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驱狼逐虎
    火山口附近地动山摇,那里的最强之战,还在进行。

    柳周二人虽然平时互相看不顺眼,但在对战火猿王的时候,却心念相通一般,两人都催动着一柄黑气腾腾的飞剑,夹杂着恐怖的灵力,快若闪电的刺向火猿王。

    初始,火猿王还能抵御,只是随着对方两人的联手搏杀,很快就露出了破绽。

    在一掌将一柄黑剑拍飞之后,另一柄黑剑却是以鬼魅般的速度刺入了火猿王的肉身。

    顿时鲜血飞剑,喷洒而出的鲜血,蕴含着炽热之力,直接将地面融化出一个个小洞。

    “吼!”

    遭受这般重击,那火猿王目中,也是彻底疯狂起来,旋即一声咆哮,双手紧紧握住那柄黑剑,狠狠一捏。

    砰!

    那柄黑剑碎裂而去,那柳姓黑袍人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身形蹬蹬蹬的后退,目中露出惊骇。

    忽然,一道红光伴随着岩浆的喷发,从火山口缓缓升起,最后悬浮在半空中。

    远处的陈锐和木晨两人,在见到这红光的一刹那,眼神骤然一缩。

    因为从那里面,他们都感受到了极强的火焰之力。

    “火焚果!”

    伴随着石赵两家家主惊呼声,陈锐右手一翻,一柄长剑在手,目中露出火热。

    “火焚果!”

    就在火山将火焚果从深处喷出之时,那柳周二人目中都露出兴奋之色。

    黑气升腾,顿时两只达到数丈大小的黑色手掌幻化,一把将那火焚果抓了过去。

    “轰!”

    对于火焚果势在必得的火猿王,自然不可能会将此物拱手让人。

    此刻面对着两人的抢夺,那火猿王此刻全身颤抖起来,紧接着,巨口一吐,一道本命精血喷出,霎时化作一圈巨大的环形火焰,猛然冲出,直奔柳周二人。

    “砰砰!”

    火焰冲击中,那术法幻化的巨手直接崩溃,两人更是喷出一口鲜血,身形狼狈倒射而出。

    周姓黑袍人重伤,之前由于黑剑被破的柳姓黑袍人受伤更重,濒临死亡。

    而那火猿王在用出以精血为引的火焰神通后,全身都萎靡了下来,瘫坐在地。

    此时,伴随着术法的冲击力,那火焚果更是向上飞起,悬浮在空中。

    “抢下火焚果!”

    赵石二家的修士,一见到这种情况,立刻舍下交战中的火猿,直接临空而起,驱动驱物术,想要将火焚果抢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两道凌厉的剑气凭空出现,打断了驱物之术。旋即一道全身冒着云雾之气的身形出现在火焚果之前,单手一点,将其收入了储物袋。

    “谁!?”

    这忽然间的变故,让得所有人一愣,紧接着,道道暴喝声响起。

    “石家主,陈某先将火焚果带走,对方人马,你先拦下,届时在约好的地点会面。”这全身雾气升腾的人影自然是陈锐。

    此刻听着陈锐的话语,两家人马均是一愣,仅在一愣的瞬间,陈锐催动身形,向远方疾驰而去。

    双方都是心机深沉之辈,陈锐这驱狼逐虎之计,只能瞒住一瞬间,却不能久远。

    “赵家主,这小子在使诈,你看他带着火焚果就要走远了,还不一起拦下他!”

    石家家主石傀一声爆喝,立刻打碎了赵家家主多余的想法。

    闻言,须发半白的赵家家主目中露出冷芒,看向暴退的陈锐,一声怒吼道:“小子,你找死!”

    不过在他们回过神来时,一道煞气陡然爆发,一道轻喝响起。

    “半月式!”

    忽然,众人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了一轮洁白的残月升腾而起。

    急退中的陈锐双目一闪,内心低喝一声:“旋云!”

    这一次,他并不是杀敌,而是要借助旋云的速度,在木晨施法的那一瞬间,快速退走。

    旋转的身体,带着洁白的云气,宛如一道白色流星很快划过天际,直至化作一个白点消失在远处的山脉之中。

    在众人从半月的残像恢复过来之时,木晨已退出火山群边缘,带着小白,也是快速没入茫茫森林之中,消失不见。

    这一幕,让石赵两家之人目瞪口呆。

    “简直是混账东西!”

    看着消失的陈锐,两家家主顿时面色铁青,怒吼之声,在这片火山群中传开。

    只不过,那些残余的火猿依然在怒吼中攻向石赵两路势力。

    他们为了减少损失,不得不退。

    至于巨大火山口附近的周姓黑袍人,挣扎起身,扶起重伤濒死的柳姓黑袍人,在火猿王怒视下,狼狈逃窜。

    退出火山群的石赵二家家主,脸色难看,旋即传下一道道封命,大队人马闯入陈锐消失的山脉之中,誓要找出陈锐。

    无边无际的森林,随着两家的人马闯进,顿时变得有些骚乱起来,时不时有愤怒的兽吼之声响起,而后爆发出一阵阵惨叫声。

    据他们的了解,妖兽山脉的这片地域,不存在强大的妖兽,所以他们才会肆无忌惮的搜索。

    陈锐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将火焚果抢去,这种举动,无疑将两家之人气得发狂。

    他们两家花了极大的代价委托无限谜城,请出了两位执事,欲成大事,结果让人来个浑水摸鱼!

    加之赵家跨越遥远的距离从天水城来到这里,也是花了不少代价。

    石家则是为了瞒过雷家,秘密夺取火焚果,暗地里也不知道花了多少心血。

    本来他们石家趁着雷家在围杀陈锐的时候,悄悄出动,准备一举夺得奇珍。

    当时,至少石家不少高层还是挺感谢陈锐的,毕竟,是陈锐牵制了雷家之人,可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只不过,妖兽山脉的庞大不是他们所能想象,在这种庞大且险恶的地域中,要寻出一个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一个不顺,或许会像雷家那般,损兵折将。

    他们也有所听闻,这陈锐不是个善茬。

    在森林深处的某处地面下,陈锐深藏其中,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到极致,一动也不动。

    即便是灵识扫过,多半也会将他看成是一具深埋地下,没有生命的骸骨。

    只不过,一旦有归元期修士来临,以神识查看,他会无所遁形。

    想来,石赵二家中,也没有这等神通修士。

    “先等风声稍弱一些,我再出去,这个时候,忍耐就是胜利,我就不信,这些家伙会一直搜寻下去!”陈锐内心喃喃。

    事实上,陈锐也不是一定要抢夺火焚果,只不过当他临近火焚果的时候,长久没有动静轩辕古玉竟隐隐有些颤动,这才使他改了主意。

    他这才甘冒大险,从两家眼皮底下将火焚果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