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筑基后期
    “我要把那两个小子碎尸万段!”

    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躺在地上冰冷的尸体,雷震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低沉的声音中,压抑着狂暴的杀气。

    众人脸色难看,不少人目光中掠过一抹难以言明的震惊和骇然。情报中的陈锐和白衣小子竟然是一伙的,不仅如此,实力还如此惊人。

    以吴常领头的五人当中,四个筑基后期,吴常本人更是筑基圆满,算是漠北城屈指可数的强者了。

    然而,就连吴常这位让众人忌惮不已的强者,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种现实,让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泛起了一股恐惧,再这么对抗下去,漠北城的强者还不要死绝?

    还有,自己的对于若是遭遇那恐怖的二人组,能有活路?

    那两个小子是怪物吗?

    众人的头上,似乎都结出了一层厚厚的阴云。

    因为情报上说,陈锐不过筑基中期,白衣小子也没达到筑基圆满啊。

    缓缓抬起头,雷震冰冷的声音传了开来。

    “他们能击杀吴常的小队,说明这两个人都有着超越修为的战力。不仅如此,吴常修炼的土属性功法,防御力极其惊人,即便是同级修士,也很难破他的防御。不过,他依然身死道消,看来这两个家伙都拥有着强大的功法和非凡的际遇。”

    “从明日开始,指派一些漠北城修士,打扮成进山猎杀妖兽的队伍,七八人一组。每一组混进我雷家以及你们附属家族之修一人。但凡发现那两个小子的踪迹,尽量拖延时间,同时捏碎我雷家玉简,我会亲自赶去。”

    “是!”下方众人,齐声应诺。

    之后,众人缓缓退出,回漠北城传下封命去了。

    “陈锐以及那个白衣小子,别想逃出我雷家的手心!”雷震冷笑道。

    陈锐这里,从昏迷中苏醒的第十三日,在灵石以及大地灵乳残余效力的帮助下,便将体内的第七座道基凝聚出来,使他的修为终于达到了筑基后期。

    虽说修为的提升,令他心中欣喜,可接下来的修炼,却逐渐缓慢了下来。筑基期的最后三座道基凝聚起来颇为困难,可以说是筑基这个阶段的大颈。

    对于这种情况,陈锐只能将心态放平,太过急躁,反而不利。

    除了炼气的时间,陈锐都将剩下的时间放在修炼剑术上了。

    对于旋云一式,他根本没办法掌控,平日里用来断流还行,真正面对筑基圆满修士,一旦施展,可以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过,随着他的修为达到筑基后期,似乎对旋云一式的掌控能力又强了一些。他有自信,再一次遇到吴常级别的修真者,对抗之下虽说依然会受重伤,但绝不会伤到昏迷。

    山洞前方,被陈锐清理出了一片空地,此刻的陈锐正在闭目凝神,心中思考着流云剑经三大剑招。

    忽然,他双目陡然睁开,目光看向远方,忽然的一道恐怖的灵力波动,扩散而来,伴随着灵力的扩散,一股狂暴的兽吼紧随而至。

    听到这狂暴的兽吼,陈锐脸色微变,与此同时,正在洞中安睡的小白也是化作一道白芒飞出,站到了陈锐身边。

    片刻之后,一道略有狼狈的身影窜行而来,口中大呼一声:“快走!”

    来人正是木晨,话语出口的瞬间,极速向另一个方向逃窜而去,陈锐和小白没有丝毫犹豫,身形一闪,紧紧跟上。

    也不知在妖兽山脉中逃窜了多久,直至那恐怖的兽吼声渐渐小了下来,直至完全听不见为止,木晨才停了下来。

    看着此刻脸色苍白的木晨,陈锐眉头一皱,不由问道:“木兄,刚才那怎么回事?”

    木晨长长吐了一口气,苦笑道:“这些天我出去猎杀妖兽,可没想到闯入了火猿的领地。”

    “火猿?”陈锐瞳孔一缩,喃喃道。

    “没错,火猿是一种中品灵兽,一般的火猿的实力都在筑基期,可它们当中的强者可以达到聚灵期,刚才追击而来的火猿王却已经是聚灵大圆满了。”劫后余生的木晨如释重负,向陈锐解释道。

    陈锐嘴角抽了抽,骂道:“你这小子要跑自己跑,干嘛非得回到洞穴,差点牵连我们。”

    以陈锐和木晨现在的实力,对上火猿王这种聚灵大圆满的妖兽,有死无生啊。

    “哈哈,别抱怨了啊,火猿虽说是一种很狂躁的妖兽,只不过这一次好像有些不同,它仅仅只是将我驱赶,并没有深追的意思,否则当时我能不能跑掉还是两说之事。”话语间,木晨随手拿起一颗妖晶,直接吞了下去。

    陈锐双目一闪,说道:“照你这么说,这里面有蹊跷的地方啊。”

    木晨点头道:“没错,以我的了解,只要招惹了火猿,它们必定倾巢而出,誓死追杀。现在仔细想来,这群猴子似乎在守护着什么东西。”

    陈锐眼睛一亮,妖兽要守护的东西除了天材地宝之外,就再没其他了。

    看到陈锐的神色,木晨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劝你还是打消念头。以我等实力去查探,必定有去无回。”

    “算了,能从火猿王手里逃出就不错了。感觉我们又来到了妖兽山脉的外围了。”陈锐说道。

    宝物虽然重要,可没命去享受,那说什么都没用。

    ……

    三个月后,妖兽山脉。

    幽暗的森林中,一只修为在凝气三层的穿山鼠正小心翼翼的爬行着,左右看了看之后,发现没有危险之后,才快速的爬到一棵巨树裸露的树根,低头啃食着。

    就在这时,一道黄色身影从树上冲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穿山鼠吞下。

    成功的完成了一次捕猎,这头全身布满黄色鳞甲的豹妖在低吼了一声之后,从容向前走去。

    这只金纹豹的修为相当于筑基后期,所以猎食仅仅凝气三层的穿山鼠,倒是极为容易。

    金纹豹还没走出几步,却听到后方的密林中,陡然射出一道白色人影,周身蕴含红色的剑气,一剑斩来。

    蕴含煞气的剑气,让金纹豹全身起了寒意,没有丝毫犹豫,双脚一点,向前极速逃去。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周身布满云气的身影,手持长剑,一闪而出,直接对着金纹豹的头部斩下。

    噗嗤!手起剑落,被麟甲覆盖的豹头,直接飞起,其脖子除鲜血喷洒。

    一剑斩杀筑基后期的妖兽,人影缓缓抬头,露出略显俊逸的青年脸庞,赫然是陈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