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杀上苏门,取你狗命
    红袍老者冷哼一声,直奔钟离掌教而去,其他苏门修士则直接杀入,来到了修为交流所。

    他们冷眼看向广场上所有的人,只是没有立刻动手。

    红袍老者神情冰冷,看着奄奄一息的掌教老者,没有丝毫犹豫,掐诀间一道火红剑芒飞出,瞬息便临近了钟离。

    钟离惨笑一声,道:“就凭你归元中期的修为,想杀老夫,不够!”

    钟离凝指成剑,往前一点,火红剑气直接崩溃。

    只不过他受伤实在太重,在击碎剑气的同时,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可双目却是死死盯着红袍老者。

    “师兄,我等来助你!”三道怒喝声传来的同时,那三个刑罚长老瞬间临近,和红袍老者战在了一起。

    霎时剑气纵横撕裂,无数道尖啸锐音响彻在所有内宗弟子的耳中。

    来到广场的苏门修士又走出三个老者,直奔山顶,加入了斗法。

    巨响轰鸣,整个圣剑峰都在颤抖,阵阵威压传来,令得在场的所有圣剑宗弟子瑟瑟发抖。

    看着这一幕,陈锐双拳紧握,目中充血,他只恨自己太无力。

    “陈锐!”

    一道身形速度极快,由远及近,眨眼间便来到陈锐身前。

    “司徒峰主!”陈锐略有诧异。

    当司徒礼来到苏无戏的洞府时,后者已经消失于无形。

    他本想回去相助掌教等人,飞行间却发现了陈锐。

    “陈锐,今日宗门大劫,按照苏无戏这小子的性格,必不会放过你,快走!”司徒礼面露焦急之意,快速说道。

    陈锐面露苦涩,道:“走?能往哪里走?”

    司徒礼面露果断之色,右手一翻,出现了一枚泛着纯白光芒的玉符,玉符上有着复杂的纹路,一道道奇异的波动从其上散发而出,似乎周遭的空间都好似扭曲。

    司徒礼将这枚玉符直接递给了陈锐,说道:“此乃大挪移玉符,是清扬祖师传下之物,多年前掌教赐予老夫,乃我的保命之物。老夫活了多年,一直视宗门为家,这一次宗门大劫,老夫已决意与宗门共存亡。老夫曾经说过,只要我活着一天,就能保你活命。”

    陈锐犹豫,没有立刻接过玉符,道:“这……司徒峰主,你为何对弟子做到这样的地步。”

    司徒礼长叹一声,道:“老夫知晓你身上存在着许多秘密,你不说,我也不会去问。大劫在即,老夫遍观所有内门弟子,只觉得你能托付这道玉符。”

    闻言,陈锐内心震动,随即再没有犹豫,接过了玉符,说道:“峰主之恩,弟子无以为报。”

    “别多说了,只需将自己的灵力灌注,此符自然会带你挪移离开,赶紧走!”司徒礼连喝道。

    “你们哪都去不了!”一道冰冷的声音很是突兀的响了起来。

    司徒礼和陈锐猛然回头看去,只见苏无戏领着两位苏门的老者缓步走了过来。

    “苏无戏!”司徒礼怒喝道。

    “司徒老儿,你不是在寻找我的下落吗?那么苏某就出现在你面前。今日你自身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看你现在还怎么庇护陈锐。苏某要惩戒之人,就一定要惩戒到底!”苏无戏表情冰冷,缓缓说道。

    陈锐的内心一下子冰冷到了谷底,跟随苏无戏而来的两个老者修为强大,丝毫不下于司徒礼。

    “走!”司徒礼暴喝一声,大袖一甩,将陈锐退出数百丈。

    “速速催动玉符!”司徒礼话语出口的瞬间,身形一闪直奔苏无戏而去。

    苏无戏嘴角一扬,淡漠道:“两位长老,这司徒老怪就交给你们了。”

    闻言,那两个苏门的长老没有丝毫犹豫,掐诀中术法幻化,直奔司徒礼。

    随即轰鸣传出,术法弥漫,激烈的厮杀直接展开。

    “接下来,就要算算当初的旧账了。”苏无戏一步迈出,带起一种奇妙的步伐,瞬息间便临近数百丈之外的陈锐。

    陈锐双目一闪,没有丝毫犹豫,单手一翻,长剑在手,直接施展了流云剑经中的起手式。

    陈锐周身云气飞舞,一道凌厉的剑芒直接朝苏无戏胸去。

    苏无戏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大袖一甩,筑基大圆满的恐怖气息直接爆发开来,劲风飞舞,直接将那道剑气湮灭。

    陈锐嘴角溢出鲜血,被震退了三丈。

    苏无戏面色冰冷,一步跨出,强悍的气息如山岳般狠狠压来。

    “嘎吱!”

