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形势危急
    就在这时,陈锐木晨两人身形已到,剑气狂舞,直接和雷损展开了近身搏杀。

    面对两大剑修的围攻,雷损聚灵后期巅峰的修为神通,终于在此刻显露无疑了。只见他双手或指或划,同时他周身那道漆黑如墨的气息,竟也是变幻无穷,可攻可守,在以一敌二的局面下,生生将陈锐和木晨两人的攻势压制了下去。

    激斗之中,陈锐将玉光体施展到了极致,每一剑的威势犹如排山倒海一般,令人动容。其力量之强,即便强如雷损也要暂避锋芒,只能巧妙化解。

    与此同时,木晨全身煞气弥漫,招招剑术,夹带着赤红之芒,都是拼命的攻势,也令雷损有所顾忌。

    雷损每一次的反击,都被两人巧妙的身法避过。

    三条人影化作道道残影,纵横交错,时而传出砰砰之声,一时之间,竟然斗的难分难解。

    此刻,大石台上的所有修士,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他们自然能够看出,陈锐和木晨的修为较雷损有天地之差。

    木晨乃是聚灵前期,只怕刚跨入不久,陈锐更是连筑基大圆满都没达到。

    这要是换做一般的修士,早就如雷损所说化为灰烬了。

    只是,一个人具体的战力表现,不仅仅只看修为。应该说,修士的实力取决于很多因素,修为只是其一,除了修为还要看修行的功法,神通,法宝等。

    陈锐的修为虽然不到筑基大圆满,但他内外兼修,流云诀和轩辕外经都是无上法诀,和一般的功法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木晨,来历神秘,他的战力也远超一般的聚灵前期修士。

    “落剑式!”

    “排云!”

    眼见久战不取,陈锐和木晨两人同时用出剑术神通。

    与此同时,雷损的身体黑芒大涨,双手握拳,环绕着黑色气息的拳头迅速的和两人的神通碰在了一起,只听得“砰!”“砰!”的声音响彻而起。

    “刷!”剑芒湮灭,雷损的身形直接被击退百丈方才停止。

    此刻,陈锐和木晨的脸色苍白,但视线不敢离开雷损分毫。

    “阿锐,这老鬼周身覆盖的阴死之气威力极强,我们的剑气也无可奈何。”木晨轻声说道。

    “我知道,这雷损的底牌还没拿出来,今日只能拼死一战了。”陈锐自然小心警惕。

    雷损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柄纯黑色的诡异巨刀,此刻冷漠的看向陈锐,木晨两人,冷冷道:“方才老夫只不过是活动一下有些生疏的拳脚,不过以你们的实力,的确有资格让我出刀了。”

    “继续上!”陈锐话音落下的同时,两人几乎同时催动身法,侧旋着从两个方向杀向雷损。陈锐全身白芒闪烁,雪白云气缭绕,手中长剑白芒闪烁,一剑朝雷损脖颈划去。

    木晨在前行中极速掐诀,一道血红的弯月凝聚,闪电般射出,直接斩向了雷损。

    “半月式!”

    雷损嘴角微微上扬,身体稳立不动,任凭陈锐一剑话来。

    说时迟,那时快,雷损手中黑色巨刀黑芒一闪,直接劈在了陈锐的剑上。

    “铛!”

    刀剑交击,陈锐只感到一股巨力朝自己周身涌来,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身形更是飞退数百丈。

    一击击退陈锐,雷损极速掐诀,旋即一刀劈出,无数狰狞的骷髅飞出,撞向了木晨的施展的弯月。

    “砰砰砰!”

    术法轰鸣,在抵消了大半骷髅之后,弯月直接被摧毁,更有骷髅冲出,直奔木晨。

    嘶吼中的骷髅,直接撞向了闪避不及的木晨,那可怕的撞击,令后者五脏六腑都剧烈震颤起来。

    “噗!”一口鲜血直接从木晨口中喷出,身形倒卷,乍然落地。

    “木兄!”陈锐不顾伤势,身形一闪,眨眼之间便来到木晨身前。

    “咳咳!没事,还死不了!”木晨挣扎站起,雪白的长衫已经被染红,气息也萎靡了不少,看情形方才那一下,受了不轻的伤。

    “尽情挣扎吧!”雷损得理不饶人,双手紧握巨刀,旋即猛然一刀劈下,面前空间扭曲,凌厉刀光,泛着黑气,直接幻化出两具手拿大刀的骷髅。

    这两具骷髅傀儡在出现之时,直接洞穿了虚空,瞬间便来到了陈锐身前,举起手中泛着死气的大刀,对着陈锐当头劈下。

    陈锐瞳孔一缩,双手握拳,玉光闪耀,直接轰出。

    轰出的拳力,没有丝毫的花俏,也没有半点术法的痕迹,只不过那上面所蕴含的力量,却绝非等闲。

    轰轰轰……

    玉光之拳,犹如暴雨一般倾泻而出,那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狠狠的落在了骷髅之上。

    一拳,两拳,三拳,直至无数拳!

    一时之间,轰鸣回荡整个大石台。

    陈锐双目布满血丝,似乎进入了一种疯魔的状态,他只知道不挡下这两具骷髅,自己和木晨都将受到重创。

    “咔咔!”

    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拳,在陈锐的疯狂攻击下,渐渐的,那两具骷髅身上出现了裂痕,直至粉碎而去。

    整个广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有些傻呆的望着这一幕,这种斗法方式,他们可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得是一副多强的肉身啊!

    “滴答,滴答。”

    此刻的陈锐气喘如牛,手掌之上已满是鲜血,缓缓滴落地面,只是他充血的目光,却是冷冷的看着远处的雷损。

    “哈哈,这老鬼太强了,搞不好今天我们要死在这啊。”就在这个时候,木晨含笑间带着蹒跚的步履走到陈锐身边,只不过,那笑声中,带有狰狞的味道。

    陈锐嘴角一抽,脸庞也变得狰狞起来,缓缓开口道:“对方的修为高我们很多,体内蕴含的灵力,更是远远超过我们,久战不利,用最强术法一次决出胜负,不成功便成仁。木兄,你应该还有什么底牌没用吧。”

    木晨耸了耸肩,道:“有是有,不过只能用一次。而且还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我至少会昏迷数月。”

    “小辈,老夫不得不佩服佩服你们的勇气。只是现在你们两个都已经强弩之末了,还能蹦跶吗?。”虽然被破去了骷髅术法,但雷损依然十分自信,他自信对方无论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死亡的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