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至死方休(本卷 终)
    雷损面色瞬间苍白,催动全身修为,双手死死的抓住那生锈铁钉,要将其取出。

    但他再一次小看了这生锈铁钉的威力,这铁钉一旦钉入皮肉,竟然如附骨之蛆,如影随形,以他的修为也不能取下。

    “这……这不可能!”雷损一声嘶吼,紧接着发出凄厉的惨叫,这种被生生吸干血肉的剧烈痛苦,在的周身终于全面爆发。

    这种痛苦,实在超出想象,就连雷损这种聚灵后期修士都发出声声凄厉的惨叫。

    此刻的雷损,七窍扭曲,全部溢出鲜血,而眉心处的生锈铁钉血红之芒更甚。

    雷损仰天嘶吼,发出了如野兽般的咆哮,眼中的挣扎越来越弱,几乎就要完全丧失心神。

    “好,好,好!你们很好,今日老夫势必败亡,但你们也得陪葬!”雷损发出惨笑,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脸色更加扭曲。

    “不好!”陈锐惊呼一声,身形极速后退,孙武和李木青也见势不妙,远远逃离了雷损身边。

    就在这一刹那,雷损全身膨胀,凝聚全身的修为,随即引爆!

    “轰!”轰鸣巨响,爆炸之力席卷,直将陈锐三人轰出数百丈之外。

    多少岁月的修行,多少豪语愿望,如今只不过一声轰鸣巨响,散逝风中。

    漠北城统一大愿,化作了漫天爆裂的血肉,陈锐和雷家之恩怨,最后是至死方休!

    石台一侧,陈锐口中不断溢出鲜血,一手持剑点地,一手扶着自己胸口,脸色极其苍白。

    “强者奠定道理,弱者遵守道理,要怪只怪你雷家招惹在先!”

    伴随着雷损的自爆,笼罩在漠北城大一统的阴影,悄然间消失一空,所有人都悄悄吐出一口浊气。

    当他们再度看向场中那道身影之时,眼中都是显露出浓浓的畏惧之色。

    谁都没想到,雷家竟然在旦夕之间覆灭。

    他们都很清楚,今日之事,完全是由陈锐一人在主导。

    面对着众多敬畏的目光,陈锐眼神微动,紧接着袖袍一挥,那兀自悬浮在空中的生锈铁钉,化作一道赤红光芒,再度回到了陈锐的储物袋之中。

    陈锐定了定神,此次一战,十有七八在自己的算计之内,也算是成功了。

    沉默中,陈锐走向倒地昏迷的木晨,脸色微变,将他扛了起来。

    他没算到的是,木晨竟然会被伤至如此。

    但又转念一想,木晨的那一式炎龙术法,太过强悍,绝不是聚灵前期修为所能施展的。

    今日之所以能够成功斩杀雷损,一大半的功劳要归在木晨身上。

    如果不是被破去那黑骷术法,雷损依然强悍不倒。

    陈锐内心轻叹,将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

    此时的大石台,伴随着斗法的落幕,却是诡异的陷入了一些寂静。身受重伤的雷震以及雷家剩余之人,均是满脸苦涩。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的结果会是这样。

    此刻雷震脸色惨白,看着陈锐的目光中有着浓浓恐惧与绝望。到了这个地步他才知道,自己与那整日里横行霸道,厮混于女子之中的儿子雷凌,给雷家招来了一个何等恐怖的敌人。

    然而,世间之事就是如此,千金难买早知道。

    正如开战之前陈锐所说,雷家只怕从此要在漠北城除名了。

    “呵呵,陈道友真是深藏不露!”此刻,在雷损自爆中逃生的孙武走了过来,对着陈锐客气道。

    “旁门左道,鬼蜮伎俩而已。最终能胜,还是得多谢两位道友的合作。”陈锐偏头对着李木青说道。

    对于这两位在漠北城中修为仅次于雷损,修为达到聚灵中期的老怪,再加上彼此的合作关系,陈锐倒也不会怠慢。

    “两位放心,陈某这就带着我兄弟离开漠北城,当初的协议不变。至于雷家剩余之人,相信两位会给陈某一个交代。因为陈某也害怕麻烦,有一句话说的好,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孙武嗤笑一声,道:“这个道友放心,此事我等不会留手。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今的情况下,即便我与木青兄不出手,按照雷家平日里积累的仇怨,只怕也会在旦夕间覆灭。”

    陈锐抱拳道:“如此多谢了,那陈某就此告辞。”

    本来,雷家在漠北城经营多年,族内存留的修炼资源绝不在少数,如今败亡,陈锐就算是分一杯羹,也在情在理。

    只不过,此时的陈锐深受重伤,状态只不过巅峰时期的十之一二,木晨更是重伤昏迷,主导权已不在陈锐手里。

    如果强行提出要分一些雷家的修炼资源,孙李二人答应还好。

    若是不答应,甚至引起这两人的反感,反倒联合起来对付陈锐,那陈锐就真的死无葬生之地了。

    毕竟,当时的合作协议也说的明白,即便击溃雷家,陈锐与木晨也什么都不取。

    而李木青与孙武二人,都是心机深沉之辈,想要在他们身上获得便宜,谈何容易。

    出于这些考量,陈锐才会说出立刻离开的话语,毕竟这里也不是善地,即便孙李二人不会出手,也难保他人不会落井下石。

    李木青与孙武对视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陈道友慢走,只因此地还有许多琐事需要老夫和孙道友处理,就不远送了。”

    陈锐点头,扛着木晨的身体,临空而起,化作一道长虹,缓缓的消失在了天际……

    当陈锐带着重伤昏迷的木晨来到妖兽山脉当初练剑的山谷时,小白与方家兄妹已经在谷口等候了。

    当看到陈锐安然回来,小白发出兴奋的长啸,化作一道白芒来到陈锐的身边,围着陈锐转了几圈,态度极其亲昵。

    陈锐拍了拍小白的头,道:“小白,木兄受伤沉重,我也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我们便开始疗伤。你看好谷口,不得让任何人入内!”

    小白点了点硕大的狼头。

    “拜见恩公!”

    方家兄妹见到陈锐安然归来,内心感激,直接拜了下去。

    陈锐摆了摆手,道:“两位不必如此,眼下陈某要开始疗伤,至于你们修为被封一事,等陈某伤愈之后,再作处理。”

    方家兄妹连声感谢。

    陈锐点头,旋即在山谷中寻了一处僻静之所,将自己全身凡是疗伤用的丹药全都取了出来,一一让木晨服下。

    “木兄,是生是死,全凭你的造化了。”

    内心暗叹一声,陈锐也开始入定吐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