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中土苏门
    陈锐声音平静,话语一处,那些发言的长老都沉默了下来,唯有司徒礼面含笑意,看向陈锐的目中,带有赞赏之色。

    “好了,看来是老夫有些着急了,至于修炼资源一事,等陈锐筑基成功时再说。”

    陈锐恭敬道:“峰主,诸位长老,为了不辜负诸位的厚爱,晚辈先行告辞,想抓紧时间修炼。”

    司徒礼点了点头,大袖一挥,说道:“好,那你先行退下吧。”

    陈锐躬身告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等。”

    陈锐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说话之人,苏无戏。

    “不知苏师兄有什么赐教?”

    “请将姚武之物还给苏某!”

    此言在传出的一刹那,立刻使得在座的圣剑宗高层一愣。

    陈锐身体一僵,盯着苏无戏,他能感受到对方在圣剑宗的地位。

    此人敢当着峰主和长老的面为姚武出头索要储物袋,可见一斑。

    此刻,他们都没有言语,只是默默的看向陈锐。

    “是那姚武出手在先。”陈锐辩解道。

    陈锐实在想不到,苏无戏作为内宗筑基弟子的名人,竟然会为姚武出头。

    这里面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隐秘。

    陈锐此刻思绪万千,当然他可以主动服软,交出储物袋,然后赔礼道歉几句,今日之事或许就能揭过。

    但不知为什么,他此刻心中满腔热血,堂堂男子汉,要有骨气,生死虽大,但若没有了傲骨,还谈什么修行。

    今日若违背本心,主动服软,那么在将来的修行道路上必定会留下道心上的破绽,说不定此生难以有所大成就。

    想起前世,学生时代时,就有人喜欢拍老师马屁,进入职场,许多人在上司面前唯唯诺诺,溜须拍马,用尽方法,只为博得一个上位的机会。

    前世时,陈锐就是不适应这种公司上下属间的潜规则,所以他才会成为自由职业者。成为一个被社会淘汰之人。

    或许是性格使然,他虽然生活在社会底层,可自由自在,不需看他人脸色,活的心安理得。

    此刻,他脑海中又浮现了东方剑谁对于修行一途的阐述。无论是修道,修仙,还是修真。

    不敢按照本心走下去,那样的道路,怎能算修道?

    没了傲骨,怎么成仙?

    没有节气,如何能探索世间真实,如何修真?

    所以,他决定拒绝交出自己正当防卫得到的资源。

    “姚武和我有旧,你既然抢他的,那苏某便抢你的吧。”苏无戏依然面带微笑,话语出口时,却透出一股霸道之意。

    此刻他一步迈出,右手只是随意抬起向陈锐一指。

    整个大殿气息骤然改变,陈锐的身子如被凝固,即便有着轩辕外经第一层加上凝气九层的修为,依然一动也不能动。

    苏无戏神色没有任何变化,继续走出一步,这一次大袖一甩,砰的一声,陈锐整个身体犹如被铁锤重击,身形直接倒卷,嘴角溢出了鲜血。

    但他在落地的瞬间,虽说全身颤抖,可笔直站立,没有躺下!

    此刻,陈锐心中有无数个声音在呐喊,眼中露出阴沉到了极致的目光,双拳握的死死的,直至挤出了丝丝血液。

    “既然你如此固执,那就将你打残,我自己来取!”苏无戏神色平静,掐了一个诀,霎时修为凝聚,化作一个白色的光球,直奔陈锐。

    陈锐死死盯着苏无戏,他没有开口回答,也没有痛苦嘶吼,只是沉默,沉默再沉默!

    那白色光球瞬息临近,陈锐闪避不得,内心只剩下了一个声音:“我若不死,今日所受的伤害,将来必定百倍讨回,如违此誓,让我道心崩溃,此生无法再修行。”

    就在白色光球临近的瞬间,一声叹息司徒礼口中传出,与此同时一股修为之力扩散,顿时将那白色光球消弭于无形。

    “陈锐没有做错什么,这里是圣剑宗大殿,得饶人处且饶人,凡事不能太尽!至于那姚武损失之物,宗门赔他!”司徒礼皱眉,厉声喝道!

    “既然司徒峰主做主,也罢。”苏无戏微微一笑,他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没有变化。

    随即,他转身离开,随着他的离开,方才那三个反对陈锐取得洞府的长老也随后而去。

    至于陈锐的目光,还有神色,苏无戏没有一点看在眼里。

    在他的眼中,如陈锐这种所谓的天赋,就是笑话,说白了,就是蝼蚁!

    随着苏无戏的离去,陈锐身上束缚一松,只不过方才那一击已经让他出现了极重的伤势。

    如果不是他强行压制,那一口鲜血早就喷出。

    此刻他咬牙坚持,向着司徒礼深深一拜。

    沉默中,陈锐转身离开了大殿,拖着全身剧痛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随着陈锐的离开,剩下的五个长老脸色并不好看。

    “中土苏门,也欺人太甚了吧!”那矮小老者恨恨的说道。

    司徒礼单手一抬,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只是长叹一声,道:“形势比人强,老九你也别抱怨了。”

    叹息中,司徒礼也离开了大殿,那五个老者也是在沉默中离开。

    陈锐刚一回到洞府,在洞府大门关闭的刹那,一口鲜血猛的喷出,整个人身体一歪,躺在了地上。

    苏无戏修为已达筑基圆满,较之陈锐有着天地之差,云泥之别。

    此刻他全身刺痛,五脏六腑都在翻滚,喘着粗气的同时,颤抖的抬起自己的手。

    他握了握拳,深恨自己的无力!

    深吸一口气,他盘膝坐起,开始打坐疗伤。

    不管再怎么愤怒,再怎么不甘,以眼下的他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唯有不断的进步,才不会违背自己发下的誓言。

    除了仇恨的情绪,更令他在意的是,那高高在上的苏无戏,今日为何会出手?

    苦思无果之后,他只能继续吐纳。

    一个月之后,宗门大比开始,陈锐没有参加。

    经过了解,那苏无戏获得了内宗蓝袍弟子的第一。

    此人轻而易举击败了包括筑基大圆满在内的所有圣剑锋弟子。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陈锐不由拳头紧握,眼中,有着浓郁地恨意与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