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半根毫毛
    就在这个时候,小白一声低吼,身形化作一道白芒,直接射向雷凌。

    它可不知道雷家在漠北城的威严,而且陈锐也没说不让它动。

    小白速度极快,一闪而至,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向雷凌咬了下去。

    “少爷小心!”面对着突起的变化,那双目微闭的老者暴喝一声。

    只不过为时已晚,小白已经临近雷凌,凭雷凌仅仅凝气六层的修为,是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陈锐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阻止小白的意思。

    对陈锐来说,小白对他很重要,无论是对它母亲发下的誓言,还是这数年的相伴,他都已经把小白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此人当着自己的面索要小白,那和当着自己面索要兄弟没什么区别,这一点已经犯了陈锐的逆鳞!

    就在小白临近的一瞬间,雷凌身上忽然闪现出一道光幕。

    小白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咬下!

    “咔咔!”

    在咔咔声中,那光幕只在一瞬间便爆裂开来,一股反震之力将小白生生震退。

    这个时候,雷凌已经被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从出生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感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小白目露凶芒,在站定身形的一刹那,又是一闪而出,直奔坐在地上的雷凌。

    “孽畜你敢!”一声爆喝响起,那老者一闪而至,一指往小白周身点去。

    这一切发生太快,就连陈锐也没想到小白会这么凶悍,丝毫看不出对自己那种乖巧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老者筑基中期修为全面爆发,那一指之力带起嗡鸣之声,瞬间临近。

    小白低吼一声,身形一闪,可还是被擦到了一下。

    “呜呜!”小白吃痛,顿时丝丝鲜血从小白的皮肤上溢出。

    老者得理不饶人,再次跨出一步,身体膨胀了一圈,一拳朝小白轰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道灰影一闪,挡在了小白前面,一拳轰出。

    “轰!”

    在双拳交击的瞬间,轰鸣传出。

    噔噔噔……老者直接后退三步,双眼闪过不可思议之芒。

    “嗷呜!”小白一声低吼,准备再次冲出。

    “小白,让我来!”陈锐立刻出口说道。

    他看着小白皮毛上的嫣红,目光冰冷到了极致,全身的杀机陡然席卷爆发。

    “这……这是什么人,竟然在城里和雷凌对抗,难道他不知道吗,一旦打了雷凌,将会招来雷家彻底的灭杀吗?”

    “我在漠北城多年,此人很是面生,想必是一个外来者吧,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唉,此人虽说不弱,但是雷家一旦出动真正的强者,只怕……”

    “不妙,我们还是赶紧离去的好,免得稍后雷家强者到来,我们会受到池鱼之殃……”

    “在漠北城中,对抗雷家,老夫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大开眼界,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场戏看到底……”

    对于陈锐的出手,周边的人先是一愣,再是震惊,随即形成一片哗然之声,因为这种事在漠北城实在是太少见了,说是百年难得一遇也不为过。

    这个时候,有一些胆小之人已经悄悄起身溜走了,但还是有更多的人留了下来看着这一场好戏。

    那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脸上不由露出一种复杂的神情。至于他的同伙,已经抬着那个濒死之人去寻宋师救治了。

    男子希望陈锐能将在场的雷凌等人击败,又怕事后招来雷家更猛烈的报复,那种复杂矛盾的心理跃然脸上。

    至于那个修为被制的女子,则是一脸愕然的望着这一幕。

    陈锐拍了拍小白的头,目中露出温柔之色,道:“小白你放心,胆敢伤害你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旋即,他转身看向雷凌一群人,缓缓地舒展了一下身子,冷冷道:“陈某可以准确地告诉你们,你们这几个杂碎的贱命加在一起,都比不上小白的半根毫毛!既然伤了它,那就取你们的命,作为补偿!”

    对于这群人,陈锐没有半点好感,应该说是厌恶,而且他们主动招惹到了陈锐的头上,那就只有死亡一途。

    “小子,好大的口气,你动我一下试试,今日你只要再敢动一下,我雷凌保证我们雷家会让你生不如死!”坐在地上的雷凌虽说恐惧,最后还是抬出了雷家的名头。

    陈锐摇了摇头,右手一翻,得自剑门的长剑在手,根本懒得废话,在他全身溢出云气的同时,身形一闪直奔那个老者。

    老者面色大变,身子后退之际,双手掐诀,在其手中立刻升起一股红色的火焰,霎那凝结,形成一面盾牌。

    “起手式!”

    陈锐长剑一扫,一道庞大的剑气云雾缭绕直接落在了那火焰盾牌之上,只听得咔嚓的声音传出,那盾牌立刻崩溃,剑气以往无前,向老者懒腰斩去。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老者上下身分离,鲜血喷洒,摔落在地。而那道剑气从低到高飞向高空,消失不见。

    陈锐催动流云步,身形连闪,剑芒四射,当他回到小白跟前的时候,那些小厮已然喷血倒地。

    此刻围观的众人,被眼前的发生的这一幕彻底震撼,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愣愣的看着气定神闲的陈锐。那被封印修为的女子,似乎也忘记了逃走,这一幕带给他的震撼太大。

    在场不少人知晓那个老者,乃是雷家的供奉之一,修为更是达到筑基中期,也算是漠北城有数的强者。

    结果这样的强者,竟然在陈锐身上走不出一合。

    一剑瞬杀!

    至于雷凌那里,此刻身体颤抖,呼吸急促,头皮发麻,他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感觉到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面色苍白中,他更是看到了雷家供奉徐老断开两截的尸体,霎时冷汗更多。

    陈锐目中杀机依然浓郁,此刻缓缓看向雷凌。

    雷凌立刻浑身一颤,他知晓此刻只要对方动一动手指,自己就会立刻死亡。

    “我父亲是漠北城城主,修为已经达到聚灵期,我雷家老祖更是无比强大,你今天若敢动我,不管你来自哪里,不管你是谁,你都必死无疑!”受不了陈锐蕴含杀机的目光,雷凌立刻嘶吼出口。

    陈锐没有言语,只是一步一步缓缓的走向雷凌,而后手起剑落。

    “我说过,你的贱命还比不上小白的半根毫毛!”冰冷的声音在雷凌人头飞起的瞬间,缓缓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