色一下苍白下来,捂着胸口想要做垂死挣扎。

    不过,这一切没有逃过陈锐的眼睛,在邓通再一次驱动飞剑之前,陈锐先一步动了。

    只见陈锐身形一晃,已经来到邓通身边,一脚踩向邓通驱物的左手。

    邓通惨叫。

    “咔咔!”邓通的左手瞬间骨头碎裂,献血四溢。

    就在陈锐抬起另一只脚时,邓通大喊道:“饶命!有话好说。”

    陈锐没有理他,径直往另一只手踩下去。

    邓通另一只手,也完全被废了。

    陈锐目露凶光,道:“说,桃花村是不是你们黑风寨血洗的?否则,下次我就踩心脏了。”

    看着如凶兽一般的陈锐,邓通冷汗淋漓,哆哆嗦嗦道:“不……不是,桃花村不是我们血洗的。”

    陈锐双目一冷,一脚抬起,冷哼道:“你还想骗我!”

    “是真的!当我们赶到桃花村时,那里已经没有活人了!”邓通尖声道。

    “怎么回事,说清楚!”陈锐放下脚,冷冷道。

    “本……本来,我……我等……的……的确有屠杀桃花村的打算,可在我们到达时,那里已经全灭了。”邓通断断续续道。

    陈锐双目一凝,死盯着邓通。

    “我说的是真的……当时到达的时候,那里的人已经全化为白骨……我们只是顺便取走书籍而已。”邓通补充道。

    看着陈锐的表情稍有缓和,邓通继续说道:“您想啊,那种事不是我们山贼能办得到的。”

    陈锐点点头,道:“姑且相信你。再回答一个问题,黑风寨本来打算细水长流,怎么忽然要屠村了?”

    邓通下意识的回避着陈锐的目光,只是说道:“想干一票转移至其余地方。”

    陈锐摇了摇头,猛地一脚踩向邓通的左脚膝盖弯。

    邓通再一次惨叫!

    “你这边的废物三当家就是我杀的。他已经说出了一切,我的耐心有限,还请如实回答问题!”

    邓通全身哆嗦,道:“我……我不能说,说了死无葬生之地。”

    “不说,现在就死!”陈锐喝道。

    邓通定了定神,随即咬咬牙,道:“好,我说,你答应事后放过我!”

    “说!”陈锐道

    “上封命令我们搜寻一本藏在凡俗手中的书,书名虽然不知道,但是上封似乎很重视这本书。他不仅给出了书的大概范围,更是为了防止泄漏口风,命令我们将那范围内的人全部杀死。”邓通道。

    “他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还要多此一举让你们山贼屠村。”陈锐疑问道。

    “修真界有不成文的规定,修士不能干涉凡俗间的事。若是过分干涉或者无端屠戮,便会引来制裁!上封只能秘密让我们山贼行事,以掩人耳目。在这之前,关于这本书的事,我们是一无所知。”

    陈锐沉默,只是静静思考着邓通的话。修真界的事,现在他还不懂,只能将来再去验证邓通说辞的真假了。

    从邓通的话中不难看出,这本书绝对影响深远。

    不过,黑风寨的上封又怎么会知道书的大概位置?这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这样一本书怎么会在凡俗的手中?

    一连三个疑问,陈锐都无法知道答案。

    “最后一个问题,你的上封是谁,来自哪里?”陈锐道。

    “圣剑宗,张牧。”邓通为了活命,已经决定坦白一切。

    “路观图拿来。”陈锐道。

    “我没有路观图,不过听张牧说起过,由此西行,圣剑宗离此大概两千多里!”邓通道。

    陈锐点头,然后抬脚往邓通的心脏位置狠狠踩下。

    “你……你答应放过我的,你不信守承诺!”邓通嘶声喊道。

    陈锐摇头道:“放过你这种话,我半句没说过。而且,你们也有血洗桃花村的打算,所以你只能死!”

    “啊!”邓通临死的惨叫惊醒了一众观看的山贼。

    山贼们看到当家的身死,不约而同的往山门之外奔去。

    陈锐目露杀机,冷冷道:“现在想起跑,晚了!”

    这群山贼怎么也没想到,屠戮许多无辜村民的他们,现在却被人屠戮。

    没错,以陈锐的实力,要杀他们,就是屠戮。

    这一次,陈锐没有迷茫,而是痛下杀手,不多时,但凡还在山寨里的山贼,全被陈锐杀死。

    看着眼前被鲜血染红的黑风寨,陈锐将手中的火把扔了进去。

    火把点着寨中干草,燃起了熊熊烈火。

    就这样,罪恶的黑风寨,在一场大火中悄悄的消失在了大地之上……

    三愣子觉得自己是个聪明人,因为他从黑风寨逃出之前,已经从无人的库房拿了一大笔银子。

    “该是找个婆娘好好过日子了。”心情极好的三愣子开始规划起自己的未来。

    摸了摸肩上的背包,他满意的笑了。

    “去州城吧,哈哈!”山林中,看着眼前去州城的路,三愣子开心的开始自言自语。

    “你哪也去不了,除了地狱!”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随着声音的响起,路旁走出了一个人。

    三愣子没有犹豫,扔下包裹,转身便跑。

    忽然,他只觉眼前一花,双腿一阵剧痛。

    “啊啊啊啊!”三愣子反应过来时,双腿已经被斩断,此刻鲜血狂喷。而眼前,正站着一个青年,手中握着一柄飞剑,正是毁灭了黑风寨的陈锐。

    三愣子痛的快晕过去,为了活命,他趴在地上直接求饶了起来。

    “好汉,放过我吧,你我无冤无仇!”三愣子连连磕头。

    “两年多前,在桃花村,你们去收年钱时,你是不是一刀将一个女人的左脚砍断?”陈锐冰冷道。

    三愣子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认出了陈锐,大叫一声:“原来你是那女疯……”

    一个“子”字还没出口,只见剑芒一闪,三愣子的人头已然落地。

    “死的这么快,真是便宜你这狗贼了。”陈锐冷声道。

    陈锐看着得自邓通的飞剑,觉得很不凡,说是削铁如泥绝不为过,斩下人的首级也丝毫不用力道。

    “这修士的飞剑,果然不一般。”陈锐内心感叹。

    这一次虽然毁灭了黑风寨,但是一些实质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答。

    谜团依然一大堆。

    不过线索不是没有,考虑到东方剑谁的建议,陈锐知道,必须拜入一个宗派进行真正的修行。

    将飞剑贴身藏好后,陈锐看着通往西边的路,暗道:“圣剑宗,张牧!”

    就在陈锐离开黑风寨的三日后,一个身披蓝色道袍的道人,来到了一片焦黑的黑风寨旧址。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握紧的拳头发出了“嘎嘎”的声音,他的双眼中充满了愤怒,大喝道:“胆敢坏了苏师兄的计划,无论是谁,张某必叫他死无葬生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