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一笔旧账
    他心念一动,一枚白色的玉简,其上符文闪烁,从胸口缓缓飞出,与此同时,眉心处的卷轴也缓缓飞出,陈锐没有犹豫,单手接过,沉吟片刻将它们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

    陈锐起身,感受了一下自身的状态,自己体内道基散出的灵力之强,竟然达到凝气十层时候的数十倍。

    “筑基前期。”陈锐喃喃道。

    筑基这个修行境界分为前,中,后,圆满四个阶段。

    一到三座道基为初期,四到六座道基为中期,七到九座道基为后期,若能凝聚十座道基,则为筑基圆满。

    仅仅筑基初期对比凝气十层就有这种质的飞跃,也难怪当初只是被苏无戏一指一甩,陈锐就毫无反抗之力。

    陈锐收回思绪,走到了泉水旁边,清洗了一下身子,开始取出那枚白色玉简,研究了起来。

    灵识扫过,发现玉简当中记录了一门功法。

    “流云诀!”陈锐双目精芒一闪,随着灵识的查看,发现这枚玉简上存在着一股强大的神识烙印,他只能查看当中极小的一部分。

    “流云诀上篇,对应着这上篇还有一门剑术,流云剑经。”陈锐若有所思,经过研究,他发现这流云诀是一种从筑基开始修行的功法,而且是剑诀。

    单单是上篇就能使他修炼至聚灵期大圆满。

    “这种玉简怎么会在我体内?”

    陈锐到现在都不明白,这枚玉简是怎么来的。

    心念百转间,陈锐心脏狂跳,他知道自己获得了一门顶级的功法。只要能够将流云诀修行下去,便能成为剑修。

    想到剑修,他又想起了那白衣少年木晨。对方强悍的战斗力,使他心中向往。

    “这流云诀和轩辕外经一样,是一门浩瀚博大的功法,这……还有那轩辕古玉,此玉甚是奇怪,在我得到了轩辕外经第一层的功法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也不主动吸收灵石了。”

    “罢了,轩辕古玉先不管,轩辕外经第一层还有没圆满,再加上这流云诀上篇,就足够我修炼的了。”

    就在陈锐用灵识查看那白色玉简的瞬间,他储物袋内的卷轴微微动了动。

    卷轴的动静,陈锐并没有发现,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流云诀上。

    时光匆匆,一年,两年,不知不觉陈锐已经闭关了七年又六个月。

    终于,陈锐体内凝聚出了第二座道基,由于修炼流云诀的缘故,每一座道基上都充满了稀薄的云气,这种情况,甚是奇异。

    至于轩辕外经的第一层,他修炼所耗费的灵石数量更是多于流云诀,只不过依然没有达到圆满。

    就这样,落龙废墟一行得到的灵石已经消耗殆尽,只余五千多的中品灵石。

    最后的半年里,陈锐从修炼中醒来,开始演练剑术以及筑基时掌握的飞行术。

    流云诀里描述的剑术之道,不同于驱物术使用飞剑。

    要想成为真正的剑修,首先要将剑术基础剑式,如劈、刺、点、撩、格、穿、挂、扫等完全掌握,如果连这些基础剑式都没做好,如何能成剑修?

    第二,要修成一双剑目,所谓剑目,就是对剑的敏锐程度加上远超常人的动态视力,这完全需要天赋!

    在面对同阶修士施展驱物术飞剑近身时,一般炼气修士所能做的要么退避,要么以术法抗衡,要么拿出法宝抵挡。

    然而,这三种方法都相当凶险,一个不测,必为飞剑所伤。

    然而剑修则不需要,他们能以剑目完全捕捉飞剑轨迹,再加上剑感异常敏锐,只需长剑在手,一剑击出,必能将飞剑斩落甚至斩断。

    以上两点,是成为剑修的基础,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基础。

    剑修之路,其艰深繁复,无法想象。

    这一日,是此次集体闭关的最后一日,清晨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山谷内回荡:“诸位圣剑宗的弟子,这一次集体闭关的时间已到,速出洞府,老夫会将你们送往圣剑宗大殿。”

    所有山壁上的洞穴,全部打开,一众内门弟子,一个个从里走出。

    数百号人,在这次的闭关中,彼此都有收获。

    感应中,已经有数人从凝气十层突破至筑基初期。

    陈锐神色平静,若不是修炼轩辕外经,他或许已经突破至筑基中期了。

    轩辕外经的炼体能力连他自己都惊讶不已,他有自信自己现在就站在那里,不动用任何法术,只靠的强悍,凝气十层的修士都奈何他不得。

    还有那流云剑经,他也达到了登堂入室的地步,他自认为已经达到剑修的入门。

    随着众人的走出,此时一道白色的光幕从天空无声无息出现,笼罩在每个人身上。

    下一刻,空中出现了一处漩涡,随着不断的旋转,那一个个弟子包括陈锐在内都被收入其中。

    再次出现时,已是圣剑峰峰顶的大殿。

    一身白袍的司徒礼正坐在主位,在他的两旁,坐着八个黑衣老者。

    在这些内门弟子出现的一瞬间,九道庞大的灵识在他们身上扫过,司徒礼面带微笑,说道:“不错,这八年时间你们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先行散去,凡是达到修为要求需要更换道袍的,可去内门登记处换取。”

    “七日后,统一去往圣剑宗修为交流所,等待其他两大主峰的到来,届时还会有不少外宗弟子来参观,你们一定要好好表现。”

    众人点头称是,一众弟子在恭敬一拜后,纷纷离开了大殿。

    陈锐看了一圈,发现了那试炼阁的蓝袍弟子。

    没有任何犹豫,在那蓝袍中年男子走出大门时,陈锐目中杀机一闪,忽然开口说道:“试炼阁张牧师兄,请留步!”

    那蓝袍中年男子脚步一顿,转身看向陈锐,淡然道:“陈锐师弟,你有事?”

    陈锐表情没有变化,只是冷冷道:“有,找你讨要一笔旧账!”

    平淡的声音,自陈锐口中说出,但在脱口的一刹那,道道回音在整个大殿内回旋。

    霎时,一些内门弟子停下了脚步,看着此刻争锋相对的陈锐和张牧两人。

    一些内门弟子诧异的看向陈锐,一个青袍弟子竟敢这么和张牧说话。

    要知道张牧入门多年,这一次闭关结束后修为更是进步不少,虽说还是筑基中期,但是明显体内道基的数量增加了。

    “这陈锐不就是那个打败姚武之人?竟敢在这大殿之上挑衅一个常年留守试炼阁的蓝袍弟子?虽说张牧在蓝袍弟子中不算顶尖,却也是颇为不凡啊。”

    “没错,此人忽然进入内门,如今入门还不到十年。”

    “嘿,有点意思,看他们的对话,似乎有一些过节啊。”

    许多本来想回去为交流会做准备的内门弟子都停下了脚步,道道私语回荡在整个大殿。

    对于这一幕,司徒礼没有阻止,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苏无戏只是看了张牧一眼,便单独离去了,仿佛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没有丝毫兴趣。

    看到苏无戏离开,那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四人也在沉吟片刻后,离开了大殿。

    此刻,张牧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自然知道陈锐所说的是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