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神奇的聚灵体
    陈锐平静开口:“我一般都会无视那些跪舔别人的狗腿子!”

    “你小子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还不明白现在的情况吗?”大胡子冷哼道。

    陈锐沉默,内心考虑,刚来山门就把这里的老人揍的趴下,是否不妥?

    正迟疑时,那大胡子快速上前,抓住陈锐的领口,一把将陈锐拎起。

    “老子问你话呢,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大胡子继续凶狠开口。

    剩下两人也发出冷笑。

    陈锐表情平静,暗道:“人善被人欺,今日如果不出手,将来只怕会更加麻烦。”

    下一刻,陈锐右手抬起,抓住大胡子的手腕,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眼神锐利,回到了无边森林猎杀妖兽时的冷漠无情。

    这种表情让大胡子浑身一激灵,仿佛被一只凶猛的妖兽盯着一般。

    “no作no die!”话语间,陈锐右手猛的一握。

    那大胡子直接发出一声惨叫,口中断断续续道:“你……你你……!”

    任凭那大胡子如何使力,也无法掰开那如铁钳一般握着的陈锐右手。

    “松手,该死的给我松手。”这大汉虽然强壮,可也是凡人,比起黑风寨的山贼头领都不如。

    别无他法,大胡子一脚踢向陈锐,结果又是一身惨叫。

    那一脚,给他的感觉仿佛是踢到了铁板!

    见此情景,另外两人立刻围上前来,拳脚立刻往陈锐身上招呼而来。

    然而,他们也是一声惨叫,躬身握脚而退,口中直喊“哎哟!”

    陈锐放开大胡子的手,冰冷道:“给我滚!”

    大胡子看着自己的手腕,上面有五道鲜明的血色指印。

    然后这三个家伙彼此对视一眼,灰溜溜的逃离了陈锐身边。

    隔了老远,那大胡子才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小子,算你狠,咱们等着瞧!早晚有一天叫你死在我王刚的手里!”

    陈锐笑笑,暗道:“色厉内荏,不成气候!”

    一直到日落西山,陈锐才倒满一缸,便径直往房间走去。

    至于砍树,他是半木没有。

    他根本没尽全力,这里有有他自己的打算。

    熟记凝气诀前三层口诀的他,在进屋之后,直接盘膝坐在床上,按照凝气心法的要求吐纳起来。

    凝气决有载,天地之间,造化灵气,看不见摸不着,唯有修士方能感触吸纳。

    令他有些诧异的是,吐纳没多久,便感觉到一缕缕凉丝丝的快感往体内渗入而来,那些入体的灵气便在自己全身经脉游走,很快便运行了一大周天。

    第一次运行大周天成功之时,按照凝气决所记载,身体会产生虫蚁攀爬般的感觉。

    此刻的陈锐正是有这样的感觉,浑身瘙痒,却又有一种舒服的感觉,个中滋味,难以表达。

    他双目爆出精芒,继续吐纳了起来,随着吐纳,他发现了不对,自己的心口跳动的特别快,像活塞一样不停的挤压,使得那些入体的灵气更加快速的运行,很快又是一大周天。

    这次,除了第一次那样的感受之外,还多了一种血脉喷张的感觉,令他有些头晕目眩,想要呕吐。

    他定了定神,开始第三大周天的运行,但这一次天地灵气竟然源源不断的涌入,竟如江河波涛,汹涌澎湃。自己的全身经脉似要被这些灵气撑爆而去。

    于此同时,他的胸口又极速的跳动,使得那庞大的灵气,以要撑爆全身经脉的气势,在自己体内游走。

    他感觉到了丝丝痛苦,很快这痛苦还在不断加剧。

    陈锐的额头冷汗一下子便涌了出来,他只能停止吐纳,紧咬牙关将这已经入体的灵气运行周天。

    但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算停止吐纳,也于事无补,他发现自己全身的经络气脉不受控制,竟全都在吸收着天地灵气。

    随着这些灵气的疯狂涌入,身体内似乎出现了无数把小刀,在狠狠的切割血肉。

    此刻他脸色苍白,甚至多出了一分恐惧,仿佛回到了被穷奇之血浇淋,全身被烈火灼烧的时刻。

    一般凝气修士吐纳,只不过吸纳少数的灵气入体运行,哪像陈锐,不知为什么,竟会发生这种情况。

    “天生聚灵体!”陈锐脑海中闪过东方剑谁说过的五个字。

    但此刻已经没有办法想太多,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被这股庞大的灵气从内部生生撑爆而去。

    纵然运气好得以不死,但肯定也要经脉碎裂,对自己来说只怕从此要了断修行的念头了。

    这种痛苦,如果换做常人只怕早已忍耐不住,陈锐若不是身体受过穷奇之血的改造,只怕此刻已经经脉爆裂,当场昏迷或者死亡。

    他咬着牙,知道此时已经没有退路,汹涌澎湃的灵气充斥着全身,若不运行一大周天不能消失。

    这一周天运行不下来,那么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

    此刻什么凝气诀所记载想象把自己变成虚无,融入天地之中,都被他抛在了脑后。

    这种痛苦,无法想象,因为每时每刻都在刺激着他的神经。他只感觉到,痛!痛!痛!

