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他乡遇故知
    霎时鲜血飞溅,那被斩下头颅上的双目,还带着死亡前的绝望。

    淡漠的看着那生机完全逝去的修士,灰色身影看着迎面而来的白芒,道:“小白,不错!”

    这灰色身影自然是离开山谷的陈锐,离开之后,他仅仅在五天之间之内,便遇到了五波前来搜寻的漠北城修士,面对这些不怀好意的人,他没有丝毫留情的念头,一路下来,在他和小白的配合下,已经斩杀了十几个筑基初期的修士,当中筑基中期也有一人。

    从这些人的口中,他了解到,原来雷家已经对他发布了高额的悬赏。面对着这些打算拿自己的安危换灵石换资源的修士,陈锐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但凡遇到,全部杀个干净。

    以陈锐眼下的实力,即便是筑基大圆满也可一战,当然前提是这筑基大圆满没有与他持平的功法,不过这样的人,想必在漠北城不会出现吧。

    陈锐还从一个修士的口中得之,现在的雷家除了常年闭关的老祖之外,修为最强的,便是雷震,此人修为已经是聚灵期。

    在他的下面,雷家族人中有着整整五位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外姓长老中也有着四位筑基大圆满之辈。

    至于那些附庸雷家的家族,各族族长中也有一个聚灵前期修士,其余之人最高也是筑基圆满。

    而且,此次追踪而来的均是雷家以及雷家附庸家族之人,真正的散修极少极少。

    陈锐摸了摸小白的头,喃喃道:“漠北城雷家,我看你们有多少筑基修士可死。”

    ……

    “混蛋!该死的!”

    临时洞府之中,雷震听到不断传来的消息,暴怒的他,直接一掌将那石桌拍得粉碎。

    要知道,这些死去的修士,可是他雷家的附庸修士,再这样下去,他们的整体实力将会大大降低。

    望着陷入暴怒状态的雷震,洞府内其余各家的家主,以及漠北城成名的修士,皆是一片寂静。

    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触他的眉头。

    “短短时间内,我们便已经损失了十三位筑基初期以上的修士。这要继续下去,我们还能在漠北城立足吗?”雷震嘶吼道。

    众人无言。

    “看来我预料的不错,这小子不简单,肯定得到了惊人的造化。”缓缓恢复理智的雷震,转身看向众人,阴冷说道:“先暂时让我们的人撤出来,那些散修之辈就不用管了。接下来,组成五人小队,每个小队要有一名筑基后期的修士。必要的时候,我也会一起进入。”

    “这一次我要布下天罗地网,让陈锐这小杂碎血债血偿!”手掌紧握,雷震那充满杀意的声音在洞府内弥漫。

    众人恭敬应诺。

    “对了,石家的人呢?怎么没看到。”微微点了点头,雷震目光在洞府内扫过,皱眉道。

    闻言,众人一愣,一个老者干笑道:“石家说不参与此事!”

    嘴角微微抽搐,雷震骂道:“石磊这家伙……”

    他也没有办法,石家族长最近也突破到了聚灵初期,和他持平。在老祖没有出关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忍下这口气。

    十五日之后,临时洞府中,雷震暴跳如雷,伸手抓起眼前一个鲜血淋漓的筑基中期修士,怒道:“你说什么?柳老死了?”

    “家……家主,杀柳长老的不是陈锐,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此人全身煞气,也是一个剑修,我等与之大战,可结果柳长老还是被他斩杀,我也是历经万难,才从此人剑下逃脱!”这个身受重伤的修士话语间,脸色依然有着恐惧。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妖兽山脉的外围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剑修?”雷震将这修士放下,内心颇为烦躁。

    洒下大网的第一天,就被一个不知名的剑修斩杀了一位筑基后期的强者,雷震内心在滴血。

    筑基后期不同于一般的家族修士,这样的人死亡,对家族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忽然,他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传我封命,凡是进山搜索陈锐的雷家以及附庸修士,遇到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切不可妄动……”雷震旋即传出最新一道封命。

    洞府内,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骇然,最近这漠北城地域到底怎么了,接二连三出现强大的年轻剑修……

    淡淡的月光下,一座临时小型帐篷耸立在树林之后,一座篝火,在夜幕中看上去极为显眼。

    站在一棵巨树的分支上,陈锐斜靠着树干,身旁站着妖狼小白。

    此刻他们的气息收敛,在重重树枝和夜幕的掩护下,陈锐倒是刚好将下方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此刻营地里有着一个白色的背影在烤着肉,陈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之前他感觉到火光,以为是漠北城的修士,可潜伏到这里一看,竟然是眼前这幅场景。

    天空之上,月星高升,大地一片寂静。

    淡淡的微风,忽然吹拂而起,响起一片哗哗声。

    也就在这个时候,陡然的一股浓郁的煞气爆发,一道红芒乍现,破空而来。

    陈锐双目一缩,单手一翻,长剑在手,身形一闪而出。

    “起剑式!”

    “起手式!”

    长剑交击,空中剑气波纹荡开,双方都被震退了数十丈。

    “是你?”陈锐口中惊呼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芒闪现,直奔那白衣身影。

    “小白,等等,这人是我朋友!”

    听到陈锐的声音,小白的身影骤然停住,随即缓缓落于地面。

    “想不到还能在这里遇到故人。”陈锐哈哈一笑,随即也是缓缓落地。

    借着月光,对面的白衣身影缓缓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庞,此人不是在落龙废墟遇到的木晨还能有谁。

    当看清楚陈锐的脸之后,木晨也是一愣,有些惊讶的说道:“陈兄,你怎么会在这?”

    “哈哈,你能来我当然也能啊,这可真是他乡遇故知啊!”陈锐开怀大笑。

    闻言,木晨也是笑了起来。

    回想起落龙废墟的一幕幕,两人不由笑得更加开心。

    踏入修真界以来,除了对陈锐有恩的圣剑宗峰主司徒礼之外,能称得上是他朋友的,只有这个木晨了。

    岁月的流逝,令两人也不由一阵唏嘘。篝火旁,小白安坐,陈锐拿出了岩石部落的烈酒,两人就这样吃着肉,喝着酒,说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