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创物笔记
    “那一场恶战,绝非我等可以想象,我族内先人们代代流传下来的,也只不过是描绘那一场战争的只鳞片爪而已。总而言之,在鲜血染红了整个中洲大地之后,在无数修士自爆与怪物同归于尽之后,邪王终于带着手下九位最为强大的怪物,冲进了大能者把守的中洲神柱。在神柱周围,展开了最后的决战……”

    “邪王的修为已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几乎没有人能抵挡他的脚步。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惊才绝艳,冠绝古今的人物出现了。是他,挡住了邪王的脚步。其人不知姓名,仿佛是凭空出现,族内秘文记载,他有一个称号,叫做流浪剑尊。”

    “流浪剑尊?”流星忽然失声道。

    老祭祀看了流星一眼,道:“按照记载,是这个称号不错,怎么了?”

    流星沉默片刻,道:“没什么。”

    老祭祀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星空中,在惊天动地的一场斗法之后,邪王和他那九个强悍的手下怪物终于被流浪剑尊以逆天剑阵所困。”

    “虽然流浪剑尊剑道逆天,但是邪王的一身修为委实非同小可,竟然在流星剑尊的剑阵中日夜煎熬之下,虽然重伤在身,但依然活了下来,与剑尊对峙不懈。”

    “当时星空剑阵之中,因为这剑阵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其余中洲大能无法接近帮忙。仅有流浪剑痴一人以本身修为独自支撑剑阵,历经八十年,虽说灭杀了数只除邪王之外强大的怪物,却被邪王破阵而出了。”

    “不过邪王虽然逃出,却已奄奄一息,再也不敢多待片刻,直接撕裂空间,急急逃窜。剑尊虽也是几近油尽灯枯,却依然直接向着邪王追杀而去。从此,这两人不知了去向。”

    陈锐双目露出精芒,道:“好一位天地大能。”

    老祭祀继续说道:“随着邪王的逃离以及数位最为强大怪物的死亡,修士大军渐渐占据了上风,他们不知斩杀了多少怪物终于怪物渐渐少了,除了为数不多的逃离之外,其余被尽数灭杀。”

    “一场天地灾难终于过去了,劫后余生的修士,对这种怪物起了个名字,名为噬灵者。因为没了邪王的统领,加上修士当中一些天才之辈,制作出能识别噬灵者的法宝,噬灵者越来越少。渐渐的,他们淡出了修士们的视线……”

    “从此之后,大陆上的噬灵者消失了,或许还有少数活在阴暗的角落吧。他们更多的是生活在一些没有被修士发觉的秘境之中,比如这片世界。也或许,他们只是待蛰伏待机……”

    话语到此,老祭祀才停了下来。

    安静的石屋中,三人的脸色都有些奇怪,那是说不出的一股神情,许久,陈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前辈,我明白了,方才所说故事,便是噬灵者的由来吧。只是,噬灵者和之前提过的天龙人有什么关系呢?还有,你们……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再有,为什么一些秘境之中还会有数量庞大的噬灵者?”

    老祭祀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那爬满皱纹苍白的脸庞显得分外苍凉。他并没有回答陈锐的问题,反而从怀着摸出一张皮甲,然后递给了陈锐,道:“年轻人,你看过这个之后,或许能将你的疑问解开一二。”

    陈锐接过皮甲,打开一看,霎时一股浓郁的威压自皮甲上传了出来,令他身体微微一震。

    这股威压虽然不弱,许是年深日久,却还奈何不了陈锐。

    皮甲之上写着一些字,这些字苍劲有力却带着岁月的沧桑。

    “创物笔记之九。本座不世奇才,理当冲破壁障,达到传说中的那一步。但凡夫聚众抗衡,道途一时受挫。能者不以一时之失论定是非正误。待本座创造噬者功成,当率众而起,击破神柱,号令苍茫。”

    “创造噬族多年,如今终于迈向最后完成阶段,凡修之辈以为修士只得吐纳天地灵气而提升,历来强大的老怪除修真悟道之外,求法宝,求功法,求修炼资源为己所用,此皆愚昧也。本座造物,以修士,天龙人血肉混种,施以本源秘法而成。”

    “此物一旦完成,炼气炼体,均能传承绝佳天赋,更有天龙人吞噬一切化为己用之天赋。”

    “然而,初代噬者已经宣告失败,虽凶残嗜血,可野蛮无智,难以驱使,不能大用。”

    “二代噬者,性格太多温和,毫无嗜血好杀之意,亦不完美。”

    “唯有三代噬者,天性残暴好杀,阴沉狡诈,深沉多智,而且昼伏夜出,擅长伪装,又以天龙人血肉之故,吞食修士后能不断进化,这才是本座所期待通往最终阶段之生命。”

    “最近,一位不速剑者,来到本座洞府之外,徘徊不去。此人修为之高,亘古未见,足以与本座争一时之长短。但三代噬者完成在即,不可因此事分心。”

    “本座为以防万一,特此开辟洞府一百零八座,当中一百零七座洞府互相连接,可为虚府,唯独本座创物核心之所在,第一百零八座洞府是关键。此人即便想查探究竟,也要花费不小气力。邪灭天来留笔。”

    看完之后,陈锐缓缓的将皮甲叠起,若有所思。

    “明白了,之前的疑问已经有大部分解决了。原来噬灵者是这么来的……看来五灵界和这神秘的世界,应该都是这个邪灭天来开辟的洞府,只不过以此人之能,这洞府已然相当于一方世界了。至于这里这些性格温和的噬灵者,应该就是皮甲上所说的二代噬者了。”

    “然而,还有一些奇怪的地方。既然同是洞府,为何这里和剑极洲大陆一样,有着日月交替,黑白轮回,而五灵界却是星夜黑夜交替呢?再有,沙漠废墟中那一幕有些奇怪。”

    “这片世界,照理说应该没有外人来过,那废墟之中的尸体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枚充满煞气的铁钉。难道,在久远的岁月之前,已经有人来到这片洞府世界不成?”

    苦思无果后,陈锐将皮甲还给了老祭祀,随即沉默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