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绝地反击
    此刻话语出口时,雷损气定神闲,手提巨刀,正缓步向陈锐和木晨两人走来。

    “木兄,做最后一搏吧!”陈锐快速开口。

    “是该让这老杂毛尝尝苦头了。”木晨点点头。

    “老杂毛,这是你逼我的,本来我也不打算用这一式!”

    绝境之中,木晨终于准备用出压箱底的术法。但见木晨首次合剑气,煞气之能,脚一踏,凌空而起。

    霎时,木晨全身火焰大涨,逐渐凝聚之后,在他的背后竟然形成了一条火龙。

    一股蕴含龙威的炎热之力霎时降临广场,令得在场的所有人大惊失色。

    “吼!”一声龙吼,振聋发聩,霎时令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烛龙影!”木晨长剑一指,这条庞大的火龙,带着无上威能,只在瞬息之间飞出,直奔雷损。

    惊觉这一式术法的能为,雷损脸色大变,连将巨刀插地,极速掐诀,他的周身再临诡异的巨大骷髅。这一式术法,已是雷损最强的防御术法。与之前雷震所用虽然相同,威能却不可同日而语。

    这边厢,却见陈锐气一沉,剑气纵横,全身玉光闪耀,旋转而起,霎时旋云一式强袭而出,化作一道白芒,宛如流星一闪,也是直奔雷损而去。

    木晨的最强的术法,瞬息之间便狠狠的撞上了雷损催发的庞大骷髅。在对撞的瞬间,一股无形的灵力波纹横扫,令那些观战的漠北城之修脸色大变,内心无不惊恐。

    “嗤嗤!”那庞大的黑骷在炎龙的灼烧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沉消融。雷损全身剧震,仍勉力催动修为之力,欲将炎龙抵挡。

    此刻,木晨脸色苍白,眼见炎龙被阻,双目不由一凝。

    他深知这一式烛龙影乃是自己的禁招,一旦用出,以眼下自身的修为,最多能持续十息,十息一过,炎龙消失,自己也将陷入昏迷。

    而雷损修为已至聚灵后期的顶峰,巨大的修为差距绝对不是一式禁招所能弥补。

    心念急转之间,木晨脸露狰狞之色,心一横,再度掐诀,口中轻吐:“爆!”

    话语落下的瞬间,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声霎时传遍了整个广场,火焰四射,化作漫天的火球,落下地面之后,直将广场地面烧出一个个碗口大的深坑!

    那巨大的黑骷,在咔咔声中,支离破碎,化作道道黑气消弭无形。雷损脸色难看,全身狼狈不堪,身形极速后退。

    这股巨大的炎爆之力,虽说被黑骷抵挡了大部分,但依然有一小部分在黑骷破碎的瞬间,传到了雷损身上,只令得他全身一震,嘴角溢出了鲜血,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木晨在引爆炎龙的瞬间,口吐鲜血,整个人宛如断线的风筝,直接坠落地面。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暴喝声陡然响起:“老东西,拿命来!”

    风声雷动,陈锐的惊世一剑已然刺到。

    陈锐抓的时机极为巧妙,雷损避无可避,电光火石之间,凝聚全身修为,左手探出,握住了陈锐旋转的剑锋,令得陈锐止步不前。

    旋云一式被简单破解,陈锐没有丝毫意外,毕竟双方的修为差距太大,在他的计划中,这一式本不是杀雷损的最终术法。

    此刻双方面对面的站着,陈锐剑术被破,长剑被制,情形极为不利!

    “想杀老夫,没那么容易!”雷损脸色狰狞,即便右手手掌处鲜血狂喷,仍然死死握住陈锐的长剑。旋即一步踏出,左手对着陈锐的天灵拍出。

    陈锐若是被这一击击中,即便拥有秘法玉光体护身,也会在顷刻之间死于非命。

    此时情景,对于陈锐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弃剑后退,如此一来或能躲避死厄。然而,陈锐一旦躲避,之前所做的一切将会前功尽弃,付之东流。

    陈锐目中露出疯狂之意,将事先便握在手中,东方剑谁所赠那一枚残破玉简抛出,一道无形的屏障瞬间在陈锐周身生成。

    说时迟,那时快,雷损临近之时,一掌便击在了屏障之上,紧接着咔咔之声传出,那枚残破的玉简瞬间弹回,屏障也随之消失。

    就在雷损微微诧异时,陈锐内心大呼一声:“好机会!”

    他单手一拍储物袋,那枚血红色的生锈铁钉闪现,带起一道血红之芒轰然而出,直奔雷损钉去。

    这铁钉速度太快,煞气更强,两人之间的距离又非常接近,只在瞬间,雷损便感受到这枚铁钉蕴含的煞气,一股生死危机降临周身。

    他顿时脸色大变,直接舍了陈锐,极速后退。

    就在这时,一道闷雷般的声音响了起来:“雷损道友,可莫着急走啊!”

    话音落下的瞬间,雷损脚下的巨石地面忽然破碎,伸出了一双干枯的双手,将雷损的双脚牢牢抓住!

    雷损眼中惊惧,大喝一声:“孙武,尔敢!”

    他知晓,此乃孙家秘术土行术。

    说时迟,那时快,在雷损受制的瞬间,地下的孙武运起全身修为,用力一拽。

    雷损一个重心不稳,身体直接被拉下巨石地面三尺,只留下上半身露在地面之外。

    此番交战,陈锐和木晨两人带给雷损的震惊极多,更是对眼下突如其来的一幕感到恐惧。

    雷损先是被木晨的炎龙术法所震,又被陈锐留有的后手大吃一惊,更没想到孙家已然和陈锐合作,心神震动之下出现了罕见的大乱。这一切的一切都出乎雷损的意料,他的面色也起了剧烈的变化。

    雷损一声长啸,全身修为之力毫不保留的爆发,竟然一跃而起,将地下的孙武直接拉出了地面。

    只是孙武依然以全身修为,将雷损的双脚死死抱住!

    “雷损道友,莫挣扎了!”一道略带兴奋的声音从雷损背后传出。

    雷损猛的转头,只见一个七层宝塔,发出阵阵祥瑞之气,朝他的后心砸来。

    就在他恍惚的这一瞬间,那枚生锈的铁钉,一闪之下直接往雷损的眉心冲去,瞬间临近,距离不过一尺!

    轰的一声,李木青施展的七层宝塔,直接砸中了雷损的背心,令他喷了口鲜血,身形顿了顿,也就是在这个空档,那奇异的生锈铁钉直接刺入雷损的眉心,进入了一寸,乍然开始吸收雷损的全身精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