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拼死一搏
    “恩?果然是这小子拿走了七彩果!”那黄色身影听得此言,不由发出一声冷哼,紧接着轰鸣回荡,那两人似乎展开了生死厮杀。

    取了一个空挡,那黄衣人冷笑一声,单手一拍储物袋,一把飞剑直接飞出,直奔疾驰中的陈锐破空而来。

    陈锐脸色阴沉,那白衣少年却是以相同的方法将自己拉下了水。

    “来而不往非礼也吗?”

    旁人听白衣少年的口气,陈锐和他的确是相识,两人一同摸进了被岳华派封锁的落龙废墟,不仅如此,还获得了不少天材地宝。

    他这么一说,就让陈锐不得不出手相助。

    如果陈锐单独逃走,只怕那黄衣人将其斩杀了之后,陈锐也难逃追杀。

    即使这事很巧,话里破绽很多,但有一件事却是千真万确,那就是陈锐的确取了七彩果。就为这一点,那黄衣人也会追杀到底。

    “算你狠!”稍微分析了下局势,陈锐紧握拳头,眼下骑虎难下,只能拼死一搏了。

    他已经看出那白衣少年虽然修为只在凝气八层徘徊,但一身剑术颇为玄妙,虽说被凝气九层的修士全面压制,却能坚持不久。

    “加上我现在的实力,以二敌一,未必没有胜算!”

    陈锐猛的转身,直接掐了一个诀,一个巨大的火球飞出,直奔那呼啸而至的飞剑。

    “轰!”

    没有丝毫犹豫,陈锐再拍储物袋,储物袋里仅有的三把飞剑破空而去,直奔那被火球阻挡的飞剑。

    他清楚知晓,以自己凝气八层修为仅靠弄焰诀的火球是绝对无法阻挡对方的飞剑。

    砰砰,陈锐浑身一震,在碎了两把飞剑的代价下,终于将对方飞剑抵挡。

    “李兄,你受伤很重,我来助你!今日唯有死战,才有生机。”在挡下黄衣人飞剑并收回红色飞剑的瞬间,陈锐一步跨出,怒吼出声道。

    陈锐的意思很明显,以白衣少年重伤之躯,即便在自己阻挡黄衣人的时候,后者趁机脱身,但由于受伤过重,依然逃脱不了被灭杀的噩运。

    自己这里也是相同的情况,如果白衣少年被斩杀,那么自己独木难支,也难逃一死。

    “好,那我们就豁出性命和此人一斗!”白衣少年颇为机敏,瞬间理解了陈锐的意思,斗法间也怒吼出口道。

    眨眼之间,陈锐已经临近,掐诀中,一条手臂粗壮的火蛇,带着炽热高温直奔那黄衣人而去。

    与此同时,那白衣少年压力一轻,也是凝聚全力一剑刺出!

    “你们找死!”黄衣人面色一变,危机关头身子急急退后,右手猛的一拍储物袋,立刻飞出五把飞剑,两把直奔火蛇,另外三把奔向白衣少年。

    “轰!”

    “铛铛!”

    火蛇消散,陈锐被那飞剑的冲击直接震退一丈,而那白衣少年将三把飞剑击落后,也是口喷鲜血急忙后退。

    击溃火球的两把飞剑,得理不饶人,直奔后退的陈锐。

    陈锐内心狂跳,气血上涌,如果对方不是分心对付白衣少年,自己已经重伤倒地。

    修为差距实在太大!

    生死之间陈锐没有慌乱,大手一挥,那把血红色飞剑瞬间飞出,再次撞向了迎面而来的两把飞剑。

    “铛”的一声,双方飞剑各自倒退。

    “嗯,灵级中品!”黄衣人面色再次一变。

    就在这个时候,那白衣少年在怒吼中催动一种奇妙的身法,长剑点地,前行中跳出丝丝火星。

    不仅如此,此人全身忽然爆发出血芒,一股煞气顿时弥漫四周。

    黄衣人不敢怠慢,眼中精芒一闪,一拍储物袋,二十多把飞剑齐齐飞出,剑光刺眼,气势磅礴,随着他右手抬起向白衣少年一指,立刻这二十多把飞剑化作道道长虹,笔直的冲去。

    这一次,他已经施展了全部飞剑,势必要将这难缠的剑修少年一击毙命。

    但那白衣少年甚是凶悍,身影一往无前,临近飞剑时,爆喝一声:“起剑式!”

    几乎在他话语传出的刹那,立刻那长剑之上带起一道白色的剑气,剑气瞬间飞出,直奔那些来临的飞剑。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奇妙的剑术施展而出的剑芒下,那些飞剑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齐齐倒卷,如失去了控制,歪歪扭扭中更有不少直接崩溃。

    看到这一幕,陈锐一咬牙,一拍储物袋,那枚取自白骨残骸眉心的生锈铁钉瞬间飞出。

    在发出的一刹那,滔天的煞气轰然爆发席卷,那黄衣男子脸色终于大变。

    铁钉带着滔天的煞气,呼啸而过,直奔黄衣男子的眉心。

    黄衣男子右手抬起凝聚全身修为往前一指,一道无形的波纹爆开。

    “轰!”

    白衣少年的剑气先一步赶到,撞上这无形波纹时直接发出一道轰鸣巨响。

    黄衣男子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鲜血,在这一刹那,生锈铁钉紧随而至。

    顾不得伤势,黄衣男子右手抬手,伸出食指再次一指,一股修为冲击顺着其手指射出。

    然而,这铁钉却是顶着黄衣男子凝气九层修为的全力一指,轰轰而进,直接刺在了他手指上。

    瞬息之间,那根手指直接被炸的粉碎,在黄衣人凄厉嘶吼的同时,那生锈铁钉也是倒卷回到了陈锐身前。

    陈锐自身在反震下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此刻气喘吁吁。

    方才以那驱物术施展铁钉时,自己全身灵气竟被吸取了一大半。

    如今若再施展铁钉,只有一击之力。

    再看那白衣少年,已经变成了红衣少年,此刻气息萎靡,似乎刚才那一道奇妙的剑气,也消耗了他大部分的灵气,看情形也只剩下一击之力。

    不过最为惊恐的是黄衣人,刚才手指被粉碎的瞬间,他发现自己全身的生机还有灵气似乎被那奇异的铁钉吸走了一部分,此刻脸色狰狞,死死盯着漂浮在陈锐身前的那枚铁钉。

    看到黄衣人手上鲜血淋漓,脸色也是极为苍白,陈锐吼道:“李兄,你再施展一次刚才的剑法,我便以这铁钉取他性命!

    ”这次我会以全身血脉,用出最强一式!”

    知道彼此没有退路,那白衣少年没有丝毫犹豫,怒吼一声再次催动身形,长剑点地,直奔惊魂未定的黄衣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