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内外兼修
    郑玄内心暴怒,不再言语,随即一步走出,当他的步伐落下的瞬间,一股庞大的阴寒气息顿时爆发开来。

    陈锐双目一凝,脚踏流云步,身形化作道道残影,瞬息临近郑玄,手中长剑毫不留情的对其斩下。

    郑玄眼神冷漠的望着那凌厉无比的剑锋,手中雪白长枪白芒闪动,往上一挡。

    铛!

    这一挡,却是直接令陈锐那迅疾无比的斩击剑势停了下来。就连陈锐所持长剑的剑身,都微微弯曲了一下。

    嗡!

    双方蕴含的劲道猛然爆发,一股可怕的力道爆发开来,陈锐竟直接被震退数十丈。

    这郑玄一出手,便已展现出聚灵中期之辈的强悍实力。

    “你若只有这种能耐,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郑玄虽说嘴上嘲讽,可出手却没有丝毫保留,他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将陈锐斩杀。

    这样一来,还能与此刻状态不佳的流星周旋,否则,等流星回复过来,他知道将是自己的末日。

    郑玄冷笑,手中长枪忽然悬浮空中。

    他的双手陡然掐诀,顿时其周身白芒闪烁,道道女子冤魂围绕白色长枪,转而被其吸收,直接令其化作一柄白骨长枪。

    “葬魂枪!”

    伴随着郑弦的一声低喝,白骨长枪猛的射出,其速之快,宛如流星,只在眨眼之间便已临近陈锐。

    陈锐面色凝重,体内四十七道已被打通的神奇经脉极速运转,全身白玉光芒笼罩。

    他没有丝毫犹豫,手中长剑嗡鸣大作。

    “起手式!”

    长剑长枪猛的碰撞,顿时长枪之上的森森白骨猛的炸裂开来,碎骨漫天,犹如下起了一阵骨雨,长枪倒卷而回。

    而陈锐则是握着长剑被震退了数百丈,手中长剑更是出现了道道裂痕。

    陈锐没有犹豫,直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新的长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到周身传来阵阵阴寒之力,使得体内的灵气运转慢了下来。

    但最终在玉光体神奇的力量下化解了开来。

    陈锐眉头皱了皱,紧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郑玄所修功法甚是诡异,如果不是修炼了轩辕外经获得玉光体,单是这种阴寒之气,就已经极为麻烦。

    他望着远处女子冤魂缠绕手握诡异长枪的郑玄,蓦然,一道低喝声从陈锐口中传出。

    一道模糊的白色身影,手握长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在吴木那些侥幸生存下来修士的目光在,对着郑玄掠去。

    两道人影,再一次轰然对碰,剑气寒意纵横,玉光闪耀,冤魂凄厉之声更是声动四野,令人焦躁难安。

    两人短兵相接,枪鸣剑光,快,快的只在瞬息之间,冷,冷甚寒霜融冰。

    陈锐将流云步之身法运用到了极致,如雾如幻,如痴如狂。其剑术更是走势凌厉,剑式飘渺,将这些日子领悟发挥的淋漓尽致。但见郑玄的近身枪法阴冷诡异,枪势一解一攻丝毫没让陈锐占据半点上风。

    两人相互对击,只在空中留下了道道幻影。

    激战中,陈锐暗感不妙,虽说眼前两人势均力敌,但是长久下去,必败无疑。

    陈锐修为不过筑基圆满,能与聚灵中期的郑玄正面抗衡,一大半的功劳都得益于玉光体对肉身的加持。

    虽说能正面抗衡,可久战之下,体内灵气率先枯竭的一定是陈锐,到了那个时候,陈锐可以说有死无生。

    只在瞬息之间,陈锐脑海中便划过种种念想,他一剑荡开郑玄的长枪,身形急速后退,拉开了与郑玄的距离。

    这个时候,双方微微有些气喘。只不过双方的视线都没有离开对方丝毫,因为彼此心知肚明,越是在这种时候,稍微大意,便会落败身死。

    “狡诈的小子。”郑玄咬了咬牙,眼中满是恨意。他十分清楚,先前那般近身斗法一直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

    不过虽然愤怒,但郑玄的心中还是升起了十分的戒备,那原本对陈锐的那一丝小觑心理也尽数收了起来。

    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从来没见过有哪个筑基圆满之辈能与聚灵中期的修士正面抗衡的。

    然而,眼下却出现了。

    呼。

    郑玄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眼神也逐渐恢复冷静默然。

    陈锐见到这一幕,眉头倒是微微皱了皱,没想到一向骄横跋扈的郑玄,临战时还有这样的心理。

    “鬼道之前,你还奈何不了我!”

    郑玄深冷的目光死盯着陈锐,紧接着将白色长枪向上一抛,手中急速掐诀。

    道道女鬼冤魂直接从郑弦周身冲出,冲出之时立刻融合,眨眼之间,赫然成为一个巨大的千面厉鬼,每一张脸庞均是扭曲,可怖至极。

    “吼!”

    千面厉鬼长啸,一股阴寒之气霎时弥漫四周,令人不寒而栗。

    “去!”

    郑玄单手一指,厉鬼长啸,忽左忽右,瞬间向陈锐袭来。

    “就让你成为千面鬼口中的食料吧!”

    陈锐眉头一皱,极速掐诀,已是流云诀剑术神通第二式,排云!

    “排云!”

    陈锐没有丝毫犹豫,一剑斩下,霎时一道长达数丈的巨大白云剑气呼啸而出,对着厉鬼头部狠狠斩下。

    “轰”

    双方术法轰然对碰,随即云雾飘渺,女鬼冤魂四逸,道道凄厉惨叫,声声入耳,令人不寒而栗。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猛的溢出,郑玄与陈锐两人几乎被同时击中,直接向后倒退了百丈方才停止身形。

    在停下身形的同时,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喷出了一口鲜血。

    就在此刻,威风吹过,无论是厉鬼冤魂,还是云气,都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陈锐猛的抬头,随即抬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冷冷的注视着郑玄。

    郑玄的瞳孔微缩了一下,想到方才那一式云形剑气,面色忍不住变了变。

    因为他从那一式剑气中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危机。

    这种危机令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他所修炼的功法诡异非常,与功法对应的术法更是诡异难测。在这之前,莫说面对一个筑基圆满修士施展的术法,就算对抗同是聚灵中期修士施展的术法,他也没有一次落入下风。

    这个时候,郑玄有些明白过来了,对方不仅内外兼修,而且所修之功法更是旷古烁今。

    郑玄皱了皱眉,随即定了定神,就算陈锐内外双修,且修行的功法强大无比,但再强大的术法,也需要自身修为作为基石。他不会相信,凭他聚灵中期的修为,会连一个筑基圆满之辈都解决不了。

    整个天地之间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两人就这么对峙着,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