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怎么不可能?
    时光流逝,半年时间一晃而过,陈锐才无奈地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无论如何冲击,体内的第四十一条经脉竟然无法被冲破。

    “炼体的方向到了颈,我还可以炼气。”陈锐无奈一笑。

    这一次他催动着流云诀吐纳起来,在新增的四十条神奇的经脉运转下,他吐纳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上不少。

    感受着修炼的速度,陈锐不由无声地微笑了起来。

    像陈锐这般在修炼中还能发笑的修士,并不多见。

    很多人不是喜欢修炼,而是形势比人强,他们没办法不去修炼。

    而陈锐不同,对于修炼他有着莫名的喜欢与执着。

    虽说也遭受过几次剧变,可他内心的修真之路一直没有改变。

    当然,内心的仇恨,也是导致他不厌其烦修炼的一个重要原因。

    仅仅数日的时间,陈锐就将第八座道基完全凝实,八座道基散出的白芒,齐齐运转,使得阵阵超出陈锐之前太多的灵力迸发而出,传遍陈锐全身。

    “可惜第九座道基连雏形都没办法凝聚……似乎还缺了一些关键的东西。”陈锐沉默,这最后两座道基,并非有庞大的灵气就成。

    他有种奇异的感觉,筑基最后两座道基,和灵力无关。

    这需要一个契机,需要机缘。

    “这就是所谓修行的颈了吧,想来筑基期的颈就是这最后两座道基的凝聚,以及之后的冲击聚灵了。轩辕外经第二层第一重天的第四十一条经脉始终无法冲破,看来需要一种特别的方法。”

    “来这里也有些时日了,不知木晨和小白怎么样了。想来有木晨保护,小白不会出现问题。”

    陈锐深吸口气,沉默中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洞府外,外面似乎下着雨,淅淅沥沥,洒向大地。

    陈锐走出洞府,眼前是雨幕弥漫,使得远处的场景极为朦胧,潮湿的气息弥漫天地之间。

    这一次闭关修炼,时间较长,陈锐不知晓些时日来漠北城地界发生了何事,也不知道木晨和小白在何方。

    沉吟片刻,陈锐化作一道长虹,直奔雨幕,消失不见。

    他的修为尽管还不到筑基大圆满,可此刻的他,其真正的战力,基本已经无法用筑基修为来衡量,到底多强……

    陈锐自身也想验证一下!

    所以,他要战,不管修士还是妖兽。

    以战来打通体内经脉,以战来寻找修为突破的契机!

    “吼!”

    雨幕中布满苍天巨树的森林之中,突然有一道愤怒的兽吼声响起,紧接着一道巨大的兽影带着腥臭之气,在将几棵巨树撞断之后,自森林中冲出,而在这巨兽的身体上,赫然存在着一道道喷血的剑狠,鲜血喷洒,最后此兽在歪歪扭扭走了一段距离后,便轰然倒地。

    在这巨兽倒地的同时,一道长虹从林间飞出,落在巨兽身体旁边,取了妖晶,脸上有着一丝笑意。

    这道身影,自然便是陈锐,自他离开洞府算起,已经有了半月时日,这些日子中他四处寻找聚灵前期的妖兽。

    几乎每一天,都会经历数次惨烈的大战。

    那些妖兽,多半成为他剑下的亡魂,就如他身边这头狂狮兽。这种狂狮兽,速度和力量若是其余的聚灵初期修士遇到,都需要大费手脚,陈锐也是在与之缠斗了将近三个时辰,才将其斩杀。

    每日经历着生死之间的搏杀,这十五日以来,他借助敌方的力量打通经脉,现如今第四十一条经脉已经打通了八成。

    陈锐握了握手掌,双目露出精芒,暗道:“在敌我交击的一瞬间,引导对方的力量入体来打通经脉,这种方法虽说伴随着危险,但极其有效。”

    陈锐将妖晶收人储物袋,继续没入森林,寻找对战的另一方。

    就在陈锐继续寻找妖兽时,忽然,一道音爆炸响的声音陡然响起,旋即整个森林的地面仿佛都颤抖了一下。

    陈锐双目寒芒一闪,喃喃道:“终于来了吗?”

    不多时,道道破风声响起,陈锐的周围出现了众多的人影,这些人清一色都是漠北城石家的修士。

    那石家家主石傀以及二家主石儡立于众人之前,目光阴沉的看着陈锐。

    由于这些时日陈锐的闹腾,再加上石家的消息网,终于让他们找到了陈锐的所在之地,将陈锐牢牢锁定。

    当然,这是陈锐没有隐藏行踪的结果,他有自己的打算。

    “陈锐,这一次看你往哪里逃。”眼看一众石家修士将陈锐团团围住,石傀带着冰冷的话语出口。

    陈锐脸上露出微笑,道:“呵呵,石家主,这一次我可没准备跑!况且,火焚果已经被我炼化,你们想拿回他已经不可能了。”

    在听到陈锐的这种回答的时候,那石魁和石儡的面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

    “混账东西,那就拿你的命来填!”石傀暴喝出口。

    面对着石家一众修士几欲杀人的目光,陈锐表情平淡,只是手掌一翻,一柄长剑闪现而出。

    他就是希望对方能够找上门来,好让自己彻底验证一下自身的实力。

    “所有石家的筑基修士听令,将附近的区域以阵法封锁,一旦陈锐这小杂碎逃走,立刻催动阵法阻拦!”石傀厉喝道。

    众人应诺,一众筑基修士缓缓退开,在各个方向摆下阵势,只待陈锐溃逃,他们便会出手阻拦。

    “轰!”

    喝声落下,那石傀显然并不想继续和陈锐废话,庞大的灵气自其体内爆发开来,旋即掐诀,一只灵气幻化而成的巨大手掌,带起阵阵恐怖的破风声,对着陈锐当头拍下。

    “陈锐,是你自寻死路!”

    陈锐抬头,看着那极速临近的术法手掌,脸庞上浮现一抹讥讽:“我可不会死!”

    面对这聚灵初期修士的术法,这一次陈锐并没有施展任何剑术和术法,只是手掌一握,整条手臂直接散出淡淡的白玉光芒,然后一步跨出,一拳狠狠的轰在那术法手掌之上。

    “砰!”

    只听得一道闷声响起,那只灵气手掌,直接被陈锐一拳击碎。

    “怎么可能?”

    看到陈锐光凭肉身之力就将自己的术法破解,石傀的面色,顿时大变。

    “怎么不可能?轩辕外经的神奇,岂是你们这种僻地之修所能理解!”陈锐心中暗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