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迷雾重重
    当日,陈锐和流星在狂狮的安排下,在这奇异的噬灵者部落住了下来。

    这是一间石屋,并不是很大,只有一层一间,四四方方,简简单单。

    屋内的摆设倒是很简单,一座一床,几张椅子,几乎都是石制的。

    狂狮微微一笑,说道:“这座屋子是我一位死去兄弟居住的,已经空闲很久了。但我们一直都有打扫,还算干净,你们两位就将就一下吧。”

    这样房间的布局,正合陈锐心意,笑道:“那就多谢了。”

    狂狮笑了笑,道:“这样,等一会我也会让人送些食物过来,你们就放心吧。”

    陈锐连连摆手,道:“不用麻烦了,我们无碍。”

    狂狮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哈哈一笑,出门去了。

    在狂狮出门后,流星的眼神似有些不自在……

    陈锐干咳一声,随后摸了摸鼻子,道:“这……这反正就一间房间了,我们就将就将就吧。石床给你,而我只要一个墙角就行了。”

    “多半这小姑娘还没有和男子共处一室过……”

    在这个异界陌生的房子里,陈锐站在屋子外面,听着部落中的欢身笑语,而流星则在默默打坐。

    日渐西沉,黄昏时刻,狂狮果然还是派人送食物来了。

    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看起来还十分年轻的噬灵者。这少年脸带微笑,恭敬地送过狂狮交代的食物,陈锐点了点头,道:“多谢了。”

    这少年咧嘴一笑,道:“狂狮大人说了,你们两个是贵宾,让我好好礼待。”

    陈锐微笑点头,也多打量了这少年噬灵者几眼。这个噬灵者背上长着犹如蝙蝠一般的肉翼,双脚的脚趾均为四只,全身毛茸茸的,腰间披着一块补补贴贴的兽皮。

    这少年看起来颇为欢快,好似无忧无虑。

    少年走后,陈锐看了看所谓的食物,眉头微微皱起,最后也是无奈一笑。

    “蛇肉。”陈锐摇头苦笑。

    很快的,夜风吹起,陈锐没有打坐,而是站在窗边,向着这片营地眺望着。

    这里的人生活的非常和谐,而且简单快乐,对比修士来说,他们可能更加幸福。

    也许是天性如此,这里的噬灵者个个温和,即便长着能撕碎猎物的尖牙利齿,以及全身类似法宝般犀利的指甲拳脚。

    这也是陈锐最为奇怪的地方,就算与世隔绝多年,也不该这样才对……

    再有,他有一种隐隐的感觉,此次腾龙城龙家广邀修士进入遗迹,其目的只怕不单纯。要说没什么阴谋,陈锐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然而他对腾龙城开出的物品清单里的东西仔细研究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当中大多数物品他都认识,虽然称的上珍贵,却还没有达到足够的分量使得龙家做出这等大事。

    只是当中有一样名为灵源的物品,陈锐闻所未闻。

    “灵源,灵源……”陈锐口中喃喃。

    陈锐想了许久也想不懂,不知何时来到墙边,靠墙坐了下去,打出一些灵石,吐纳了起来。

    第二日晌午,窗外,阳光明媚。

    噬灵者部落西面百里之外,有着一片连绵起伏的高山。其中一座山峰之上,站立着数十人,正举目眺望着远方的荒原上的噬灵者部落之地。

    “那里生活着一个噬灵者的部族,你确定无误?”

    站在前头的那个人,忽然说了一句,言语中,有着深深的惊讶以及兴奋。

    阳光照下,此人竟然是腾龙城中与陈锐有过冲突的郑玄。

    “是的,少主。”回答他的,是一个站在他身后一步的黑衣男子,“根据小六子的调查,那里的噬灵者有数千之多。”

    此刻,郑玄的嘴角浮现一股残忍的笑意,慢慢地道:“噬灵者部落,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了。不过,这笔天降横财还是要拿一拿的,嘿嘿。”

    略微刺耳的声音,从郑玄口中传出,身后那些人闻言,均是全身微颤。

    那黑衣男子迟疑了一下,道:“少主,虽说噬灵者全身是宝,可那么多群居一起,不好下手啊。”

    郑玄摆了摆手,道:“硬拼不成,不会智取嘛?吴木,首先由你去集合散落在各地的家族长老,然后在这里集合。一旦集合完毕,我自有妙计,可尽数斩杀这些噬灵者。”

    黑衣男子恭敬道:“是!”

    郑玄大手一挥,吴木便临空而起,朝东边飞去……

    两日后的晌午,狂狮出现在了石屋的门前,说是老祭祀有请。

    当下,陈锐和流星没有犹豫,随着狂狮来到了老祭祀所在的石屋三层。

    陈锐眼中闪现振奋的光芒,自从确立了自己的修行道路后,求真之路使他对一切未知事物感到好奇和渴望。

    “希望那老祭祀不会让我失望吧……”

    安静的石屋,显得有些昏暗,屋子中央,依然还背对着他们坐着一个苍老的身影。

    一阵轻微的咳嗽打,在老祭祀身上响起,而他整个人似乎在微微颤抖。

    “你们来了。”老祭祀停止咳嗽之后,站起身来,转过身慢慢说道:“过来吧。”

    陈锐双目一凝,发现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仅仅两日不见,这老祭祀似乎变得异常虚弱,脸色苍白,发音之时也变得中气不足。

    要知道,两日之前,这老祭祀虽然老迈,却中气十足,其周身隐含的力量,就连陈锐都不敢轻举妄动。

    陈锐和流星走到他前面的两张石凳前,安静的坐了下来,在这个忽然变得虚弱的老者面前,不知为何,却变得无言。

    老祭祀轻轻叹息一声,道:“让两位久等了,莫要见怪。只是开启祖地需要耗损老夫不少元力,故此……”

    陈锐一惊,连打断道:“不敢。”

    老祭祀又咳嗽了两声,却沉默了下来,没有再说什么。陈锐和流星耐心等待,不料这一等却是过了半刻钟,这老祭祀不知是因为太过于虚弱还是其他原因,一动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

    陈锐内心有些焦急起来,他并不清楚这老者到底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一阵子,陈锐再也按耐不住,当下开口道:“前辈,不知……”

    还未等陈锐说完,老祭祀忽然插口道:“年轻人,可愿听老夫讲个故事。”

    陈锐一怔,似乎有所领悟,连道:“前辈但说无妨。”

    老祭祀带着沙哑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石屋幽幽响了起来,仿佛穿越了万年的时光,忽然出现了在陈锐的耳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