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资源分配
    “你继续装,我知道你想出其不意给我一击,但你没这个机会,在你出手之前,我会先将你废掉!”话语中,陈锐一怕储物袋,那枚生锈的铁钉直接飞出,顿时煞气弥漫至整个洞府。

    “别……咳咳……”姚武立刻出声,随即在全身颤抖中坐了起来。

    “给我一个解释。”陈锐冰冷开口。

    看着悬浮在陈锐身前的奇异铁钉,姚武冷汗直冒,沉吟片刻,说道:“赵山和我同时进入宗门,看在同期的份上,我想帮他一把,可惜陈师弟实力强大!”

    “你想找死那我成全你,我可以先将你彻底打残,再将你带到修为交流所,最后那里就是你的墓地!相信我,陈某有这个实力。”陈锐双目一冷,沉声开口。

    咬牙中,姚武还是沉默了下来。

    陈锐双目精芒一闪,没有再逼问,只是淡淡道:“你不说也罢,不过今日你招惹在先,需要付出代价,将你的储物袋抹去灵识烙印交出后,就可以滚了!”

    沉吟许久,姚武默默的取下了储物袋,抹去烙印后丢给了陈锐。

    陈锐接过之后点了点头,顺手打开了洞府的大门。

    姚武颤抖的爬起,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在他走出大门之际,陈锐双目一闪,忽然出声道:“试炼阁师兄!”

    话语出口,姚武全身颤抖了一下,随即缓缓的走了出去。

    姚武颤抖的那一下没有逃过陈锐的眼睛,这已经完全能够说明问题了。

    彩云果任务虽然没有完成,但修为却突飞猛进达到了凝气八层,令那蓝袍中年男子起了疑心。

    “那人必定猜测我获得了什么造化,所以便让姚武过来取我的储物袋,以探虚实。唉,是我大意了,这是修真界,不是桃花村!桃花村之人个个质朴,绝无害人之心。东方大叔说的没错,修真宗门比无边森林更加险恶,因为人不是兽!”

    “多想无益,还是尽快提升修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应对一切突发情况。”

    陈锐看了一眼姚武的储物袋,随即将其打开,一众物品飞了出来。当中有下品灵石两千多,还有十几把把飞剑,以及一些杂物和不入流的法宝。

    当陈锐看向一本小册子时,不由眼睛一亮。

    他打开一看,果然是凝气最后三层的心法。

    有了这凝气期最后的心法,陈锐心里大安,开始了深居简出的生活。

    时间一天天过去,整个圣剑宗,充满了紧张的气息。

    所有的圣剑宗弟子,都在准备两年后的大比,一旦获得较好的名次,那么便会被宗门赐予法宝,丹药,灵石等等。

    大比分为三种,一种是内宗蓝袍弟子,一种是内宗青袍弟子,还有就是外宗九峰弟子的比试。

    青袍弟子取得不俗成绩自然拥有更好的修炼资源。外宗弟子则是能进入内宗。

    所以,外宗弟子也是异常兴奋,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生命运的转折,

    更让他们眼红的,是这次大比有着特殊的意义。

    内宗大比蓝袍弟子前十者,便成为整个圣剑宗的核心弟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陈锐方才知晓,圣剑宗核心弟子有机会修炼圣剑宗的圣典,“清风诀”。

    这清风诀是圣剑宗开派祖师留下,据说是一本剑典。

    也就是说,能在清风诀上有所成就,便有机会成为剑修。

    所以,私底下圣剑宗的所有弟子都是磨刀霍霍,鼓足了尽头。

    这一切的紧张气息和陈锐没有任何关系,对于眼下阶段的修炼资源,他已经太多了。至于清风诀?他肯定是无缘,凭两年的时间,他不可能去和那些筑基期的蓝袍弟子一较长短。

    他整日里除了了解一些宗门内的人和事之外,就是修炼。无论是凝气修为,还是轩辕外经的第一层,都在修炼中有着长足的进步。

    在这期间,他终于查探到张牧的来历。

    原来,那试炼阁的蓝袍弟子就是张牧。

    此人修为筑基中期,常驻试炼阁,监管内门弟子的试炼任务。

    在得知这些消息后,陈锐暗做决定,事关桃花村惨祸以及山贼抢书的隐秘,只待修为有成,新仇旧恨一笔清算。

    在大比之前的一个月,陈锐被圣剑峰峰主传召到了峰顶大殿。

    陈锐初次看到这大殿,才觉得此殿的宏伟,内心惊叹不已。

    大殿的首位坐着白袍老者司徒礼,下方八个座位上都已经坐满了黑袍老者。

    此刻每个人都是目光炯炯的看着陈锐,体内隐藏着可怕的修为,陈锐看不透。

    不过在陈锐感觉起来,这些人似乎不弱于剑门的丁典,至于那白袍老者司徒礼,则是和吴老怪相当。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白衣青年立于司徒礼的下首位置,此人面白如玉,俊朗非凡,不是苏无戏还是谁人?

    一个筑基期的弟子能舍道袍而身穿白衣,可见其地位。

    此刻苏无戏站在那里,平静了看了一眼陈锐,就闭上了双目。

    被几个修为高深的老者盯着,陈锐都感到阵阵灵压,他内心忐忑,却不知道为何会被传唤到这里。

    “陈锐!”许久,大殿中,坐在主位的峰主司徒礼缓缓开口,面带笑意。

    “不错,几年时间便达到了凝气九层的顶峰。有此天赋,你会享受到宗门更多的修行资源。可你也要记住一点,获得了宗门的赐予,就要努力修行,将来能为宗门承担一些责任!”话语中,司徒礼神色不怒自威。

    陈锐站在那里,没有言语,看向司徒礼。

    “各位师弟,我们商议一下,这陈锐的修行资源该如何分配。”司徒礼微笑开口。

    “陈锐这小子不错,以区区杂役达到凝气三层进入内宗,为了补偿宗门的失误,这一次自然要将主峰当中最好的几处洞府送出。”说话的正是当初接待陈锐的矮小老者。

    “不错,峰顶飞瀑那有一处洞府,乃是本峰最好的洞府之一,依老夫看,就将那洞府赐给陈锐吧。”又一个黑袍的长老缓缓开口,看向陈锐时,带着赞赏之意。

    “此事不妥,陈锐虽说天赋出众,可毕竟还没筑基,仅仅凝气修为,便赏赐这样的洞府,有些不公。”这一次说话的正是坐在苏无戏旁边的一个黑袍老者。

    “二师兄说的没错,我宗派立足的根本,就是看对宗门能有多少奉献,现在陈锐寸功未立,就有如此赏赐,只怕不能服众。”

    很快的大殿内,有三个长老拒绝,三个长老同意,还有两人沉默不语,没有表态。

    就在这时,司徒礼看向始终未发一言的陈锐,说道:“陈锐,你自己说说看吧。”

    沉吟片刻,陈锐向着司徒礼一拜,平静道:“峰主大人,陈锐自问无德无能,况且正如各位长老所言,还没有对宗门做出什么贡献,那洞府不要也罢。不过,陈锐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会心安理得的住到那洞府当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