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李兄
    那少年一愣,脸色顿时冰冷了下来,本来他以为仅仅凝气四层的陈锐没有那么快的速度。

    而且他自认为以自己的战力,凝气四层还没有资格打他的主意。

    收了宝贝,陈锐身形一动正准备逃离,他已经看出这个少年的不凡,此人斗法全凭近身搏杀,所使用的也仅是手中一柄长剑而已。

    “剑修!”一个念头划过脑海。

    也就在这个时候,陈锐停下了身形,望着小溪不远处的大树上,那里,不知道何时出现了几道身影,看着装恰是岳华派的人。

    此时,这几人正用一种戏谑的目光扫过陈锐和那个少年。

    “哈哈,运气不错,真没想到,竟然在这种地方找到七彩果,虽说不如彩云果来的珍贵,但也颇为不凡了。”听到其中一人那仿佛已将这七彩果当成了他囊中之物的话语,陈锐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四道身影从巨树上落到了离小溪不远处,陈锐谨慎的看了一眼,对这四人的修为有了了解。

    中间那人年纪颇大已到中年,修为高深,感受到他外放的修为,只怕已经至少已经凝气五层了。而其余三人修为在凝气四层。

    “李兄,此番我两偷摸进入这落龙废墟,已获得七彩果两个,刚好一人一个。然而,眼下情况不容乐观,你我可分头逃走,届时老地方汇合。”陈锐猛的看向那白衣少年,忽然开口道。

    话音落下,那白衣少年的脸色顿时无比阴沉。

    下一刻,陈锐双脚一蹬,再次施展了漂浮术,直接攀上了山壁,几个闪烁之间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只在眨眼间的功夫就发生了。

    “你们两个追那灰衣小子,这白衣小子就交给我和阿四了。”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厉声出口。

    方才那四人出现的刹那,陈锐就从双方的表情判断出,那白衣少年正像自己猜测的那样,不是岳华派的人。灵机一动之下,假装两人相熟,自己好浑水摸鱼,趁机逃走。

    无论那白衣少年,还是那中年男子自己估摸着都不是对手。

    此刻陈锐一路夺命狂奔,犹如林中妖兽一般,穿梭在密林之中。

    不一会儿,前方立刻传来咆哮声,有两只相当于凝气三层的妖狼直接扑来。

    但就在他们临近的一瞬间,陈锐猛的一跃,速度极快,避过之后继续疾驰起来。

    就在陈锐避过妖狼的同时,那两个凝气四层的修士面带杀机,正追击而来。

    看到妖狼挡道,那两修士二话不说,飞剑一挥,惨叫传出,那两只妖狼顿时死亡。

    “这个混账东西,东西乱窜,竟然惹出了不少低阶妖兽。”当中一人在追击中不由怒骂道,此刻两人内心都杀机弥漫。

    陈锐根本不搭理,继续呼啸狂奔,时间不长却已连续遇到了十多只妖兽,修为在凝气三到四层不等,但都被陈锐以强悍的身体能力避过。

    但追击而来的两个凝气四层修为的修士却没这等身体能力,以漂浮的速度根本没办法完全避过那些被惹怒的妖兽。他们都是从杀戮中冲出,遇到凝气四层的妖兽,更是鏖战一番,满身鲜血……

    一路下来,离陈锐的距离越来越远,一柱香之后,竟然已经远离了他们的灵识之外。

    “这个小杂种……下次遇到一定活剐了他!”两人鲜血淋漓,飞剑炸了不少,体内灵气消耗很大,他们知道再追下去,还没追到陈锐,便已落入妖兽口中,成了妖兽口中食。

    至于陈锐本身在无边森林中活了两年,这种事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而已,所以消耗并不算大,一路狂奔之下,竟来到了一处奇异之地。

    陈锐停下脚步,看着前方。

    这里古树参天,枝繁叶茂,地面上布满枯枝烂叶,时有毒蛇,蜈蚣等毒物爬过。多人合抱的千年巨树比比皆是,各种奇花异草随处可见。还有一些腐烂树叶以及生物尸体上散发出腐朽的气味,常年累积之下,竟然变成了瘴气。

    说这里奇异,并非是这些,而是在陈锐的灵识横扫中,竟然没有发现任何妖兽。

    陈锐内心警惕,但还是抬起脚步往前走去,行走间,时而左,时而右,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一个时辰……

    在进入这奇异森林的第五日,陈锐停下了脚步,呆呆看着不远处,内心震撼。

    展现在他前面的,是一座庞大的废墟,一眼看不到尽头。断壁残垣,那些破败的废墟上面,已经缠绕着无数藤条类的植物,即便从上空看去,由于森林过于茂密,也看不出来,此地竟有这等庞大的废墟。

    地面上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缝,深不见底。

    细看了许久,陈锐忽然目光一凝,发现了前方极远的废墟深处,传来了一股极为浓郁的灵气波动。

    他目光闪动,没有犹豫,抬起脚步继续走去,随着前行,那股灵气波动越来越浓。

    一路所过,断臂残垣下,有着数量极多的尸骸,还掉落了一些兵器和破碎的法宝。

    一柱香之后,他眼前出现了一道扁平的光线。

    陈锐内心震撼,他已看出,这光线内部蕴含了一股庞大的灵力。

    细细观察之下,他发现这光线是从地面的裂缝射出,而他感到灵力的源泉,正是在地底。

    沉吟片刻,他从裂缝中跳下,下落过程中,四周的灵气越来越浓,气息之中,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

    他站定身形,仔细观察了四周,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道石门,石门上雕刻着,惟妙惟肖!

    浓郁的灵气就是从这石门裂缝中冒出。

    他下意识的往石门走去,可近到石门三尺左右,仿佛有一股巨力在阻挠自己前行。

    “难道是阵法禁制?”陈锐忽然想起凝气诀中的一些关于阵法和禁制的介绍。

    陈锐无奈,感受到那股滔天巨力,如果自己强行硬闯,只怕会被轰至支离破碎。

    他看了一眼,无奈中摇头,暗道:“即使入不了石门,仅仅以这里灵气的量,都比我那洞府要浓郁数倍不止。”

    叹息中,他正准备盘膝坐下,开始吐纳。

    就在这个时候,他眉心忽然红芒大涨,随着红芒的凝聚,形成了一枚庞大的古玉虚影。

    在陈锐反应不及之际,那古玉虚影直接射向那道石门。

    嗡鸣声陡然响起,那厚重的山门缓缓打开,一股浓郁到令人感到厚重的灵气直面而来。

    陈锐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那轩辕古玉的玄妙,震惊不已。

    这一次他再没犹豫,直接走了石门之内。

    这是一间石室,石室中间有一具白骨残骸,死去已不知多少年,这白骨的眉心之处,有一枚生锈的铁钉,此刻正散出极度浓郁的煞气。

    陈锐只是看了一眼,便感到全身燥热,鲜血似要从自己全身喷洒而出。

    陈锐急忙收回目光不再去看。

    这具残骸身上,准确的说应该是残骸覆盖的地面上,正散出浓郁至极的灵气。

    “这……这难道就是凝气诀中介绍的聚灵阵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