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谁先出手?
    陈锐很快冷静,收起那些多余的思绪,跳入山泉中,将全身清洗了一遍。

    清洗一番之后,陈锐神色逐渐恢复平静,往泉下碎石连点,口中喝道:“起!”

    话音落下,那些碎石“噗”的一声从水下飞出,数量足有数十,在陈锐的操控下,各自做着不同的运动。

    “有了灵识之后,驱物术的运用果然比凝气二层时要上了一个层次,无论是操控的数量,重量,杀伤力还是灵活度,都不可同日而语。”

    深吸口气,陈锐在山泉旁边的草地上坐下,闭目养神,静等天明。

    “来到这杂役区,我本也不愿意招惹任何人,以我的能力本也可以作威作福,甚至可以不用打杂。但我不愿意伤人,故而对其他杂役也没有欺压。可那王朗,此人不仅招惹在先,更是指使手下王刚欲杀我灭口,唯独此人,我不能放过!”

    “今日,该是到了了结的时候了。”

    清晨一刻,陈锐睁开眼,慢慢起身,直奔杂役区。

    清晨的杂役区,一如既往,不少杂役已经早起,人来人往,开始了一天的打杂。

    几乎在陈锐走到杂物区的一瞬,一道恶毒的目光就向他看了过来,这道目光的主人正是王朗。

    陈锐没有丝毫犹豫,直奔王朗,脸上有杀机闪现,气势汹汹,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看着来势汹汹的陈锐,那些杂役纷纷一愣,这反常的表现顿时让他们诧异起来。

    因为这几个月以来,他们深知陈锐和王朗的关系。对于普通杂役来说,陈锐背后有张昊,王朗本身有着凝气二层的修为,都不是他们所能招惹。

    “莫非他想找王朗师兄的麻烦?不会啊,王朗师兄已经凝气二层,以凡人之身去找他麻烦,不是找死吗?”

    “我看未必,陈锐有张师兄罩着,真起了冲突,那王朗也必定不敢下杀手。”

    “难说,如果是陈锐主动招惹,万一出现变故,理却是在王朗那了。”

    “想不到这陈锐也是无脑之辈,竟真去找上门去,这一次恐怕会踢到铁板了。他真以为有张师兄做后盾,就能为所欲为了。”

    这些杂役久居这里,平日里被打压惯了,他们在嫉妒陈锐有着张昊做靠山。

    有些人心理极度扭曲,自己情况不好,非得看到情况好的人变成连他们都不如,才能发泄内心怨气。

    几乎就在看到陈锐表情的瞬间,那王朗冷哼一声,这几个月来的怒气终于到达了,直接一步跨出,右手抬起一挥,立刻从一个布袋中飞出一把银色小剑。

    这银色小剑一出现,立刻传出剑鸣,道道银芒闪现。

    “今日王某即便不杀你,也要将你全身经脉挑断,直接废掉。”

    那些杂役大多都没见过修士施展术法,此刻大骇之下,直接作鸟兽散,远远的退离开来。

    以凡人之身,被这种飞剑法宝波及,肯定有死无生。

    “是王师兄先出手!”

    “这怪的了谁,陈锐目中无人,一大早就不知道吃错什么药,竟然想对王师兄出手,这下只怕不能善了了。”

    看着陈锐表情依然没有变化,脚步更是不停,王朗终于爆发了。

    “疾!”

    话音落下,那银色小剑“嗖”得一声飞出,化作银芒直奔陈锐而去。

    几乎就在瞬息间,便临近陈锐。

    在一众杂役目瞪口呆中,只见陈锐只是大袖一甩,轰鸣回荡间,那银色飞剑直接弹回,王朗面色一变,嘴角露出鲜血,身子更是后退了几步,看向陈锐时满脸扭曲,嘶吼道:“这……这怎么可能!”

    陈锐面色略有苍白,自己刚刚踏入凝气三层,还没稳固,空手硬接对方法宝,有点力不从心。

    即便有着强悍的身体,刚才那一下还是蕴含了些许凶险。

    虽说与人斗法不多,但他无边森林的两年年不是白过的。

    再加上修为已经高于对方,陈锐很快镇静下来。

    “王师兄,陈某只不过来这里领取杂役的工具,你竟然对我下杀手?”

