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无尽杀机
    老祭祀接过皮甲后,缓缓说道:“年轻人,方才所言,是由我部祭祀代代相传,其余族人并不知晓,不知,可解答你心中疑问?”

    陈锐连忙起身抱拳,感激道:“前辈所言,已将晚辈心中疑问十去七八,多谢。只是,前辈身上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老祭祀淡淡一笑,说道:“此物本是在我部祖地存放。祖地唯有老夫一人能够进入,只是需要花费一些代价罢了……”

    闻言,陈锐躬身一拜,道:“多谢前辈。”

    老祭祀摆了摆手,说道:“年轻人,老夫已将所能知道的全部告知,其余再也不能帮你们什么了。”

    陈锐内心感激,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前辈,不知是否听过灵源。”

    只见老祭祀整个人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又思索了片刻,却还是摇了摇头,道:“没听说过。”

    陈锐双目闪过一缕精芒,随即客气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我们会离开这里……”

    老祭祀微笑道:“年轻人,不多住一些时日吗?”

    陈锐一怔,只得说道:“前辈盛情难却,那我等便再住几日吧。”

    ……

    从石屋中下来的时候,陈锐的心里有些复杂。

    沉默许久的流星终于开口,道:“老祭祀似乎对灵源有所了解,当时你为什么不追问到底?”

    陈锐轻轻叹息一声,道:“这一点,从他的神色前后的变化中,我也看出来了。只是,他似乎有难言之隐。既然他有意隐瞒,我也不好强迫他说出的。”

    “何况,这些二代噬灵者生性温和,诚心待人,我心有不忍。”

    流星微微点头,轻道:“没错,他们倒是比不少修真者可爱的多。看那老祭司为了说明问题,拼着极大代价从祖地中拿出皮甲书……”

    “可爱?”陈锐内心嘀咕了一下,不由无语……

    时间不知不觉过了三天。

    这一日,似乎与平常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区别,噬灵者们分工明确,去山里打猎的打猎,取水煮食的煮食,一切紧然有序。

    一切都在和谐欢快中度过,过着无忧无虑如天堂般舒服的日子。

    直到日渐西沉,临近黄昏时,终于发生了异变。

    几个吃过食物在欢快玩耍的噬灵者孩童,忽然七孔流血,嘴角更是溢出了大量紫色的鲜血,纷纷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之后,倒了下去。他们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没过多久,就停止了一切动作,连声息都没有了。

    临近的几个大人看到之后,也是发出了惊恐的叫声,但是声音喊到一半忽然哑了,因为从他们的嘴角也溢出了血液,然后遍及七孔,情形与玩耍的小孩类似。

    只是他们虽然痛苦的挣扎,但是依然没有死去。

    霎时,整个部落惊怒咆哮怒吼声响成一片,几乎有着九成的噬灵者的身上都发生了这诡异的一幕。

    孩童十不存一,大人虽说不死,可也几近死亡……

    一场祸事很是突兀的降临在了这个祥和的噬灵者部落。

    而就是在这痛苦的声音中,在部落的高空,忽然传来了几道洪亮的笑声。上百人影临空而来,为首的正是郑玄。

    此刻他们的神情都是眉开眼笑,郑玄目光扫过噬灵者部落的惨剧,轻蔑的笑道:“师傅天哭老人的断魂丹果然厉害,哪怕将其碾碎融于水中,哪怕是噬灵者取用喝下后,依然有如此效果。”

    他身旁的吴木脸上也有兴奋之情,道:“这奇毒本是针对修士,没想到对噬灵者也有效果,起初属下还有些担心呢……”

    一个修为达到聚灵前期的小个子则是奉承道:“还是少主妙计,将毒丹融于水源,静等噬灵者食用后,好一网打尽。”

    郑玄面有自得之色,道:“这断魂丹就连我也只有一枚,珍贵无比,若不是噬灵者数目太多,我还真不想用的。”

    那小个子连阿谀道:“这是当然,谁不知道少主乃是天哭老人的入室弟子,深得天哭前辈的重视,想必日后前辈的传承,也必是少主的了。”

    郑玄得意一笑,手臂一挥,道:“诸位,前去将没有中毒的噬灵者尽数斩杀,今日我们要血洗部落。”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修士如鸟兽般散开,各自催动飞剑术法,霎时五光十色,直奔那些中毒极深还未死去的噬灵者。

    短短时间内,便有不少噬灵者死于非命。

    “住手!”就在这危急关头,老祭祀的一声怒吼如雷霆般的响彻在天地之间。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居住在石屋二层的为数不多的噬灵者战士。

    郑玄目光一凝,单手一指,冷声道:“先将这些反抗得噬灵者斩杀!”

    话音才落,那些分散而开的修士顿时发出喊杀声,齐聚一股,纷纷杀向了那些噬灵者战士。

    而郑玄本人,更是带着数十位修士直奔老祭祀而去。

    噬灵异能,修士术法飞剑,霎时短兵交接,发出阵阵爆炸锐响,震耳欲聋。

    噬灵者战士为生机拼死而战,但面对着这些凶残狠毒且个个修为不凡的修士,他们渐渐被压制住了。

    狂狮侥幸避过了中毒厄运,他作为族中战士统领之一,此刻正与吴木展开激战。

    那锐利的指甲化作的尖刺源源不绝的朝吴木射去,可都被对方轻易抵挡。

    很快的,有惨叫声传出,一个噬灵者战士被一柄白玉飞剑一剑断首,鲜血喷洒。

    半空之中,有着数十位修士围攻老祭祀,后者虽然强大,但是面对着数十位修为达到聚灵期的修士,依然捉襟见肘。更何况,一旁还有郑玄在掠阵,虎视眈眈。

    短短时间内,又有五位战士倒下,就连狂狮的身上都布满了不少术法飞剑的伤痕,鲜血淋漓。

    老祭祀也在一众凶狠的修士围攻下,倒退连连,口中溢出了鲜血。

    郑玄抓住一个时机,单手一番,一柄雪白长枪出现在其手中。在那长枪之上,仿佛发出阵阵女子凄厉的惨叫声。

    郑玄没有犹豫,一枪刺出,只见一条极寒冰锥从枪尖猛地射出,阴寒而冰冷的气息直令得那些围攻老祭祀之人身体一颤。

    冰锥划过半空,迅猛无比,犹如冰蛇,直奔老祭祀射去,眼看就要洞穿其身体。

    就在老祭祀目中露出不甘和绝望时,一团云雾却是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老祭祀的身前,然后只见剑光一闪,只听得砰的一声,那冰锥直接四分五裂,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云雾散去,出现了一个身影,这是一个身穿粗布麻衣,全身弥漫着无尽杀机的青年,正是陈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