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邪神蛇雕
    妖兽山脉的中轴线区域,这里终年人迹罕至,时而有聚灵妖兽甚至于结丹妖兽出没,恐怕只有修为达到归元的神通修士才有胆量徒步行走。

    而这次,陈锐和木晨带着小白,虽说没有走中轴线,却是沿着这条距离中轴线百里的位置一直朝东南方向前进。如此壮举,只怕一般的聚灵大圆满修士也不会这么疯狂。

    雷家大石台一战后,木晨整整昏迷了三个月,才苏醒过来,此后又花了一个月时间将状态调整到最佳。

    至于方家兄妹,陈锐将其身上的封印解除,让他们回到了漠北城。

    陈锐在与雷家一战后,修为松动,一鼓作气将其提升到了筑基后期九座道基的地步。

    之后,两人按照之前的计划,沿着妖兽山脉去往中土。

    两人一兽走走停停,一路披荆斩棘,是以前进的速度并不快。

    路途中,陈锐每天不断演练着流云步的步伐,以及剑术劈,砍,撩,刺,挑等基本动作。

    心血来潮时,也会和木晨进行剑术切磋。

    春夏秋冬,四季更替,陈锐的粗布长衫已经破败不堪,但他却没有刻意替换,一切随心所欲。

    一路行来,陈锐的心前所未有的贴近这天地自然,修炼,切磋,吐纳,他几乎忘记了时间。

    只是感到每一日剑术之道都有所提升。

    特别是流云诀以及轩辕外经更是达到他能掌控的极限。

    每一次的提升都让他发自内心的喜悦,感动。

    修炼之道,曲折而漫长,生命有尽,大道无涯。

    即便是同行的木晨,也对陈锐另眼相看,用他的话说,从没见过这么喜欢修炼的人。

    对于木晨而言,每天能用剑砍妖兽,吞下妖晶,就心满意足了。

    时光流逝,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

    三年间,陈锐的修为不知不觉已达到筑基圆满。

    这一日,当陈锐和木晨翻越一座大山的时候,却被眼前奇异的一幕所吸引。

    这是一座巨大的山脉,粗略一看延绵数万里,陈锐和木晨这个时候站在山崖之上,眼前却是出现一处诡异的裂缝。

    这道裂缝长达数里,宽却只不过三丈,以现在陈锐的实力,即使不用飞行术,也能轻易一跃而过。

    陈锐目光朝着裂缝下眺,却只见茫茫白雾,根本看不到下面有些什么东西。

    正踌躇之际,忽听木晨说道:“阿锐,要不我们下去看看,以我的直觉,下面可能有不少天材地宝。”

    陈锐双目一凝,内心一动,暗道:“这几年来,我对木兄的寻宝能力是一清二楚,仿佛他天生就有探宝的能力。现在他这么说,只怕这裂缝之下,真如所说,藏有不少灵药,宝物。”

    只不过,这裂缝深邃悠远,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况且,但凡天材地宝,必有异兽守护。

    陈锐道:“好,就下去瞧瞧,富贵险中求,造化绝中取!”

    话语落下,陈锐和木晨施展飞行术,缓缓落下裂缝,小白紧跟其后。

    随着不断下落,两人的表情从一开始的好奇逐渐变成吃惊。

    他们下落的高度已经远远大于原本山峰的高度。然而这个裂缝仿佛是个无底深渊,两人一兽从下降起算,已有半柱香的时间,虽然以飞行术控制速度,可还没有落下地面。

    除此之外,还有一处诡异的地方,这裂缝口不过三丈见宽,可越往下,两边的崖壁距离就越大。

    初始之时裂缝的两边崖壁不过数百丈,后来便到了数千丈,到了最后,他们虽然还是悬浮空中,却已经看不到两边崖壁了。

    直至过去了一个时辰,他们才缓缓降落地面。

    白茫茫的一片迷雾,根本无法看清一丈之外的事物。诡异的是,这迷雾散发出阵阵腥臭之气,令人作呕。

    两人对视一眼,均已明白,他们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区域。凝神静听之下,陈锐似乎听到了流水的声音。远处,更有一些极为沉重的声音不时传来。

    “阿锐,你也感觉到了,此地区域异常辽阔,而且天地灵气极其浓郁。不仅如此,还生活着不少强大的妖兽。”木晨逼音成线,话语缓缓进入陈锐的耳中。

    陈锐明了,在这种充满着未知的区域,还是不要发出声音为妙。就连平日里异常活泼的小白,都安静的大气不出。

    “木兄,接下来只能靠你的感官以及小白了。”陈锐也是逼音成线。

    木晨点头,率先迈开脚步朝一个方向窜行而去,陈锐和小白紧紧跟上。

    前行的过程中,陈锐也是发现,这里果真如木晨所说,辽阔只是其次,内里还有河流,植被,还有许许多多群居的妖兽。

    只不过每一次遇到妖兽群,都被木晨巧妙的避开。

    随着不断潜行,木晨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只不过,随着天地灵气的愈加浓郁,周遭的温度却是越来越低。

    此刻,环绕在周围空间的不在是迷雾,而是一道道诡异的白色气流。

    每当白色气流靠近陈锐身体之时,他都不由自主打个寒颤。

    “这到底是什么气体!”陈锐心底暗惊,以他现在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加上轩辕外经的炼体效果,等闲的低温绝不会让他如此。

    好像一个凡人身着单衣,在严冬中立于户外!

    虽说视野开阔了许多,一股隐隐的危机却是涌上心头。

    不过无论如何,到了这里,绝不可能再回头。

    忽然,木晨的身形一停。

    陈锐和小白也瞬间止步。

    木晨伸出右手,往一个方向指了指。

    陈锐循着方向看了过去,他只看到远处有一处诡异的巨大雕像,雕像外围的空地上堆满了皑皑白骨!

    陈锐瞳孔一缩,这些不全是妖兽的骨头,也有人骨!

    这种诡异的情形,令人不寒而栗。

    这是一座邪神雕像,高达万丈,雕像的眉心有着一道裂缝。深邃幽暗,不知当中蕴含什么玄机。

    整个雕像盘旋缠绕着一条蛇形怪兽石雕。

    此蛇被雕刻地栩栩如生,看得久了,似乎这条超乎相信的巨蛇活了过来,将人生生吞噬。

    雕像的背后是一座冰山,透出彻骨的寒意。道道夹杂着腥臭之味的白色气流,正是从这冰山传出。

    两人一兽一动也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周围出奇的安静,静的令人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