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岩石部落
    陈锐的目光在中年男子身上扫过,一下子便发现此人是个修士,修为在凝气七层。

    “我们岩石部的狩猎队在荒漠的一处杂草丛中发现了你,当初也是顺势将你带了回来。本来以为以你的伤势,会永远醒不过来,可不曾想……”中年男子感叹道。

    陈锐一抱拳,道:“请问尊姓大名。”

    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不敢当,我叫岩飞,是岩石部落的一名管事。”

    “说起来你运气不错,妖兽山脉中生活着成群结队的妖狼,有时候会结伴来到荒原猎食,在我们发现你之前,竟然没有被这群畜生发现。”

    “在下陈锐,多谢岩大哥相救。”陈锐感激道。

    虽说他凭着自己的能力也能脱离险境,但是当时的他的确手无缚鸡之力,若遇到岩飞所说的妖狼,只怕就要尸骨无存了。再者,修真界弱肉强食,此人没有将自己彻底击杀,顺便拿走储物袋,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陈兄弟客气了,在这片地域,谁没有窘迫的时候,我也只不过顺手而为。”岩飞摆了摆手,目光在陈锐身上扫视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受的伤极其严重,我请部落的祭祀大人看过,可他也是毫无办法,唉!”

    陈锐心存感激,他的伤势虽说很重,但有了流云诀和轩辕外经这一内一外的两门神奇功法,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应该还能痊愈。

    “岩大哥言重,能捡回一条命算是我的造化了。对了,岩大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大陆的西北地域,这里修真家族和修真宗派极少,大多数都是一个个部落群居。”岩飞笑着说道。

    陈锐点了点头,那神奇的挪移玉符竟然将他挪移出这么遥远的距离,大陆西北到圣剑宗跨越的距离只能用无尽两个字来形容了。

    “可惜了,玉符只能用一次,否则是一件最佳的保命法宝!”陈锐内心叹息,沉默了下来。

    “陈锐兄弟,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你来找我,一切好说。”岩飞看着陈锐的表情,以为是伤势作祟,也就不多打扰,说完之后掀开布帘,走了出去。

    在他掀开布帘的瞬间,陈锐看到周围还有不少的帐篷,看起来这里的人也是以部落群居。

    随着岩飞的离开,陈锐的内心沉寂了下来,如今最重要的是将自己的伤势完全恢复,不然在这片人生地不熟的西北荒漠,没有任何保障。

    “伤势痊愈后,要加紧时间增加炼气的修为,还有流云剑经和轩辕外经这两门顶级功法,也要有进一步突破才行!”

    心中念头飞速转动,片刻之后,陈锐渐渐的闭上了眼,开始按照流云诀的心法吐纳了起来。

    七日后,陈锐睁开了眼睛,他舒展了一下身子,全身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暗道:“吞下了储物袋内大半的丹药,在流云诀神奇的心法调养下,身体终于恢复到五层了。”

    很快,他发现帐篷外面有着一丝丝躁动起来。

    陈锐起身掀开了布帘,映入眼帘的是一些忙碌的人群,正在将那些帐篷收了起来。这是一个不大的部落,人数大概数百的样子。此刻他们安营的地方是一出绿荫之地,旁边还有着水源。

    随着陈锐走出帐篷,那些忙碌的人群,也时不时看向陈锐,但那些目光中,大多带着一些同情,只有极个别的人看来时,是一种不耐和唾弃的目光。

    他们可从祭祀大人那里听说过,按照陈锐的这种伤势,只怕以后永远无法修炼。

    陈锐双目一凝,发现这小小的部落,大多数人是修士,只有少部分的族人以及一些年纪尚小的小孩子还没有踏入凝气。

    很快陈锐便释然了,这种荒漠之中,凡人很难生活,唯有修士,才能生存。

    “岩飞,你平日里就是好事,如今你竟然还捡了一个残废的修士回来,看他那样子,还不如死在荒漠中痛快!”就在陈锐打量着这片部落之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忽然从一处空地上传来。

    陈锐看了过去,那里正有两个人在谈话,一个是陈锐认识的岩飞,至于另一说话之人,身材同样高大,此刻正背对着陈锐。

    岩飞目中有着愤怒,道:“岩力,我不是你,无法做到见死不救!”

    “救回来了又如何?还不是累赘?现在我们部落要迁移,带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残废,不会拖累我们吗?”那大汉岩力嘲讽道。

    “放心,总之不会拖累到你!”岩飞脸部涨红,怒道。

    “岩力,你少说两句,赶紧将剩余的帐篷收起,今日我们就转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佝偻的老者在几个大汉的簇拥下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对着岩力喝斥道。

    闻言,岩力赶紧将欲要反驳的话语吞了下去,走到一边开始招呼其余的族人收拾起帐篷和行李。

    在喝斥了岩力一通之后,那身材佝偻的老者走看了过来,看向陈锐,叹息道:“年轻人,岩力脾气急躁,还请不要见怪。”

    陈锐摆了摆手,道:“前辈放心,我没有放在心上。”

    此人的修为在筑基初期,是这整个部落修为最高的一人,想必就是岩飞口中所说的部落祭祀了吧。

    “如此便好,我们岩石部落是荒漠中的一个小型部落,过着游牧迁移的生活,今日便是我部的迁移日。年轻人,你要跟随也可以,只不过要听从部落的指挥,如果不愿意留下,那请自便。”部落祭祀继续说道。

    陈锐沉吟片刻,道:“我选择留下!”

    老者点点头,又领着众人离开了。

    “我受岩飞大恩,就此离开,内心难安。”陈锐内心喃喃。

    随着岩石部落族人的整理,所有的帐篷被收好,一应生活所需的物品也被装入马车,似乎一切整装待发。

    陈锐倒是看出来了,这些日常生活的必须品是为那些还没有踏入凝气的族人准备的。

    最后,陈锐被安排到了一辆马车里,随着一道马嘶鸣的声音,马车开始颠簸了起来。

    陈锐背靠车壁,继续盘膝吐纳了起来。

    白天赶路,夜晚休息,直至三个月之后,岩飞告诉陈锐,再有三天时间便能到达一个颇大的草原,那里便是部落下一个安居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