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滚下来!
    面对陈锐的挑衅,他内心有着许多想法浮现。

    “陈锐此人现在已经达到筑基期,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就筑基成功,肯定是在落龙废墟内得到了造化。之前我算计在先,今日若不将此事解决,以后只怕会更加麻烦。凭我筑基中期六层道基的修为对付他应该绰绰有余,将其击杀之后拿到储物袋,说不定会发现些什么。”

    他盯着陈锐,冷冷道:“你想怎么算?”

    陈锐摊了摊手,平静说道:“修为交流所!”

    陈锐这里有自己的打算,一来落龙废墟一行令张牧起疑,此人更是教唆姚武来试探夺宝。

    二来,陈锐知道司徒礼对自己看好,有了这个靠山,他没有后顾之忧。

    三来,宗门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地方,必须要杀鸡儆猴以立威,不然将来还会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四来,以自己筑基初期去挑衅他筑基中期的修为,此人就算有所防范,也必定答应。

    最为重要的一点,张牧此人关乎桃花村灭门以及山贼搜书的真相。

    此言一出,那些驻足的内门弟子都是一愣,随即议论之声再次传了开来。

    “够胆,这小子真不知道修为交流所是什么去处不成?那里的厮杀,可就是生死斗,没有特殊原因,长老们以及峰主不会干涉。而且,其他弟子也不能干涉!”

    “一个愣头青而已,太鲁莽了,仅凭筑基初期的修为,就敢挑战筑基中期的修士。”

    “真看不出他为什么有这种自信?”

    “唉,可惜了,等一下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大部分弟子在看到陈锐鲁莽挑衅之后,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仿佛已经看到陈锐冰冷的尸体一般。

    当然,也有许多人承认,陈锐是有一些天赋,因为这一次闭关一举突破凝气达到筑基初期的弟子并不多见。

    “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己找上来,张某就成全了你!”

    陈锐没有言语,只是向张牧招了招手,直接临空而起向修为交流所飞去。

    达到筑基之后,他已经能够熟练施展飞行术。

    张牧目中杀机一闪,没有犹豫,直接跟了出去。

    那些内门弟子也是饶有兴趣的蜂拥而出,直奔修为交流所。

    庞大的广场,陈锐已经站定了身形,张牧也随后赶到,只是站在空中。

    紧接着,不少内门弟子也是赶到了这里,两个蓝袍弟子的生死厮杀,他们也不愿意错过。

    “这是筑基第一战,过去的恩怨一笔清算,顺便检测下我的实力!”陈锐喃喃。

    陈锐抬头,脸上浮现冰冷的微笑,单手一伸,向张牧勾了勾手指头。

    “滚下来!”

    冰冷的声音,霎时在整个广场回荡。

    半空中,张牧面无表情,一丝丝冰冷彻骨的杀意,从他体内蔓延而出。

    “你执意找死,那没办法了。以你的天赋若能再隐忍蛰伏一些时日,说不定还真能找回那笔旧账。”

    张牧单手一伸,筑基中期的修为展露无疑。掐诀间,天地灵气在其手掌凝聚,缓缓形成一道青色的手印。

    张牧目中杀机一闪,向着陈锐猛的拍出七下,每一掌落下,都有一道青色的巨大手印飞出。

    此刻一连七个大手印直奔陈锐而去。

    陈锐神色平静,在这手印飞来的瞬间,一拍储物袋,瞬间飞出了密密麻麻数百飞剑,化作了剑雨直奔来临的手印。

    “爆!”

    陈锐轻喝一声,那些飞剑齐齐引爆。

    “砰砰砰……”

    爆炸声不绝于耳,将那七个手印当中的六个炸毁。

    几乎是刹那间,那最后一个手印直奔陈锐的头顶上空。

    面对着筑基中期修士的术法,陈锐面色丝毫不变,也没有丝毫闪避的迹象,只是一步跨出,在众多目光下,一拳轰出。

    这一拳,没有任何灵力的波动,但在拳出的瞬间,陈锐前面的空气,直接炸响了起来。

    “砰!”

    陈锐的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轰在手印之上,顿时间一股惊人的灵气风暴,在广场中席卷开来。

    “破!”

    在陈锐的低喝中,大手印在众多震撼的目光下,被陈锐一拳直接击碎,消弭于无形。

    第一次交锋,陈锐以筑基初期的修为竟然没有丝毫落入下风,以肉身之力,便一举击溃筑基中期的术法。

    这种恐怖的肉身力量,让那些尚处在筑基初期的蓝袍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自问,若易地而处,绝对不可能以一拳之力打碎张牧施展的术法手印。

    在一众内门弟子的注视下,陈锐缓缓抬头,看着脸色铁青的张浩,淡淡的声音传了开来。

    “张师兄,你筑基中期就这点能耐吗?”

    半空中,张牧杀机已经到了极致,他知晓今日如果不能将陈锐斩杀,不多久就会被他超越,后果不堪设想。

    “小杂种,张某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陈锐神色平静,没有犹豫,一拍储物袋,数百把飞剑齐齐飞出,当先的六把正是成套的灵级中品飞剑,这六把飞剑,剑光刺眼,气势磅礴,随着他右手抬起向张牧一指,立刻这数百百飞剑化作道道长虹,笔直的向张牧射了过去。

    张牧面色一变,只是内心依然平静,掐诀中道道火蛇狂舞,卷着狂风直奔那些来临的飞剑。

    剑雨呼啸,掀起的光芒令人目眩神迷,凝聚筑基初期的修为之力,那数百把飞剑霎时和来临的火蛇碰到了一起。

    轰鸣之声回荡,飞剑冲入火蛇,有的被那炽热的高温融化,也有的则是被火蛇带起的狂风刮到了一旁,失去了灵动。

    火焰肆虐,风卷残剑,远远看去,飞剑前仆后继似飞蛾扑火一般,只是那巨大的火蛇,也越来越弱,眼看就要消散。

    “轰!”

    轰鸣回荡间,在损失了大部分飞剑之后,那为首的六把成套的灵级中品飞剑穿越火焰,直奔张牧刺去。

    与此同时,张牧冷笑,一怕储物袋,顿时一面彩色小旗出现。

    小旗一挥,顿时一道五彩光速射出,直奔陈锐剩下的飞剑。

    轰鸣回荡间,那光速微微一震,碎裂了开来,与此同时,陈锐的飞剑也倒卷而回。

    陈锐目中杀机一闪,再拍储物袋,更多的飞剑飞出,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以眼下陈锐的修为,想要操控这些飞剑,都是极其困难。

    操纵着如此之多的飞剑,陈锐体内的灵气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