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激斗
    陈锐脸色苍白,但没有任何犹豫,取出几枚回复灵力的丹药扔入口中,继续操控着漫天的飞剑,直奔张牧。

    这一幕,震惊了此地所有的修士,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

    “这家伙到底从什么地方搞到数量如此庞大的飞剑!”

    但他们的议论还没传出,陈锐操控的飞剑已经临近张牧。

    张牧脸色难看,掐诀中,那彩色小旗顿时嗡鸣,在自己身前连续布下了七道五彩的光幕。

    在场的修士中,有不少识货之人,知晓张牧的小旗不凡,但陈锐的飞剑实在太多。

    说时迟,那时快,漫天的飞剑瞬间临近,直奔那七道光幕。

    剑如雨,呼啸在整个广场,碰到了第一层光幕,砰砰之声连绵不绝,那光幕直接粉碎,紧接着第二道光幕也碎裂开来。

    第三道,第四道……

    “肯定是在落龙废墟得到了造化,不然以他入门不到十年,不可能有如此数量的飞剑。”

    眨眼间那七道光幕被击碎,张牧脸上终于出现惊恐的神色,施展术法,从飞剑的包围圈中撕开一处缺口,身形极速后退。

    “玩剑是吧,张某就陪你玩!”

    嘶吼一声,张牧也是一拍储物袋,瞬间他所拥有的全部飞剑冲出,数量也有七八十,直奔陈锐。

    “噹噹……”

    霎时,飞剑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撞击中,不少飞剑顿时爆废。

    陈锐飞剑的数量虽说远远大于张牧,可修为有别,空中的飞剑对击,竟到了势均力敌的地步。

    这是驱物术的对抗,张牧修为高一档次,陈锐修为低,不过有绝对的数量弥补。

    随着相互的对抗,那些爆废的飞剑,炸成无数的碎片。铺天盖地的落在的广场之上,立刻将这庞大的广场射的千疮百孔。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张牧的飞剑全部碎灭,而陈锐的飞剑依然保留一些,直奔张牧围杀而去。

    张牧死死盯着来临的飞剑,眼中露出冷芒,身子后退间一拍储物袋,立刻那面彩色小旗再次出现,被张牧一抛。

    “爆!”

    来不及心疼,他直接引爆了这件威力不俗的法宝。

    轰隆隆!

    小旗引爆的威力扩散,席卷间,将陈锐剩余的飞剑直接震飞,碎剑如雨,散落广场。

    那反震之力使得陈锐浑身一震,整个人倒退了三步。

    “小杂种,这下没飞剑了吧,看你还如何蹦跶!”

    张牧脸色苍白,在碎灭了陈锐所有飞剑之后,话语出口的瞬间,身形一动,直奔陈锐,伸出右手向着陈锐一指。

    顿时一股无形的波纹散开,道道恐怖的灵压从其手中扩散而出,紧接着无数风刃以肉眼可见的形态在其指尖汇聚。

    张牧脸色扭曲,直接对着陈锐一指点出。

    顿时那无数的风刃在飞出时瞬间变大,化作滔天的剑刃风暴,直奔陈锐。

    “这是内门功法风灵指!”

    陈锐神色平静,咧嘴一笑,道:“飞剑嘛,我还有!”

    单手一拍储物袋,六把晶光闪烁的玉剑飞出,这正是陈锐从落龙山脉那得到的唯一一套灵级上品飞剑。

    “那是?”

    许多弟子,看着呼啸而出的六把玉剑,面色忽然剧变,还有不少人目中闪烁着贪婪的光芒。

    “那是成套的灵级上品飞剑,这小子刚入门不久,怎么可能得到这种等级的飞剑?”

    在广场周围爆发出惊天喧哗之声,要知道许多达到筑基后期甚至筑基圆满的弟子,手中也没有灵级上品飞剑,更不用说还是能增加威力的成套剑阵。

    如今看陈锐竟然施展出了这等品级的飞剑,显然已经拿出最后的底牌了。

    在众人各有心思的同时,风灵指所发的风刃和陈锐的六把玉剑直接碰在了一起。

    “砰砰砰……”

    轰鸣响彻的同时,只见那一道道庞大的风刃,直接被陈锐的飞剑撕碎,六道剑光直接到了张牧的身前。

    这一次,张牧的面色终于大变,在玉剑撕碎风刃的瞬间,身形极速退后。

    脸色扭曲中,张牧仰天嘶吼一声,顿时全身爆发出道道黑芒,身体忽然膨胀了一大圈,仿佛黑甲魔神。

    在身体变异的同时,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两个黑色手套,戴了上去。

    看着瞬息临近的六把飞剑,毫不犹豫一拳轰出。

    “嘭!”

    一声炸响,六把莲花型的灵级上品剑阵直接被轰散,而张牧本人也是不由被震退三步。

    在剑阵被轰散的同时,陈锐也不由得身体一震,喉咙一甜,一口鲜血险些飞出,但被他强行压下。

    “让我用出黑甲术和这灵级上品的手套,你就算死,也不丢脸了。”张牧目光一冷,淡然开口。

    那些达到筑基后期的弟子,面色都在此刻大变起来,从张牧身上,就连他们都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也就是说,现在张牧的战力,就算是他们,都将会受到威胁。

    张牧目无表情,看着陈锐,冷冷道:“张某修道四十年,十二岁入门,二十岁进入内门,三十岁更是达到了筑基期,到了如今更是筑基中期。但张某自知天赋有限,力求峰主赐予这灵级上品手套以及功法黑甲术,转而炼体,代价便是长久监管试炼阁,监督弟子们的试炼任务。今日是我展现炼体修为的第一战,陈锐,你可死而无憾!”

    陈锐看着张牧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他能感觉出来,张牧此刻的战力之强,已经远超自己的估计。

    陈锐却是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喃喃道:“炼体吗?好,我就以肉身和你一战,看是你炼体功法强,还是我的肉身强!”

    陈锐单手一招,收回那六把飞剑,随即没有丝毫犹豫,脚掌一蹬地面,整个身形快若闪电般向张牧冲了过去,紧握的拳头,毫不留情的对着张牧的胸口要害攻了过去。

    见到陈锐舍弃了炼气术法,张牧的寒意目中寒意更甚,他没有丝毫退避,一步踏出,拳影滚滚,每一道拳力,都蕴含着能将一名筑基初期修士震得吐血飞退的强悍力量。

    砰砰砰砰!

    半空之中,霎时人影交错,四拳交轰,低沉的闷声,如同道道闷雷般轰然传开,道道拳力劲风四射,看得一些筑基初期弟子心惊胆战。

    眨眼之间,在那数百名内门弟子的目光注视下,几乎便已交手数十合,双方的攻势都是异常凶悍,招招攻向要害,稍有丝毫分神,必然是一个喷血倒卷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