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新人洗礼
    “等等!”

    陈锐转过身来,问道:“师兄还有什么事吗?”

    这鼠目青年沉吟片刻,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册子,道:“拿着!”

    陈锐沉吟片刻,接过之后,再次向鼠目青年一拜,旋即转身离去。

    走过一排排屋舍,陈锐一路上看到了不少穿着粗布麻衣的少年,他们一个个形色匆匆,或拿着砍柴的道具,或提着木桶。

    只是这些人一个个面色冷淡,神情透出疲惫。

    对此陈锐虽有猜测,但没有过多的想法,只是找到自己的屋舍,推门而进。

    房间不大,除两张木床和一张桌子两张凳子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余家具。整个房间打扫的一尘不染,虽看起来单调,却干净整洁。

    陈锐走向一张无人使用的木床,坐了下来。左右无事,他索性拿起那凝气诀,翻看起来。

    一直看到夜幕降临,陈锐才合上册子,内心对于这凝气有了一定的了解。

    所谓凝气,讲究的是吐纳天地灵气,积累灵气入体,改变凡人体质,为日后的修行之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凝气是修行道路上第一个境界,共分十层,虽说是修行的最基础,可也是最考验修行者天资根骨的地方。天地之间,造化灵气,看不见摸不着,唯有修士方能感悟吸纳。

    若是体内灵根充足,吐纳天地灵气的速度会很快,修炼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上许多。但如果天资平凡,那么很可能连凝气第一层都达不到。

    这凝气诀是大陆修士共有的功法,如能全部修炼完毕,那么可达凝气大圆满,也就是凝气十层。

    不过他发现,那个鼠目青年给他的凝气诀,只有前面三层。后续的心法,这本小册子上没有记载。

    忽然,他想起了鼠目青年给的另一本小册子,正准备打开来看。

    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带着一脸疲惫的神情,推开房门走进,当他看到陈锐时,不由一愣,仔细打量一番,便不再理会,关上门之后,直接仰面躺倒在床上。

    陈锐也不在意,继续翻看另一本小册子。

    随着,陈锐不由一惊,这小册子竟然记录着凝气四到五层的心法。他合上册子,将其单独放到自己的怀中,目中闪过奇异之芒。

    “如果我所料不错,这里的杂役应该每人一本凝气诀前三层的心法,但为什么他会单独给我第四,第五层的心法呢?”由于和那鼠目青年接触时间较短,陈锐也是无法猜测缘由。

    他知道明天要早起挑水砍柴,沉吟片刻,还是躺下了身子,准备睡觉。

    “也不急于这一时,明天开始尝试凝气诀第一层的吐纳之法吧。”

    这时,躺在对面的少年身子忽然动了动,起身直勾勾的盯着陈锐,低声道:“你是新来的?”

    陈锐坐起身子,看了少年一眼,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少年下意识的往门口看了看,然后转过头来,压低声音道:“那你明天要留意点,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这杂物处虽然说是张师兄管辖,可张师兄平日里都在修炼,他都将这里的事务交给了独眼狼。”

    “独眼狼?”陈锐好奇的问道。

    “没错啊,独眼狼本是外宗的一个长老的丹童,由于坏了长老的一炉丹药,被赶出外宗,罚到杂役处打杂半甲子。虽然他原本是一个丹童,却已经修成了凝气二层。这个独眼狼一肚子坏水,等你明天干活就知道了。”

    “特奶奶的,他平日里都不把这里的杂役当人看。当年我来的时候,也受到了洗礼。以他的背景,也有少数几个杂役跟在他屁股后面狐假虎威,你要小心点。”少年咬牙切齿解释了一大段。

    陈锐表情平淡,道:“多谢你的提醒,明天我多注意便是了。只要干完自己的活总没问题吧。”

    少年叹了口气,说道:“哥们,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办就好了,等你知道洗礼是怎么回事,就不会这么说了。”

    陈锐一愣,道:“难道有问题?”

    “新人的洗礼,那十木肯定是两人合抱的巨木,那十缸肯定是杂役处特殊的大缸,……等明天你就明白了。”少年长叹一声,躺了下去。

    陈锐心底冒起一股怒火,暗道:“虽说还知道能不能打的过凝气二层的修士,但真被人如此欺负,我也要叫那独眼狼知道踢到铁板的滋味。”

    陈锐压下心中思绪,躺了下去,不一会便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阳光还没冒头,陈锐就从床上爬起。

    在无边森林的日子,他起的比这还要早,以便于猎杀早起觅食的妖兽。

    他看了一眼还在打呼噜的室友,叹了口气,随即换上杂物处的衣服,向杂物区走去。

    当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灰衣青年,他的背后还站着三个杂役。此人独眼,看来就是自己室友所说的独眼狼了。此刻,这独眼狼面带轻蔑之色,上下打量了一下陈锐,道:“你就是昨新来的杂役?”

