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筑基
    三个月之后的清晨,阵阵钟声在圣剑峰内回荡,这代表所有内门弟子都必须迅速集合在圣剑峰顶大殿。

    陈锐深吸一口气,从入定中坐起,赶往了峰顶的大殿。

    此刻整个大殿内站着数百位内门弟子。

    在陈锐到达之后,还陆续有人来临。

    这当中有不少陈锐熟悉的面孔,当先一人便是那苏无戏,还有当初跟在苏无戏身后的四个男子,姚武,赵山等等。

    大殿的主位上坐着一身白衣的司徒礼。

    看到青,蓝弟子集合完毕,司徒礼沉声说道:“八年之后,一甲子一次的三大主峰修为交流会将要开始。”

    “因此,我圣剑峰决定开放本宗最大的洞府,到时候你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修炼地,供你们修炼。这一次你们要努力修炼,提高修为,遇到颈时,宗派会给出丹药助你等突破。期间无论有什么理由,均不可离开洞府。”

    “你们可记住了?”

    所有内门弟子应诺。

    司徒礼点头,继续说道:“老夫希望八年之后,三峰交流我们圣剑锋能取得第一。现在老夫把你等送到洞府处,自会有人为你们安排修炼之地。”

    说完,司徒礼大袖一甩,一道白芒从他袖出,眨眼间就将陈锐等人笼罩在内。

    “去!”司徒礼一指,那光幕闪烁,消失在大殿中。

    陈锐身体一僵,瞬间眼前一花,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来到了一处山谷内。这里的灵气比外面要浓郁很多,几乎可以和自己的洞府相当。

    陈锐打量了一下这巨大的山谷,山谷两侧的山避上有着密密麻麻数量不少的洞口,此刻几乎大多数都敞开着,只有个别洞口被石门封死。

    就在这时,从山壁的洞穴中飞出了一位老者,老者身披白袍,看了众人一眼之后,沉声道:“诸位,到老夫这来,老夫亲自送你等去洞府。”

    众人先是躬身行礼,然后排队一一上前,老者只是大袖一甩,那些内门弟子便一一飞向各自的洞府。

    陈锐内心一震,他已经看出这位老者的修为不在司徒礼之下。

    轮到陈锐时,一道声音忽然在其脑海中响起:“你就是陈锐?老夫略有耳闻,以杂役的身份达到凝气三层,进入内门。但是你也要不骄不躁,我辈修士,天资虽然重要,但毅力和心性也很关键。”

    陈锐连忙点头称是。

    老者袖子一甩,一个储物袋飘向了陈锐,与此同时一股气流弥漫陈锐全身,托着陈锐来到了一个空着的洞府。

    陈锐再次对着老者恭敬一拜,随即转身走进洞内。随着陈锐的走进,一张巨大的石门落下,将洞穴封闭。

    洞穴颇大,内有一张石床还有一个密室,道道浓郁的灵气从那密室中涌出。除此之外,还有一道清泉从洞穴一角流过。

    陈锐打开密室的门,没有任何意外,那里有一处灵泉。

    他没有犹豫,走进密室坐下之后开始吐纳起来。

    “八年时间,我要在这段时间被将轩辕外经第一层修炼至圆满,并且突破凝气达到筑基。”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洞中的岁月匆匆而过。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两年。

    对于桃花村真相的执着,对于自己父母亲生死的关心,他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在不断的修炼着。

    这两年时间,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灵石,终于达到了凝气十层,而轩辕外经的第一层已经达到了大成,距离圆满还有些许距离。

    炼气方面从凝气十层突破至筑基期,却变的异常困难起来。在洞穴的第三年,他发现自身的灵气已经达到了极限,无论怎么吐纳都不能寸进。

    他开始尝试突破,经过数次后依然失败。

    “不知道是不是轩辕外经的原因,我的筑基竟然如此困难。”数十次失败之后,陈锐目中充满血丝,沉吟片刻,从白衣老者给的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筑基丹,吞下之后开始闭目冲击。

    白衣老者对他很是关照,那储物袋中足足有着十颗筑基丹。

    他丹田内的灵气霎时轰鸣,翻滚间不断的凝聚,似要凝结成道基,但在凝聚的一刹那,又散了开来。

    陈锐终于理解了筑基的困难,也知晓了筑基在修行之路上的含义。

    筑基,就是成就道基,是修行道路上第一次彻底的蜕变,只有筑基成功才能成为真正的修士。

    时间流逝,转眼间又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来筑基丹的效果缓缓减弱,陈锐依然没有筑基成功。

    最后一次凝聚时,又在最关键的时刻散了开来,化作灵气沉于丹田。

    “又是这样!”陈锐脸色难看,双目通红,这一次直接取出五颗筑基丹,毫不迟疑直接吞下。

    “我就不信了!”

    五颗筑基丹内蕴含着磅礴的灵力,在这一刻猛烈的涌入丹田之中,和丹田中的灵气汇聚之后,猛然有轰鸣传出,随着时间的流逝,那轰鸣之声越加激烈。

    陈锐紧咬牙关,脑海中浮现凝气篇最后的心法,不断运转之下,他丹田内那股磅礴的灵气顿时宁静下来,且开始凝聚。

    很快,灵气不断压缩后渐渐缩小,形成了一座微小的灵气城墙,这便是道基。

    但此刻道基忽明忽暗,还没有完全稳定。

    陈锐没有丝毫犹豫,单手一拍自己的储物袋,不少中品灵石散落地面,继续吐纳起来。

    一边吐纳,一边运转心法,只有将这出现的道基彻底稳固下来,才能真正的达到筑基期。

    中品灵石内蕴含的灵气远非下品灵石可比,随着吐纳,大量的灵气涌入丹田,在填满丹田的同时,又被那忽明忽暗的道基吸收,就这般周围复始,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间。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在服下五颗筑基丹的四个月后,轰的一声,陈锐体内的道基彻底稳定了下来。

    在道基成型的那一刻,一股难以形容的灵力从其上扩散而出,只在瞬息之间便游走了陈锐的全身。

    这股庞大的灵力远非凝气期修士可比,伴随着灵力的运转,身体皮肤上的每一个气孔,都无休止的流出恶臭的黑色油脂。

    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霎时弥漫全身,有痛苦的撕裂感,又有神清气爽飘飘欲仙的感觉,那是一种痛苦和快乐并存的感觉。

    他脑海中的灵识,此刻更是快速的增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慢慢稳定下来。

    筑基修士的灵识,和凝气修士也根本不在一个档次,陈锐凝气时的灵识不过扩散十丈,而此刻已经达到了百丈。

    随着陈锐的继续吐纳,他脑海瞬间轰鸣,凝气时不能查看的胸中玉简,此刻已经清晰的印入他的灵识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