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轩辕外经
    这轩辕外经是一种炼体的功法,从那浩瀚的信息来看,这种程度的炼体功法若是能修炼圆满,其强横的程度,绝对能够毁天灭地。

    “不过,从我现在获得的信息来看,那只是轩辕外经的第一层。仅仅是这第一层,便消耗了如此之多的资源。”

    看着地面上残留的灵石,陈锐只能苦笑。

    “没事没事,物有所值,物有所值!哈哈哈!”陈锐嘴都要笑裂了。

    他收起了灵石,盘膝坐下,开始修炼起了这轩辕外经。

    轩辕外经第一层所说的是拿天地灵气来炼体。

    一般来说,修士吐纳灵气,讲究的是炼气,以天地灵气汇聚体内,从而转化成灵力施展种种法宝,甚至是神通。

    灵气虽然能够改造体质,但这种改造和轩辕外经比起来,却是有着云泥之别。

    陈锐相信,即便是一般的炼体功法,和轩辕外经也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时间不知不觉又是过了三个月,陈锐感受着轩辕外经的精妙和浩瀚,不停修炼着。

    陈锐拿出一些灵石,在轩辕外经的运转法门下,体内灵气在不停的洗刷着,经脉,甚至是骨骼。

    他的在一天天中,都在逐步变强。

    陈锐睁开了双眼,缓缓起身,舒展了下身子,顿时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一股强大的力量顿时弥漫全身。

    而他的皮肤外,隐隐间似有古老符文的光芒出现。

    这种力量是肉身的力量,和灵力之能无关。

    现在的陈锐,在轩辕外经第一层上已经有所成就,但还没有达到外经中描述的大成,甚至是完美。

    陈锐不由再次暗叹一声:“越是强大的功法,修炼的条件就更苛刻。如果不是穷奇之血的改造,仅仅是轩辕外经第一层灵气的淬炼,我只怕都会承受不住。庞大的灵石消耗,也不是一般凝气修士能够负担的。”

    陈锐看了一眼洞府,随即不再犹豫走了出去。

    在陈锐走出洞府之际,在另一处洞府中,木晨也是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轰!

    在那清秀的脸庞上,却在双眼睁开的刹那,一道猩红之色顿时极速射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凶戾之气,如同飓风般,自其体内疯狂的席卷开来。

    这股气息当中,似还隐藏了一种炽热之力。

    这眼神与其说是修士之眼,不如说是一尊来自远古的凶兽。

    “砰!”

    洞府大门直接炸裂开来,陈锐双目不由凝视过去。

    一身白衣的木晨直接走了出来,全身上下再也没有那股凶戾之气。

    陈锐不由双目一凝,暗道:“这小子,竟然达到凝气九层了。”

    一个滑翔,陈锐飘飞过去,走到了木晨面前,笑道:“恭喜木兄了,修为又进一步。”

    木晨看了陈锐一眼,不由一愣,陈锐的修为看起来没有变化,只是给木晨的危险程度没有丝毫降低。

    “陈兄,看来这次闭关你也有些收获啊!”木晨笑道。

    陈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说道:“木兄,接下来我要回归宗门,你呢?”

    沉吟片刻,木晨方才说道:“我继续游历,磨练剑术!”

    “那好,我们就此别过了,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见面。”陈锐向木晨抱了抱拳,随即再没犹豫,转身离开了荒山,赶回宗门。

    看着陈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这小子身上的秘密不少,真期待下一次见面。”

    片刻之后,木晨朝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陈锐归心似箭,从荒山回到圣剑宗圣剑峰,才用了不到七日的时间,这得益于修为长足的进步。如果换做之前的陈锐,恐怕要花费两倍的时间。

    来到圣剑峰之后,陈锐紧绷的心情舒缓了许多,马不停蹄的脚步也是逐渐放慢,信步对着圣剑峰试炼阁走去。

    途经修为交流所之时,虽说也看到里面有人在斗法厮杀,不过陈锐倒没有多做关注。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他已经有了计划。

    先是回到试炼阁交还玉简,然后想办法搞到凝气最后三层的心法。

    当他来到试炼阁的时候,果然,那个蓝袍中年人正在打坐。

    陈锐没有言语,只是将那玉简放回原来的地方,随即走出了大门。

    就在这个时候,蓝袍中年人双目陡然睁开,暗道:“怎么可能,短短时间内竟然从凝气四层达到凝气八层!难道在落龙废墟得到了什么惊人的造化?嗯,有必要处理一下了。”

    随着陈锐离去,蓝袍中年人也立刻离开了试炼阁。

    回到洞府的路途中,陈锐正在考虑该怎么将凝气最后三层的心法搞到手。正行走时,忽然他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脚步停了下来。

    在他的前方,正有五个内宗弟子迈步走来。

    当先一人是一个青年,青年外貌俊朗,步伐飘逸,在那五人当中可说鹤立鸡群。他身披一件白袍,显然不是内宗的道袍。

    他神色淡然,信步走来,他身后跟着四个男子。这四人均是身着蓝色道袍,仿佛白衣青年的护卫一般。

    陈锐不由一惊,心底暗暗猜测,能让四个筑基弟子如此恭敬之人,会是什么人物。

    “苏师兄,两年后,开启圣剑锋修内门修为大比,师弟在这里先行恭贺了。”

    “是啊,当初苏师兄来到圣剑宗,可说是震撼了整个宗门。如今过去了八年,师兄的修为更是达到了筑基圆满,这一次夺冠可说是手到擒来。”

    “你们这就不知了,苏师兄的目标是十年后的三大主峰弟子修为交流!只要能一举夺冠,便有机会修行清风诀!”

    “哈哈,怎会不知,也只有清风诀方才配得起苏师兄。”

    这个时候,走在前头的白衣男子温和开口,说道:“莫要胡说,圣剑宗非一般宗派,本宗圣典清风诀苏某也曾听过,乃是少有的精妙法诀,若能修得清风诀,苏某此生无憾。”

    这个白衣青年,正是圣剑宗筑基期弟子当中最为耀眼的人物,苏无戏。

    “师兄教训的是,以师兄如此天资加上背景,都对清风诀这般推崇,师弟受教。”

    五人交谈时,向着陈锐走来,只不过他们眼中丝毫没有陈锐的存在。

    他们看都不看陈锐一眼,径直从陈锐身边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