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青锋出鞘
    斗法到这个程度,已经使得之前嘲笑陈锐不自量力的那些内门弟子,从之前的戏谑,不以为然,转换到了惊骇的地步。

    看来,这陈锐还真有一些挑衅的本钱。

    砰!

    狂暴的拳力夹杂着灵力,在天空上爆发开来,直接将双方周身数十丈之内的空气引爆,那音爆声轰隆隆不绝于耳。

    砰!

    两道身影交错,一圈惊人的冲击波席卷开来,而后两人各自后退数十丈,方才稳住身形。

    此刻,双方身上各有挂彩,嘴角更是溢出鲜血,但是这一轮肉身互拼,却是平分秋色。

    唯有少数的几人和交战的双方知晓,是陈锐稍逊一筹。

    “那手套太麻烦!”陈锐此刻面色苍白,气息也有些紊乱了起来。

    刚才的交锋他已经看出,轩辕外经第一层大成的效果在肉身强度和力量上要略强于张牧的黑甲术,奈何对方有手套辅助,自己才微微落了下风。

    更加吃惊的是张牧,他也没有想到陈锐的肉身竟然会强到这个地步,如果没有手套,今天败的就是他。

    张牧神色阴沉的盯着陈锐,心中一定,陈锐的实力和法宝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有黑甲术配合手套,却不会败。

    如今的张牧,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将这种斗法继续拖延下去,要趁早将陈锐斩杀,获得他那法宝层出的储物袋。

    心中杀意涌动,张牧身形忽然升上高空,双方闪电般变幻出一道道奇异的印诀。

    随着印诀的变动,道道黑气在其周身翻滚起来,这些磅礴的黑气瞬间凝聚在他的手套之上。

    随着凝结,一种无匹凌厉的气息,缓缓扩散出来。

    “陈锐,看你气息已乱,张某便让你见识一下,这黑甲术的真正力量!”

    话语出口的瞬间,张牧直接暴射而下,直奔陈锐。

    陡然间,一股生死危机弥漫全身,陈锐知道,如果正面硬扛这一击,不死也要脱成皮。

    他再没有犹豫,单手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柄得自剑门修士的长剑,此剑白芒流转,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张牧眼中露出森冷的杀意,吼道:“现在的你,无论怎么蹦跶,都逃脱不了我的全力一击!”

    而后双拳齐齐轰出。

    “轰隆隆!”

    霎时,两道黑色拳头虚影夹杂着滔天巨力,狠狠的轰向陈锐。

    巨大的广场,在拳芒还未到达之前,那地面上便出现了道道龟裂。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陈锐全身竟然飘起薄薄的雾气。

    “看那陈锐,这是什么术法?”

    在众人注意到陈锐异变的同时,陈锐冲天而起,身形在霎那间犹如化成一道云气,脚踏奇妙的步法,令人捉摸不透,不仅如此,其速之快更是无法想象。

    “流云步!”

    陈锐口中默念。

    “哗!”

    那两道奇快无比的巨大黑色拳芒直接从云气中穿透,落到了地面广场,瞬间出现了滔天轰鸣。

    于此同时,空中那道云气中忽然冲出了一道身影,宛如白色的流星,身影手持一柄长剑,速度之快,令众人惊骇。

    “陈锐!”

    张牧瞳孔一缩,一声爆喝传出。

    只见一张巨网带着符文直接朝陈锐笼罩了过去。

    张牧已经急了,面对这样的速度,他只能困,靠自己闪避那是绝对不可能。

    “撕拉!”

    那巨网直接被切碎,一道带着云气的剑芒直接到了张牧的身前。

    “流云剑经,起手式!”

    云气飞舞,剑芒自下而上一闪,便掠过了张牧的整个身体。

    哗!

    陈锐身形出现在张牧的身后,陡然站定。

    “噗嗤!”

    张牧周身黑甲消散,整个身体喷出血雾,瞬间落下地面。

    张牧,败!

    陈锐也是哇的一声,直接喷出了大口鲜血,身体歪歪扭扭的落下地面,气喘如牛。

    他没有犹豫,直接一拍储物袋,拿出大量丹药直接吞下。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在众人反应不及之际,张牧已败。

    望着广场中央气喘吁吁的陈锐,一些人,甚至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在安静了好一会儿之后,道道震惊的声音旋即传出,点燃了整个广场。

    在张牧使用黑甲术最后的神通拳芒时,很多人以为陈锐败局已定,可谁成想到,短短瞬间,成败立刻转换,败的却是张牧。

    那些达到筑基后期的弟子中,面色也是极速变化起来,这一战,的确太出乎他们意料了。

    此刻有两道看向陈锐的目光中,隐藏着深深的恐惧,那是赵山和姚武,他们很庆幸当初没有把事情搞到修为交流所,否则必死无疑。

    本来还想来看看,陈锐是怎么死在张牧手中的他们,由于意料和结局的反差,更是惊惧。

    “那是剑术神通?!”

    一个达到筑基大圆满的弟子喃喃道。

    随着他的话语传出,众人的表情又从震惊化为惊骇。

    剑修!?

    剑修,简简单单两个字,代表的含义,却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表达的清楚。

    至少,至今为止,圣剑宗内所有的筑基弟子,除了苏无戏外,还没有人能成为剑修。

    因为,要成为剑修,不单单是要获得剑诀功法,其修炼的难度很大一部分在于天赋,当中的艰深繁复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飞剑繁多,肉身极强,更是剑修,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锐,入门还没超过十年,竟然达到这种程度。

    就在这个时候,陈锐猛然抬头,脸上浮现一抹森然的笑容,扫视了一下广场,周身雾气陡然翻滚。

    “谁还想和我交流修为?”

    蕴含修为之力的声音陡然一字一顿传出,见状,几名蠢蠢欲动的内门弟子赶紧收起了心神,停下了将要迈出的脚步。

    “看来,这陈锐,放眼整个圣剑宗的内门,恐怕也能算的上是一号人物了。”那个筑基大圆满的弟子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旋即他缓缓转身,离开了修为交流所。

    随着他的离开,那些内门弟子也在艳羡和犹豫之中陆续离开。

    本来也有一些弟子想趁机出手夺宝,但沉吟许久还是长叹一声,离开了这里。

    他们并不知晓陈锐是否还有底牌,至少从陈锐刚才的话语中能够听出,他还拥有不弱的战力。

    而且,修为交流所的决斗是不允许外人插手的,一旦插手会受到宗门重罚。

    前后评估得失,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退离。

    至于赵山和姚武两人更是像老鼠看见了猫,赶紧起身溜之大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