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王刚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之间陈锐在圣剑宗已经九天了。

    经过这些天的了解,陈锐室友叫曾牛,来这已经三年,奈何天资不好至今还没有达到凝气一层。

    据曾牛说所有杂役身上的灵根都都在修行的门槛之前,所以想要达到凝气一层,非常困难。

    杂役砍伐的木柴,挑的山间泉水,是丹房所需。

    杂役只要做到每日三餐顿顿不拉,也能进入外宗成为丹童,或许哪一天炼丹长老心情好了,赏下一些可以略微改变体质的丹药,从而便可修行。

    毕竟杂役的灵根只差临门一脚。

    至于正式弟子,无论是内宗外宗,都不用做任何杂务,有单人房间以供修炼。

    如果是内宗核心弟子,则有门派高层为师,每年还会下发一定数量的灵石以加快修炼的速度。

    要想成为正式弟子,只需达到凝气一层或者以上修为,自会被吸纳入宗门。

    只不过凝气三层以下的修士,在没有修为外放的情况下,相互之间是没有办法感应修为强度的。

    所谓天资,陈锐也了解了不少,天资就是灵根,每个人身体内多少都会具备,数量决定天资高低。同样的法术,天资高者的修炼速度甚至是天资低下者的百倍,千倍甚至是万倍。

    凡人寿命,绝大多数岁不过百,灵根不足一般不会有什么成就,这也就是为什么需要入门测试的原因。

    了解了这些之后,陈锐就在想,天生聚灵体到底是什么样的天资。

    还有,当初入门测试的时候,为何仅仅只是勉强合格。

    陈锐最关心的一件事,也打听了个大概。

    杂役是圣剑宗的最底层,他们的死活一般没有人过问。据曾牛说,他来的三年间也失踪了好几个杂役,说是不堪重负,逃离宗门……

    对于这些事,显然宗门高层已经习以为常,根本不在意……

    这九天以来,那独眼狼自然是日日刁难,但每日清晨看到生龙活虎的陈锐时,他内心升起了一个疑问。

    杂役区的常态,就是众杂役们整日里累成狗却不能完成一次工作的量,所以只能想方设法果腹。

    山间野果,野味也就成了众杂役的目标,然而,野果都有老人霸占,野味已经灭绝。

    多番分析之下,独眼龙觉得陈锐肯定找到了一处自己还没发现的野果林,以此充饥。

    第九日的深夜,陈锐练习完驱物术,按照往常的路线路过杂役区时,又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

    “老大,这已经是第九日了,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活下来的。”

    “嘿嘿,看来我监察的力度还不够啊,我看那小子肯定是发现了一处连我们都不知道的野果林。水牛,明天你什么都不用干了,给我牢牢盯紧了他!我要让他知道,什么人不能随便得罪。”

    “是,老大。您说的没错,除了这个解释,其他的还真想不到了。这么说,他找到的野果林,又要归老大管理了啊。”

    “这是自然!水牛,昨天你已经达到凝气一层,不日之内杂役师兄就会来找你,带你进入外宗。所以明日,就是你最后的机会。那个小子虽然有几分蛮力,不过现在的你对付他绰绰有余。”

    ……

    听到这些对话,陈锐嘴角微微上扬,暗道:“也好,这段恩怨也该到了了解的时候。”

    第二天一早,陈锐就醒了,从表情阴冷的独眼狼手中接过工具,走出杂役区,快速来到山泉处。今天他没有打水砍柴,只是选了一处大石头开始吐纳了起来。

    时间渐渐过去,一直到黄昏时刻,陈锐站起,摸了摸肚子,随即四下看了看,二话不说往山间密林内走去。

    在远处山石底下躲了半天的王刚,立刻精神一振,悄声匿迹的跟了上去。

    陈锐速度不快,慢悠悠的在林间左拐右拐,随着前行,草木越来越密,渐渐的已超过了杂役区所有杂役工作的范围。

    这般又走了一炷香时间,陈锐才停了下来。

    “你跟了那么久,可以出来了吧。”陈锐忽然转身,朝着身后密林冷冷说道。

    就这般沉静了一会儿,一处灌木扭动,旋即钻出了一个人,正是跟踪而来的王刚。

    此刻,王刚脸上虽有诧异之色,却没有多少惊慌。

    他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陈锐,杀机不断涌现。

    “王刚,你跟了我一路,到底想干什么?”陈锐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明知故问的说道。

    王刚眼睛一瞪,杀机不断上升。

    虽说认为陈锐有些蛮力,但他对自己凝气一层的修为有着绝对的自信。

    “闭嘴,老子的名字也是你这小杂种能叫的?你还以为站在你面前的还是那个对你毫无还手之力的我吗?告诉你,老子已经是凝气一层!识相的把你知道的野果林位置告诉老子,然后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如果你牙崩半个不字,那么今日你想死都难,老子要让你生不如死!”