    在这等强悍的气息下,陈锐的膝盖陡然一弯,旋即他双目充血,硬生生的抵挡着这股压迫,浑身的骨骼不断发出“嘎吱”之声。

    “看今日还有谁能保你,给苏某跪下!”

    见到陈锐竟然能够抵挡他的灵压而不下跪,苏无戏眼中寒冷更甚,其眉心忽然出现了三道隐晦的符文。他露出冷笑,伸手抓住一道符文,陡然撕下。

    瞬间,那股灵压更加庞大,甚至就连陈锐的双脚,都是陷入了地面一尺多。

    陈锐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结合轩辕外经的炼体力量死死抵抗这一股让他动弹不得的压力。

    到现在,他才彻底了解司徒礼所说,苏无戏真正的实力早就远远超越筑基。

    自己和他的差距,比想象中还要大的多。

    周身的压迫源源不断,那是一种不让陈锐下跪,誓不罢休气势。

    此刻的陈锐双目充满血丝,整个身体在颤抖中溢出丝丝血液,慢慢的染红了地面。

    在苏无戏眼中,陈锐只不过是他戏耍的蝼蚁而已。这样的蝼蚁当初在圣剑峰大殿,敢当着他的面忤逆他,这种事情他无法容忍。

    更何况,近年来他的心情一直不好,因为族内托付的之事,没有结果。

    黑风寨被毁,自己在宗内安插的暗桩张牧到最后更是被陈锐所杀。

    陈锐的身体疯狂的颤抖着,一股愤怒的情绪在他心中无限蔓延,此刻他对苏无戏的杀机更是到了最巅峰。

    “跪下!”苏无戏淡漠的声音再次传来。

    “陈某一生只跪父母,你算是个什么东西!”陈锐一字一顿说道。

    闻言,苏无戏的表情顿时冰冷到了极致,抬手间正要撕下第二道符文。

    就在这一刹那,陈锐嘶吼一声,一拍储物袋,那枚生锈铁钉瞬间飞出。

    一股滔天的煞气席卷爆发,令得苏无戏不由一惊,来自苏无戏的灵压有了一丝减弱。

    铁钉呼啸,直奔苏无戏眉心,在临近的瞬间,苏无戏翻手取出一柄白芒闪烁的长剑,一剑斩下!

    “叮!”

    铁钉倒卷而回,陈锐喷出一口鲜血的瞬间,极速后退。

    他没有丝毫犹豫,将灵力注入那玉符之内。

    眨眼间,陈锐的周身的空间扭曲起来,道道白芒开始向他汇聚起来。

    “想走!”

    空间白芒凝聚向陈锐时,苏无戏冷哼声陡然响起,长剑一斩,一道庞大的剑气直奔陈锐。

    一股生死危机瞬间笼罩陈锐全身,他没有丝毫犹豫,将自己剩下所有的灵力注入那倒卷而来的铁钉,进而催动那铁钉直奔来临的剑气。

    轰!

    然而,那吸收了陈锐几乎全身灵力的铁钉,依然没能阻挡苏无戏的剑气,只是将其削弱了七层而已。

    陈锐没有丝毫犹豫,对着那道剑气一拳轰出。

    砰!

    剑气纵横爆发,令得周围的空间不稳起来。

    陈锐全身鲜血飞溅,整个肉身似乎都要散了架一般。

    咻!

    铁钉倒卷而回,回到了陈锐的储物袋。

    “你这挪移之力已经被我的剑气搅乱,再要挪移,肯定是九死一生,这一次谁都救不了你!”

    苏无戏话语出口的瞬间,空间开始扭曲,甚至陈锐的身体也跟着扭曲起来。

    “苏门,苏无戏,新仇旧恨,我陈锐铭记在心,有朝一日陈某必定杀上苏门,取你狗命!”

    取你狗命!

    四个子,带着滔天仇恨,不断的回旋在山峰之间。

    话音落下,陈锐的身体,在那挪移之力的包裹下转进那扭曲的空间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唯有那最后发出的仇恨之音,在圣剑峰回荡,久久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