    陈锐怒吼一声,右手一抬,一柄铜色小剑飞出,直奔王朗,飞行中发出阵阵风雷之音,看其气势远远大于刚才王朗的一击。

    王朗双目瞪的滚圆,到了现在他还不明白,就枉做一个人了。

    “张师兄,救命!”

    情急之下,他一面大声呼救,一面催动银色小剑直奔陈锐的铜色小剑,这一次是下了必杀之心,全力施为。

    “噹!”

    金属撞击的脆响回荡,两把小剑全都往后弹开。陈锐身体一震的同时,那王朗直接喷出鲜血。

    陈锐双目一凝,他已经看到自己的铜色小剑出现了裂缝,显然按照品级来说,不如王朗的那把。

    “哈哈,就算你现在是凝气三层又如何,你没有好的飞剑,今天再斗下去最多两败俱伤!”

    陈锐闻言,没有丝毫犹豫,一点那把有着裂痕的飞剑,自己则是随同飞剑之后,一起直奔王朗。

    王朗面色难看起来,但却来不及多想,低吼一声,立刻又有一把飞剑从他腰间布袋飞出,连同那银色小剑一起,直奔陈锐。

    只在瞬息之间,陈锐的那把飞剑和对面的两把碰撞开来。

    “砰!砰!”陈锐的铜色小剑和王朗后拿出的飞剑直接碎裂,而那银色小剑的光芒消散大半,剑身上也有了许多裂缝,速度更是慢了不少。

    陈锐双目充血,注意力空前的集中起来,在那银色小剑刺来的瞬间,身体猛的侧移,鬓角处一缕头发飞起。

    看到这一幕,王朗全身瞬间冰冷了起来,他已没有可用的飞剑……

    他只能尽全力大吼一声:“你敢杀我?”

    “有何不敢,是你要杀我在先!”陈锐的身形犹如鬼魅,一晃之下直奔急急后退的王朗,一拳轰向王朗丹田,拳力所致,直接毁去丹田,损其经脉,将其修为一并摧毁。

    王朗在凄厉的惨叫中,身体倒飞而出,落入角落的特大水缸,不知死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在那些杂役们反应不及之际,王朗已经落败。

    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那些杂役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要废我经脉,我就废你丹田!”陈锐神色平静,在王朗飞出后冰冷的说道。

    四周杂役一个个面色苍白,当中有些机敏者已经看出了陈锐的心机。

    有杀人的实力,却一再隐忍,让对面先出手……这样不仅占理,更没有触犯杂役处门规。

    毕竟,有人要杀你,总不能傻傻的等着被杀吧。

    那王朗就是死,也白死了。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我杂物区行凶,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真是杂役区张师兄。

    此刻张昊脸色铁青,用冰冷的目光看着陈锐,道:“陈锐,你好大胆!”

    张昊丝毫没有给陈锐争辩的机会,身形迅速临近,往陈锐大袖一甩。

    陈锐目中露出精芒,张昊虽说脸有怒色,但没有杀机,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那一甩只是虚张声势,没有用上几分修为。

    随着一甩临近,陈锐假意身形向后飞出,随即重重的落入地面。

    “师兄听我解释!”陈锐捂着胸口,连道。

    张昊表情冰冷,冷冷说道:“好,给你三息时间!”

    “是王朗欲杀我在先,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陈锐一句话极速出口。

    闻言,张昊的表情似缓了一缓,指着一个远处的杂役问道:“你说,陈锐所说是否属实。”

    那被点到的人吞了口唾沫,强行镇定了一番,说道:“是王朗师兄先出手,不过……”

    “我只问你是否属实。”张昊用冰冷的话语打断了那名杂役的话。

    那人赶紧缩了缩头,不再说话。

    “既然是对方出手在先,那重罚可免,可你伤人是实,必要的处罚却免不了,跟我走一趟。”张昊看向陈锐,说道。

    陈锐颤抖的起身,走到张昊前面。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几个人把王朗捞上来。”张昊说完,头也不回,领着陈锐走向自己的屋舍。

    那几个跟在王朗身后狐假虎威的杂役,在张昊和陈锐走了之后,连忙将王朗从大缸里捞起。

    陈锐最后那一拳只是震散了王朗丹田,并没有夺其性命。

    陈锐清楚知道,一个修士丹田被毁,活着还不如死了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