    陈锐看了他一眼,目光平静,淡淡道:“师兄,在下陈锐!”

    独眼青年眉毛一挑,冷笑道:“小子,我不知道杂役处张师兄对你怎么说的,但你给我听好了!从今日开始,太阳东升之前就到我这里报道,你的工作就是每日砍柴十木,挑水十缸,不完成的话,就没饭吃。”

    陈锐淡淡道:“知道,杂役师兄说过。”

    独眼狼抬手一挡,冷笑道:“慢着,那是杂役师兄的规矩,老子这还有老子的规矩!记住,只要工作没有完成,就没饭吃。”

    陈锐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道:“师兄,你说完了?说完了我要干活去了。”

    闻言,独眼狼脸部肌肉抖动着,阴阳怪调的说道:“哎呦,真够狂的!好,好,你要工作是吧,那行,这是镰刀和水桶,顺着杂役处往东走,那里有一处泉水,泉水附近有片树林。”

    说完他转身拿起一把斧头和两个水桶,递给了陈锐。

    陈锐一看,不禁眉头皱起。这把斧头锈迹斑斑,刀锋已钝,至于水桶则是缺了一个大角,用来盛水最多盛满六成,再多肯定会从缺口溢出。

    陈锐没有说话,沉默中接过斧头和水桶,转身便走。

    “等等,我话还没有说完呢!”独眼狼的声音再次响起。

    陈锐压下愤怒的情绪,转身看着独眼狼,一字一顿的道:“还有什么事?”

    “嘿嘿,忘记告诉你了,那就是你要盛满的十缸水!”独眼狼一指杂物区一角,指头所向,正有十个特大水缸。这特大水缸虽不说有陈锐房间那么大,却也差不了多少。

    “对对,至于你要砍的十木,需要两人合抱的巨木。如果小了,那不算数!”独眼狼继续道。

    陈锐的双手紧紧握住水桶的手把,此刻已处于爆发的边缘。

    独眼狼看着陈锐的表情,面露戏谑之情,心理扭曲道:“爆发吧,就等你爆发。由于炸毁长老的丹炉,我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如果主动出手将这小子击杀,只怕会有些麻烦。但如果对方先动手,理就在我这,就算把这小子当场击杀,也不会有人为他出头!”

    陈锐死死盯着独眼狼,旋即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身便走。

    独眼狼看着陈锐的背影,随即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左右。

    他身后的三个杂役会意,快步跟了上去。

    陈锐走了很远的路,才到了独眼狼所说的泉水所在,此地风景秀丽,水声哗哗作响,附近有一片颇大的树林,已有被砍伐的痕迹。

    陈锐没有心思观看风景,此刻他肚子里憋着一肚子火。

    刚才他本来想爆发,但看着对方戏谑的表情,又收回了心思。

    “此人肯定是那种心理扭曲的类型。由于被逐出外宗,又仗着自己有几分修为,就专门欺负我们这些杂役,特别是我这种新来的,以出心中恶气。但他没有主动出手,却是有些奇怪。难道说是因为某些原因,他不能先动手?”陈锐双目一闪,略有所思。

    陈锐没有主动出手,不是说怕了凝气二层的修士,主要他是想到了这一层。

    陈锐收回心思,握紧了拳头,暗道:“不管怎么说,我得赶快增加实力,这样才能应对一切突发事情,至于工作,我可以这样!”

    眼下的困境他还真没有多少看在眼里,回想桃花村白衣人被围杀的一幕,还有森林两年的生活,那独眼狼带给他的威胁,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喂,新来的,过来一下。”

    陈锐转身看去,原来是刚才站在独眼狼身后的那三个杂役。

    他选择无视,直接回过身来开始用木桶挑水。

    那三人面露讥讽之色,也不发作,待陈锐走近时,当中的一个大胡子飞起一脚,将木桶踢翻。

    此人一双牛眼瞪得老大,此刻盯着陈锐,目露凶芒,杀气腾腾道:“小子,你可真狂啊,连大爷的话都敢不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