    山间野果,若是特殊一些的,果子里也会蕴含少量天地灵气,这也是独眼狼他们非得霸占野果林的原因。

    “不!”陈锐依然镇定,话语出口,就一个不字。

    “真是给脸不要脸,既然如此,就叫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王刚冷哼一声,神色露出不耐,二话不说身子向前一迈,从怀中摸出一把铜色小剑,掐诀往前一点。

    这一点之下,立刻小剑飞出,带着呼啸之音直奔陈锐而来。

    陈锐双目一凝,掐诀中也是往地上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一点,那石头立刻飞起,直接往小剑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石头炸裂,那小剑也被冲击的一顿,前行的时候开始歪歪扭扭起来,就连速度也下降了很多。

    陈锐心脏跳动的速度略微加快,只是双脚一蹬地面,往旁边闪了开来。那小剑扑了个空之后,又前行了一段距离,落到了灌木丛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发生的时间很短。

    “驱物术!”王刚脸色大变。

    “小杂种,你隐藏的很深啊,竟然几天之内便达到了凝气一层,这种天资简直闻所未闻。不过,你没有法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哈哈,杀死你这样的天才,可真叫人兴奋啊!”王刚声音冰寒,他知道今天不把陈锐杀死,将后患无穷!

    “你确定你能杀我?”陈锐目光一冷,脸上露出残忍的微笑,随即微微一躬身。

    笑话,在踏入修行路之前,他都能轻而易举杀了同样是凝气一层的邓通。

    此刻的他,双眼通红,一脸嗜血之色,看起来不像个修士,倒更像个正在捕食猎物的妖兽。

    “同是凝气一层修为,我有老大送的飞剑法宝,说能杀你就能杀你!”王刚表情狰狞,旋即往灌木中一点。

    “起!”

    王刚话音落下,那把飞剑从灌木中极速射出,直奔陈锐。

    几乎在那把飞剑射出的瞬间,陈锐动了。他双脚往地面一蹬,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猛的向王刚冲去,那些灌木根本不能阻挡他的身形,其速之快,已然超过那向他追来的飞剑。

    王刚表情狰狞,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凝气一层之人竟然有这样的速度。他只能紧咬牙关,全力催发飞剑,往陈锐后心射去。

    也就是眨眼的功夫,陈锐已经到了王刚面前,一拳向他胸部轰出。

    一声轰鸣传出,王刚口中直接喷出鲜血,身体向断线风筝往后飞去,在接连撞断了好几棵大树之后,才掉下灌木中,不知死活。

    与此同时,那把飞剑悬于陈锐后背三寸处,发出嗡鸣之音,随即也是落下地面。

    凝气一层修士,虽说已经改变了体质,可这个阶段修士的身体强度不比凡人强多少。

    当然和陈锐这种被穷奇之血改造过的身体,更是无法相提并论。

    陈锐站直身子,看了一眼被鲜血染红的右手,再看了一眼那铜色小剑,沉吟片刻,便将其捡了起来,放入怀中。

    当他走到王刚倒地的位置时,那里已经鲜血满地,王刚的胸部炸开了一个血洞,此刻睁着眼,目中带着不甘和震惊,已经气绝身亡。

    陈锐看着王刚的尸体,沉默了许久。

    “修仙宗门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虾米吃我这种刚入门无依无靠的杂役,这几天我就看的彻底。”

    他一咬牙,在王刚的尸体旁边挖了一个大坑,随即右手一挥,将其推入坑中。

    陈锐深吸口气,双手往那些翻出的泥土一点,立刻泥土入坑,将王刚掩埋了起来。

    “王刚,你是我入修行路时杀的第一个人,我会记住你的。”

    陈锐长长吁了一口气,转身便走。

    他知道,王刚是第一个死在他手中之人,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忽然回想起东方剑谁说过的话,目中露出坚定,既然已经踏入这个世界,那现在该考虑的是如何很好的生存下去。

    只有活着,才能在修行之路上走的更远。

    “对于我来说,最值得珍惜的,就是父母亲!这件事的真相,我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

    夜幕下,密林中,陈锐缓缓前行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