    他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像妖兽一样的嘶吼,咬紧牙,哪怕此刻嘴角已经低落丝丝鲜血,却是不顾一切运行着灵气。

    “死就死吧,反正不运行也是死,要死就死的彻底!”陈锐这样想到。

    随着灵气的前行,痛苦还在不断加剧,此刻陈锐面容扭曲,好像陷入了一种半疯狂的状态,到了最后,他甚至已经麻木了,他只能听到不断加速跳动的心跳声。

    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丝执念:这个周天,一定要运行完毕!

    不知何时,天色已黑,就在某一刻,体内灵气运行周天,更是有两道白色气流从鼻内喷射而出。

    一种全身轻松,飘飘欲仙的感觉从身体各处慢慢涌现,旋即又像潮水一般席卷他全身每一处气穴,一滴滴黑色的液体,散发出阵阵臭味,从他那些气穴排出。

    这就是凝气诀中记载,凡是达到凝气期第一层,都有杂质从体内排出,这是改造身体的必经阶段。

    然后,在黑暗中,他长长吁了口气,露出了一个无人知晓的淡淡微笑。

    修行的大门,已经被他推开。

    陈锐忽然发现全身上下黏糊糊的,轻笑一声,起身推开房门,向外走去。

    几乎在陈锐达成凝气一层的同时,在杂物区一处单人屋舍内,正在吐纳的鼠目青年忽然睁开双眼,猛的看向陈锐所在屋舍,目中露出震惊,甚至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沉吟许久,他又深吸了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继续吐纳起来。

    此时天色已黑,行走时,他发现脚步比之前轻灵了许多,暗叹一声,便加快速度来到山泉旁,找了一处位置,脱下衣物一顿清洗。

    好不容易才将那些油污洗干净,他便躺在旁边的草地上,抬头望天,脑中回想起凝气诀中一种法术。

    上面详细介绍了一种驱物术的法术,它属于最基础的法术,只要凝气一层,便能使用。

    这种隔空控制物体的法术,他已经在邓通身上见过。

    虽说是最基础的法术,却至关紧要,因为这驱物术在修为加深之后,可驱使数把,数十把甚至更多飞剑。

    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不牢,就会造成修为虚浮,不能达到理想中的效果。

    所谓驱物术,就是隔空控制物体,凡人世界中的顶尖高手,也能做到隔空取物,然而灵活度和控制物体的大小数量大有区别不说,更重要的是他们无法调用天地灵气。

    他站起身,深吸了口气,掐了个印诀,往旁边的碎石一点,轻喝道:“起!”

    话音落下,那碎石缓缓飞起。陈锐不由眼睛一亮,暗道有门。

    “去!”陈锐又操控着这碎石往一丈开外的大石撞去。

    眨眼之间,这碎石便撞上了那块大石头,砰的一声碎裂开来。

    陈锐目中精芒一闪,脸上有了笑意。

    他从胸口贴身处拿出那把取自邓通的飞剑,开始练习起来,一次又一次……。

    他练习了许久,直到三更才回到自己的屋舍去。

    在没有达到凝气一层的时候,他就已经耳聪目明异于常人,现在更甚,十丈之外即便有细小的声音动静,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当他走过杂物区独眼狼的住处时,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老大,刚才我去看过了,那小子还没回去,你说这小子是不是跑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陈锐自问没听错,这是王刚的声音。

    “这虽说是杂物区,却是本派主峰所在。主峰不是外峰,除了我们杂役工作常去之地,其余位置多有妖兽,那小子如果真的跑了,肯定会成为妖兽的口中食。”独眼狼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能亲手宰了他,真是便宜了这小子。”大水牛好像有些愤愤不平。

    “现在下这个结论还太早,只怕是今天没有吃饭,摸黑外出找野果充饥了吧。如果他有胆留下,我会慢慢将其折磨致死,放心,最后下手的时候有你一份!要知道,直接弄死没意思,不仅要摧残他的,还要打跨他的精神,在对方绝望之时,才下杀手!”

    陈锐沉吟片刻,没有再听,继续往自己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