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人不见了
    当陈锐回到自己屋舍的时候,曾牛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陈锐就一直坐在那里发呆,过了很久,他才甩了甩头,不再去想桃花村惨案。

    他挪动了下身子,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了吐纳。

    根据凝气诀里的介绍,凝气二层不比凝气一层,同样是灵气入体,二层将进一步改变凡人身体,使得身体更加适应天地灵气,感应天地灵气,所以所需要的灵气的量是远远超过凝气一层的。

    如果能获得一些珍贵的丹药或者拥有数量较多的灵石,凭借吸收丹药或纳入灵石内蕴含的庞大灵气,可以大大减少晋级所需的时间。

    因为丹药和灵石不比天地间游离的灵气,它们可以看成是庞大灵气的压缩体。

    “看来要尽快再提高几个档次,以便正式进入宗门,这样才能获得这些修炼资源。以我那所谓的天生聚灵体,达到凝气二层应该会很快。”陈锐暗道。

    按照凝气二层的心法,陈锐继续引导天地灵气在自己体内运行周天。说也奇怪,当达到凝气一层后,同样灵气的量再也没有让陈锐感受到痛苦。要知道,他达成凝气一层时,全身的血脉差点要被生生撑爆。

    一直打坐到了凌晨,忽然某个时刻,陈锐身体一震,身体略微有些颤抖,丝丝污垢从全身气孔泌出,散发出恶臭。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轻盈了许多,全身无比轻松。

    而自己的体内的灵气总量是凝气一层的数倍。

    “唉,又是这种污垢……”陈锐睁开眼睛,虽然埋怨那些透体而出的污垢,目中却露出喜色,刚才那一刻,他知道已经突破了凝气一层,进入了凝气二层。

    “九天时间,仅仅用九天时间便达到凝气二层,这天生聚灵体到底是什么样的体质?哈哈,看来我果然是个天才!”陈锐内心无比开心,起身走出屋舍,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之后,再深深的吸了一口夜间冰冷的空气,脸上笑开了花。

    “凝气二层!”感受着体内如溪流般运着的灵气,他很满意。

    “在这之前,还是先去把这身麻烦的污垢清洗一下吧。”

    陈锐脚步飞快,向山泉疾驰而去,在痛痛快快洗了个澡之后,心情大爽。

    知道陈锐达成凝气二层的,整个杂物区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杂物区的鼠目青年。

    此刻,他脑海轰鸣,一片混乱,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一脸茫然的坐在床铺上,喃喃道:“九天,仅仅九天就凝气二层!这……这怎么可能?”

    良久,他双眼恢复了神采,发出一种希望的光芒,如乞丐捡到了财宝,他兴奋的握了握拳头,道:“好,本来也没有抱什么希望,这下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陈锐洗净身体之后,又着手练习了驱物术,在凝气二层的修为下,他发现他能驱动的石头更加庞大,而且灵活度也大大提升。

    他若有所思的从怀中摸出了那柄古铜小剑,在驱物术催动下,那把小剑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一闪之下,直奔山间一块巨石头。

    “轰!”在触碰的那一刹那,巨石直接粉碎了开来。

    旋即,他又是一比,那把飞剑又极速飞了回来,漂浮在陈锐身前五寸处。

    “这就是凝气二层吗?竟然有这种威力!”陈锐对于那一剑的破坏力,也感到很吃惊。

    陈锐并不满足,继续练习了起来,在他能同时控制两把飞剑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现在是杂役们开始工作的时候,该是回去了,我倒要看看那个独眼狼会有什么精彩的表情。”

    陈锐收回飞剑,小心的放回怀中,离开了山泉处,往杂役区走去。

    此刻的杂务区颇为热闹,那些早起的杂役们,强打起精神从独眼狼那接过工具,拖着略有疲惫的身体继续砍柴,挑水。

    看着陈锐从杂役区外走来,独眼狼立刻目光一凝,看向陈锐,出声道:“陈锐,你给我站住!”

