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木晨
    看那白衣少年已经行动,陈锐也不再犹豫,往前一点,生锈铁钉在吸取了他剩余所有的灵气时,瞬间呼啸而出,对着黄衣人轰轰而去。

    黄衣人目中杀机一闪,一拍储物袋,立刻一张黄纸出现在他身前,上面有着复杂的图案,散出道道磅礴的灵力。

    这是他最强大的法宝,今日生死危机不得不用。

    他往符纸打出道道灵气,随着灵气的打入,这符纸发出璀璨金芒,观其威能,一旦爆发,威力不俗。

    黄衣人毫不犹豫,猛的一甩符纸,符纸带起一道金芒直奔来临的铁钉和白衣少年。

    “起剑式!”

    刹那间,双方最强的一击轰然对碰,轰鸣之声回荡,在这遗迹之地传出了老远。

    轰鸣之声不断回旋,在消耗了白衣少年剑气的同时,那符文已经黯淡了下去,白衣少年直接喷血倒卷,落地后死活不知。

    而在黄纸符文黯淡下去的瞬间,那枚生锈的铁钉,在这一刻猛烈的冲出,穿透了黄纸,直奔面色苍白的黄衣人而去。

    在黄衣人带着绝望而且毫无血色的表情中,那枚铁钉直接从他眉心刺了进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四野,黄衣人整个身体在肉眼可见中慢慢萎靡,最后竟然被吸干了全身血肉,只留下被长袍包裹的白骨缓缓落地。

    陈锐面色一样苍白,此刻体内灵气已经枯竭不说,在那符纸金芒的反震之下,全身犹如散了架,处处透出剧痛,如若不是强悍的身体,只怕已经被那股反震之力搞的分崩离析了。

    噗的一声,在喷出一口鲜血之后,陈锐整个身体摇摇晃晃,几欲倒地。

    “受伤过重,只能就地疗伤!”

    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盘膝坐下,吐纳恢复。

    直至过了三个时辰,陈锐睁开了双眼,勉力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收回了铁钉和那散落一地完好的飞剑。

    之后,他先是走到黄衣人的尸骸面前,掐诀中一道火苗飞出,直接将其衣服焚毁,再大袖一挥将那尸骸抛入到旁边的废墟中。

    然后,他又缓缓的走到了那白衣少年跟前。

    此刻,这白衣少年已经清醒,只是受伤太重,几次挣扎想起身,可是都没有成功。

    陈锐沉吟片刻,道:“我知道一处疗伤场所,来吗?”

    白衣少年看着陈锐,沉默不语。

    “放心,我不会害你,拉人下水之事,我们在彼此身上都用过,此事可以揭过。你现在受伤很重,我若杀你,也只是瞬息之间。”看出对方的警惕之意,陈锐淡淡说道。

    陈锐并非凶恶歹毒之人,说起来,还是他自己陷害对方在先。

    闻言,那白衣少年艰难的点了点头。

    陈锐点头,弯腰欲要将白衣少年扶起,后者淡淡道:“不用,我自己来。”

    这一次,白衣少年终于在挣扎中站起。

    就这样,在陈锐的带领下,两人踉踉跄跄重新回到了那间石室。

    虽说聚灵阵已坏,可此地的灵气依然要比外界浓郁许多,作为疗伤之用最合适。

    沉默无言,两人分别寻了一处位置坐下,盘膝打坐了起来。

    “给!”白衣少年将一枚白色丹药往陈锐一扔,陈锐接过。

    “这养气丹效果很好,将其服下。”

    陈锐看了一眼这丹香扑鼻的白色丹药,略有迟疑。

    白衣少年一笑,再次取出一枚一模一样的丹药,径直吞了下去,说道:“我木晨不是那种恩将仇报之人,今天一战,如果不是有你帮助,我必死!”

    说完之后,闭上了眼睛,吐纳了起来。

    陈锐自嘲一笑,也将丹药吞了下去,笑道:“彼此彼此!”

    十五日时间,两人在丹药的辅助下,吸收了石室中所有残余的灵气后,终于将伤势复原。

    不仅如此,那木晨的修为已经在凝气八层稳定了下来。

    陈悦也惊异于这木晨强悍的恢复力,照理说他受的伤比自己要重,居然和自己差不多相同时间恢复。

    此人不仅是剑修,而且来历不凡,不然也不会在半年时间内从凝气四层窜到凝气八层。

    出了裂缝,那木晨问道:“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陈锐!”陈锐说道。

    木晨点点头,说道:“不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沉吟片刻,陈锐说道:“我想去取彩云果!”

    闻言,木晨沉默良久,终于咬牙说道:“我们一同前往,若真的拿到彩云果,此物归你,如何?”

    陈锐答应了下来。

    事实上,在一番相互算计后,又一同力抗强敌,彼此都有一番欣赏。

    陈锐和木晨身形穿梭在布满参天巨树的森中,两人的速度均是极快。

    “出了这森林,就到了落龙废墟的深处了,那里生存着不少强悍的妖兽。每只强大的妖兽都有自己的地盘。”木晨目光闪动,看向前方一处庞大的山谷。

    “嘿嘿,我运气不错,这一次不仅拿到了很多天材地宝,更是在他们一队主力和一只聚灵期的强大妖兽争斗的两败俱伤之际,收走了妖兽的尸体,吃下了那只妖兽的妖晶。”随着交流,这木晨的话语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也就是他们派出修士追杀我的原因。”

    陈锐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敢在虎口夺食,这木晨可谓是胆大包天。

    “你直接将聚灵期妖兽的妖晶吞下?”陈锐吃惊道。

    “血脉缘故,不仅如此我还将获得的天材地宝一股脑儿吃了下去,嘿嘿。可正要完全吸收之际,被他们一个凝气九层的修士发现了。”

    “真亏你能活下来!”陈锐低估了一句。

    “我可是看准时机出手的,当时双方激战,那只妖熊虽然击杀了对面几乎全部的修士,自己也走到了末路,我运气不错吧。”

    闻言,陈锐不由脸部肌肉抖动着。

    “只不过那颗七彩果被你拿走了。”

    交谈中,两人已经出了森林,站在了谷口。

    山谷周围,布满了无数骸骨,仔细辨认下,修士妖兽的均有,一股股暴虐的灵力,从那山谷中蔓延开来。

    两人对视一眼,压制气息之后,从山谷两侧爬了上去,然后目光看向山谷之中。

    此刻庞大的山谷之内,道道庞大的灵气纵横肆虐,夹杂着恐怖的暴戾气息扑面而来。

    山谷的尽头,数十个修士正围攻着一道高达数十丈的巨大身影,那身影散出的气息,直令陈锐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