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儒道溯源
    “咳……咳……陈……陈师弟,请……请放过我!”此刻,张牧的气息萎靡到了极致,咳嗽时,嘴里不住喷出鲜血。

    陈锐看着他,目光冰冷,随即慢慢蹲下身去,低声道:“你以为陈某找上你,仅仅是为了上次算计之事?”

    张牧脸色迷茫,由于受伤过重,瞳孔涣散,艰难道:“怎……怎么?”

    陈锐道:“黑风寨,书籍!”

    话音落下,张牧震惊无比,情绪激动下,顿时剧烈咳嗽起来。

    “今日你必死无疑,区别在于,只要你肯说实话,那么就少受点痛苦!”陈锐全身上下散出一股冰冷的杀意。

    张牧脸色苍白到了极点,额角冷汗不停冒出,似乎正在思考些什么。

    陈锐没有犹豫,闪电出手,抓住张牧的胳膊,用力一扯。

    “不!”张牧嘶吼。

    可惜已经晚了,张牧的左手直接被扯断,霎时献血狂涌。

    “还不想说吗?那这一次是左脚还是右手呢?”陈锐面无表情,声音冰冷。

    “我……我说!”张牧声嘶力竭的吼了起来。他自知没有生机,看情形陈锐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他,与其受折磨而死,不如来个痛快。

    他在心底怒吼:“苏无戏,你们见死不救,这就怪不得我了。”

    “陈锐,此事原本与我无关,是苏师兄让我做的。”张牧道。

    陈锐内心一惊,这个能让张牧称呼苏师兄的,内门中除了苏无戏就没别的人了。他内心虽然吃惊,表情却没有变化,道:“继续。”

    张牧道:“当时,我修炼黑甲术,苦于没有趁手的近身法宝,是苏师兄找到我,送我一双上品灵器手套,代价是让我帮他办一件事。”

    “他要我为他寻找一本散落在凡俗中的书,并给了我大概的位置。当然,事成之后,他要求除我之外,所有知情人都要死。”

    陈锐道:“所以,你便驱使黑风寨为你办事?”

    “此事巧合,由于我常在试炼阁,内门弟子和我都相熟。虽说不上什么生死之交,但一般的门路难不倒我。苏无戏会找我,估计也是这原因。当时,刚好一位师弟试炼归来,和我说起了黑风寨山贼之事,那山贼头目竟有凝气一层修为。”

    “于是,我便抽了个时间去往黑风寨,结果很快降服他们,让他们着手搜书之事。”

    陈锐知道,接下来黑风寨的行事便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们开始屠杀各村落的村民,灭口后再把各村内的书一一集合起来。

    “你们到底寻找的是一本什么样的书?”陈锐问道。

    “当时我也问过苏无戏,他只是说此书和儒家有关,书名叫《儒道溯源》。至于内容就不知了。”

    “可曾找到此书?”陈锐继续问道。

    “中间我去过黑风寨一次,将他们搜集的书一一看过,并没有苏师兄要的书。”

    “那桃花村的事,你知道多少?”

    张牧道:“怎么?桃花村的事你也知道?”

    陈锐冰冷道:“你的话太多了,回答问题。”

    “也就是那一次,邓通向我禀告了桃花村的事,当时我也曾到过现场。据我的判断,那不是山贼所为,多半也不是修士所为。”张牧道。

    “哦!这话怎么讲?”陈锐暗暗吃惊。

    “那只是我的猜测,比起修士,那更像是邪灵所为。”

    听着张牧的话,陈锐内心又是一惊,原来这世界还有所谓的“邪灵”存在。

    “你说的都是真的?”陈锐不禁问道。

    其实陈锐基本相信张牧说的话,因为仅凭张牧的底蕴,就算知道有《儒道溯源》的存在,可也未必知晓其具体位置。

    换做苏无戏就不同了,据陈锐的了解,苏无戏来自中土大宗苏门,苏门便是儒家门派。

    无论身份,底蕴都符合。

    “真假你自有判断。这次就算你不杀我,由于伤势过重,只怕我也活不成了,何必再撒谎骗人呢?况且,为苏无戏带去一个麻烦的敌人,不是更有意思?哈哈哈”张牧自知离死不远,开始癫狂大笑。

    “可你对付的了苏无戏吗?对付的了苏门吗?哈哈哈!”

    陈锐沉默。

    忽然,陈锐手起剑落,将张牧的首级斩下。

    张牧张狂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此刻,陈锐的心情没有丝毫激动,反而变得低落。

    桃花村灭亡的真相,父母亲的生死,他依然毫无头绪。

    陈锐身形一闪,便离开了修为交流所

    经此一战,他终于在圣剑宗获得了一席之地。

    洞府内,陈锐闪身而入,在洞府大门关闭的刹那,忽然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身子一歪,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张牧的战力并非虚假,的确相当强悍。

    陈锐和张牧的斗法凶险的紧,对方最后一式拳芒已经碰到了陈锐的身体,当时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翻滚中,更是在这种状态下,他用出了流云剑经中唯一领悟的一式剑术,起手式。

    那一式剑术已经榨干了他所有的气力,方才将张牧彻底重创。

    之后,他更是为了威慑那些蠢蠢欲动的内门子弟,压下体内伤势,强行提起一口真气,以修为之力传出,使得伤势情况雪上加霜。

    为了从张牧口中得知真相,他只能压下伤势。

    所以,他在回到洞府的刹那,体内伤害全面爆发,直接昏死了过去。

    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两天,两天之后他睁开了眼,全身刺痛,就连起身都极其艰难。

    他挣扎的爬起,喘着粗气的同时,喃喃自语道:“这一次大意了,看来还是不够强大啊。”

    时间一晃过去数日,陈锐没有离开洞府半步,他没有刻意疗伤,只是仔细思考桃花村之事。

    他的双目没有焦点,内心极为茫然,烦躁,郁闷。

    忽然间,他觉得自己特别孤单,天地虽大,竟然没有了归处。

    种种念想忽然在他的脑海中划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无论大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它总是管自己黑白交替,日月轮回,毫无偏薄!修真,修真!桃花村之事,一定要找到真实的答案。邪灵吗?总有机会遇到的。”

    “从此,我不修道,不修仙,只修真,要以自己的心灵观察这个天地,这就是我的修行路。”

    “现在张牧已死,只剩下幕后主谋苏无戏,此人与我恩怨颇深,这笔总账一定要彻彻底底算清楚。”

    随着不断的思考,陈锐的双目渐渐开始泛出神采,而且越来越明亮,他要变的更加,更加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