    陈锐神色平静,道:“不用师兄吩咐,我也会做完今日的工作。”

    “谁和你说杂务的事,我问你,看见王刚了吗?”独眼狼皱起眉头,昨晚他一直在等,等王刚的消息,可没等到。

    此刻见到陈锐,内心起了浓浓的阴云。

    “没看见。”陈锐语气平淡。

    “陈锐,昨天王刚出门前可是和我说了,他会一直跟着你。现在一整晚过去了,还没回来,你竟然和我说没看见?”话语中带着怒火,独眼狼内心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什么!”陈锐怒极而笑,冷漠的望着独眼狼,冷笑道:“跟踪我,他干嘛要跟踪我?我看那王刚多半是承受不住杂役的重负,偷偷跑掉了吧。就算不是,他王刚是你的手下,更是有手有脚,想去什么地方连你都不知道,难道我还知道不成?”

    陈锐的声音越来越大,引起周围一班杂役的围观。

    “有意思,堂堂大水牛王刚竟然不见了。”

    “和独眼师兄争辩的那人是谁?以前好像从没见过啊?”

    “敢和独眼师兄争论,还真是有胆啊。”

    ……

    一众杂役议论纷纷。

    “发生什么事了?”一道冷漠的声音忽然在人群外炸了开来。

    “张师兄。”众人循声望去,立马恭敬道。

    很快的,人群中分出两排,那鼠目青年张昊背负双手,缓步走了过来。

    独眼狼上前一步抱拳道:“见过张师兄。”

    张昊点点头,出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没……没什么大事,这点小事不足张师兄记挂,我会处理好的。”独眼狼紧张说道。

    他虽然已是凝气二层,不过他知道,眼前之人才是杂役区真正的管理者,修为更是达到了凝气四层,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陈锐上前一步,对着张昊抱拳一拜,说道:“此事还请张师兄为我做主,杂役王刚失踪了,这位独眼师兄硬说和我有关,正在逼问我,还请师兄主持公道。”

    陈锐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张昊看了陈锐一眼,目无表情,只是对着独眼狼淡淡道:“有意思,不过独眼狼,这件事就是你做的不对了,人家王刚有手有脚,有头有脑,人不见了不问你这个老大,怎么反倒质问起一个杂役了?”

    这句话倒是和之前陈锐所说的如出一辙。

    听到这句话,陈锐更加确定之前的一些猜测,暗道:“之前凝气四层的口诀心法也是,这次事情也是,他为什么帮我?”

    闻听此言,独眼狼脸上露出震惊,不过很快收回了表情,呵呵一笑,道:“张师兄说的是,我再派人去找找。”

    陈锐双目一闪,对着张昊继续恭敬说道:“张师兄,还有一事,也请你一并主持公道。”

    张昊看了陈锐一眼,点了点头,道:“你说吧。”

    陈锐没有犹豫,将独眼狼对他的刁难说了出来。

    独眼狼打压反抗他的那些杂役所用的阴招,在场的杂役基本都知道,却敢怒不敢言。因为他们知道了,张昊也不会为其出头。

    现在陈锐当着张昊的面直接说了出来,那些围观的杂役,都在看,张昊是否为陈锐做主。

    听完陈锐的叙述,张昊沉吟片刻,说道:“王朗,陈锐初来乍到,你也不要做的太过。”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张昊帮杂役,这还是头一次。

    独眼狼目中闪过不甘之色,但碍于张昊的压力,只能沉声说道:“遵从张师兄的意思。”

    张昊点了点头,旋即环顾了一下四周,朗声道:“一群混账东西,还不去干活,不想吃饭了?”

    一顿威慑,那些杂役急忙匆匆而走,抓紧时间工作了起来。

    也对,自己的事都摆不平,还好奇这档子事,要知道有时候好奇心害死猫啊。

    陈锐没有犹豫,快步走到独眼狼身后,拿起好的木桶和镰刀,转身便出了杂役区大门。

    出门之前,他还转身看了一下张昊,没想到此刻后者也在看他,而且冲他点了点头。

    行走在去往山泉的途中,陈锐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张师兄曾经说过,凝气一层将有资格进入外峰修炼,现在我都凝气二层了,他难道不知?或许这里面还有我不知晓之事,得找个机会当面问清楚。”

    “还有,那独眼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得赶在前面将其出手击杀!因为,我若不出手,他必定会想办法害我。”

    来到山泉处,他走入密林,寻了一处安静之地,入定吐纳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