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白狼幼崽
    当当当!

    无数道剑影向黑狼笼罩而去,在它铁爪的还击下,爆出一大片火花,但奈何陈锐的步法实在太精妙,依然有一些少数的剑芒落在了妖狼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

    “嗷呜!“

    全身传来阵阵痛感,终于让这黑狼彻底的嚎叫起来,狰狞大嘴一张,一道腥气迎面扑来,瞬息之间一道黑芒带着凌厉的波动直奔陈锐。

    “流云步!”

    面对着妖狼的反击,陈锐脚步连踏,落地生云,化作一道云气消散而去,瞬息之间从它身后闪现,而后眼神陡然凌厉,手中长剑挥出。

    “起手式!”|

    云气飞出,直接将黑狼身上划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喷洒。

    陈锐没有任何迟疑,一拍储物袋,那枚生锈铁钉瞬间飞出,在妖狼的刺痛中,从那划开的口子钉了进去。

    “嗷呜!”

    黑狼发出一道嘶鸣,其肉身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逐渐缩小,最终化作一副皮囊轰然到底。

    此刻的陈锐已然喘气如牛,方才那铁钉,已然带走了他剩余的几乎全部灵力。

    看着被吸干血肉而亡的黑狼,陈锐单手一招,将铁钉收了回来,此刻铁钉身上红芒大闪,似乎大了一圈。

    陈锐目中露出奇异之芒,将其收入了储物袋。

    在黑狼倒地的瞬间,那些残余的灰色狼群,顿时四下逃逸,眨眼之间,营地里再也看不见一匹活着的妖狼了。

    “多谢陈小兄弟仗义出手,拯救我部,老朽在这里拜谢!”在沉寂了好一会儿之后,岩石部落的祭祀,向陈锐深深一拜,郑重开口言谢。

    陈锐站在营地中央,望着周围那些露出不可思议而且带着敬畏的目光,不由一愣,淡淡的声音,在每一个人耳边响起:“岩石部落的族人们,这几个月来陈某受你们照顾,现在不过是助你们一剑之力,祭祀大人不必如此。”

    说完,他走到一愣一愣的岩飞跟前,递过去一个储物袋,逼音成线道:“岩飞大哥,这里面有五千中品灵石,你收下,将其吐纳吸收之后,你的修为会更进一步。另外,还有一枚筑基单,突破筑基时,它能增加三成概率。”

    闻言,岩飞身体猛的一颤,眼中浮现一抹激动之色,他停留在凝气七层已经有一些年月了,然而由于部落缺少灵石,迟迟未曾突破。以岩石部落的能力,灵石是一种极其奢侈的东西,更不用说是中品灵石了。

    对于部落来说,能增加三成筑基概率的筑基丹尤其珍贵。要知道,他们岩石部,筑基修士仅仅只有祭祀一人而已。

    “陈……陈锐兄弟,这份礼,太重了……”因为激动,岩飞的眼睛有些涨红,颤声道。

    “就算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吧。”陈锐一笑,说道。

    “陈锐兄弟,你只怕要离开了吧。”将储物袋珍而重之收好之后,岩飞看出了陈锐的离意,突然道。

    陈锐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倒下的狼群中,忽然发出一道低低的嘶鸣。

    陈锐循声望去,只见一匹倒下的灰狼发出悲鸣,全身在微微颤抖之后,一道弱小的生机陡然凭空出现。

    陈锐目中露出惊讶,快步临近,只见一匹雪白无瑕的小狼幼崽正颤颤巍巍的走到灰狼旁边,伸出小舌舔弄着那匹气若游虚的灰狼。

    看着陈锐的临近,那濒临死亡的母狼豁然而起,一双充血的双目盯着陈锐,将幼狼紧紧护在身后。

    母狼眼神中充满愤怒,看样子似乎要拼着临死前的一口气飞跃而起,向陈锐扑来。

    陈锐知晓,这匹母狼是岩石族人打伤的,虽然伤及要害,却没有立刻死去,反而拼着最后的气力,将孩子生了下来。

    看着护犊的母狼,陈锐动容。

    “我知道你护子心切,但你也知道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也快死了,你死之后你的孩子也会因为无人照看而死,或者死在岩石族人手中。”

    “不过我陈锐在此对你发下道心誓言,我会照顾你的孩子,就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它!”看着这匹妖狼的眼神,陈锐内心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触动心弦的事,毫不犹豫对它发下了誓言。

    “嗷呜……”在一声低低的悲鸣之后,那匹母狼直接倒下。

    雪白的幼狼发出悲鸣,舔弄着死去的母亲。

    这一幕让陈锐内心震动。

    “直到生命的最后,还拼死挣扎保护自己的孩子,看来无论是妖兽,还是人,都会有血脉之间的羁绊!”陈锐一声感叹。

    “嗯!”

    陈锐内心一惊,脑海中,那已经许久没有动弹的轩辕古玉在对着这匹雪白幼狼的时候,忽然微微一震。

    “祭祀大人,这里所有的妖狼尸体包括青狼身体里的妖晶都归你们岩石部,我只带走它和这匹母狼的尸体。”陈锐向幼狼一指。

    “多谢陈小兄弟馈赠!”岩石部落的祭祀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了下来。

    他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异议,陈锐能将剩下的东西赠予部落,已经谢天谢地了。

    长长的黑夜终于过去,第二天一大早,在岩石部落的族人相送下,陈锐抱着那匹沉睡中的幼狼,离开了草原。

    一天之后,陈锐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匹母狼的尸体,在一处碎石摊,将其安葬了下去。

    在埋葬了幼狼之母后,陈锐看着怀中的幼狼,摸了摸。

    这匹雪白幼狼毛柔柔的,摸起来很舒服。

    脑海中浮现了岩石部落祭祀给出的地图,荒漠以北,存在着不少城池。这些时日以来,经过和岩石部落族人的交流,他知晓了这西北地域,修士多是炼体,炼气者不多。

    所以炼气修士施展的飞剑,是这个地域的紧缺品。他准备找到一处城池,将自己储物袋内多余的飞剑卖出,换一些修炼用的灵石。

    陈锐拥有的灵石还算不少,但眼下存留下来的大部分是上品灵石,吐纳中他发现,以他筑基初期的能力,并不能吸收上品灵石中的灵气。

    陈锐本来在落龙废墟发了一笔横财,可惜那笔庞大的灵石当时就被古玉吞食绝大部分,剩下的一些包括中品灵石在经过他修炼的消耗后,已然为数不多。这种数目,对他目前修炼所需来说,有点捉襟见肘了。

    好在斩杀了张牧之后,从他储物袋里获得了一些下品灵石,虽说这些日子吐纳用了不少,但总算还有点剩余。

    时间流逝,陈锐孤身一人行走在荒漠中,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