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两败俱伤
    地面上,那几个在流星剑术下只是重伤而侥幸存活的修士,已经忘却了之前的恐惧,此刻正目瞪口呆的望着口中的对峙,显然是有点无法相信陈锐能够与郑玄斗到这种程度。

    在腾龙城中,郑玄名声在外,即使在同是聚灵中期之辈当中,都是名列前茅。

    而陈锐呢,之前听都没听过这号人物,虽说在龙腾楼内有所表现,可这与郑玄一比,显然还有不小的差距。

    但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无论是术法之斗,还是近身搏杀杀的天昏地暗,双方都可算是势均力敌。

    就在这个时候,郑玄眼神变换,随即在半空之中坐了下来,只见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化作漫天的血雾,同时闪电般的变换出道道印诀。

    嗡嗡。

    随着郑玄印法的变幻,整个天地似乎都寒冷了下来,冤魂呼啸,他的周身散出道道红白气流汇聚之前的血雾,最后这些气流都被那白色长枪吸了过去,发出阵阵嗡鸣之音。

    一股无法形容的阴冷之意,在天地间弥漫开来。

    陈锐面色一变,因为他都感觉到体内的灵气有一种要被冰封的迹象。

    地面上那几个修士脸色阴晴不定,他们已经感觉到,郑玄已经隐隐的有些不耐烦起来,准备一式定胜负了。

    陈锐浑身一震,驱逐了那冰寒阴气,面色渐渐凝重起来。

    “要我帮忙吗?”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观战的流星忽然开口说道。

    陈锐没有回头,只是摇了摇头,不容置疑的说道:“你不要插手,交给我。”

    当最后一缕红白气息融入长枪时,长枪嗡鸣大作,其上红白相间,阴寒之力四射,还夹杂着一股鲜明的血腥味道。

    此刻这柄长枪当中蕴含的力量,让陈锐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

    陈锐的身躯之上,不断的散出白玉光芒,抵御着那股迎面而来的阴寒之力。

    陈锐没有丝毫犹豫,急速掐诀,随即整个身体被一股白色云气缠绕,整个身体开始不断旋转起来。

    “你以为还能蹦跶的了吗?”郑玄讥讽一笑,随即他伸出手指,轻轻的往陈锐方向一点。

    “魂葬!”

    半空之中,那柄红白相间的长枪立刻嗡鸣之音大震,随即一掠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宛如化作了一道流光,对着陈锐掠去。

    流星的瞳孔一缩,有心再一次拔剑相助,可下意识的想到方才陈锐不容置疑的话语,又忍耐了下来,只是口中低低的说了一句:“傻瓜。”

    这边,陈锐身体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剑鸣之音越发锐利,一股喃喃般的声音,从其口中轻轻传出。

    “流云诀,旋云!”

    陈锐话音落下,云气环绕,整个身体宛如一柄高速旋转的利剑,急速射出,带起璀璨的白玉光芒,毫不退缩的与那长枪的枪尖,碰撞在了一起。

    在撞击的那一刹那,这片天地又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种安静仅仅持续了瞬间,再然后,众人便见到一点白芒闪现,随即一股刺眼的光芒,铺天盖地的从两者对撞之处爆发。

    轰隆!

    术法威能终于彻底爆发,可怕的白玉光芒伴随着阴寒之力疯狂的逸散肆虐开来,就连地面上的石制建筑,都被这种冲击所波及。

    轰轰轰!

    建筑倒塌,就连整个地面都晃了一晃。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白玉光芒环绕的身影猛的倒射而出,急速坠地。

    流星内心一惊,再没有犹豫,身形一闪,将其从半空中拦截了下来,只不过就连她都被这股倒射而出的冲击力退出了数十丈。

    她看了一眼怀抱之人,只见后者面庞一红,一大口鲜血猛的喷出,气息萎靡到了极点。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剑在咔咔声中化作了碎末,落向了地面。

    陈锐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在又喷出一口鲜血后,方才说道:“流星姑娘,我……我无碍,请……请将我放开吧。”

    闻言,流星脸庞微微一红却有喜色,随即连忙将他推离,道:“你这么爱逞强,谁管你死活。”

    与此同时,那柄长枪,也在发出一道清脆的咔嚓声后,从中间断开,化作了两截。

    在长枪断开的同时,郑玄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到了极致,整个身体都起了一种诡异的变化。

    仅仅在几个呼吸之间,郑玄的脸庞就变得异常衰老,一头乌黑的头发也成了白发苍苍。

    望着这诡异的一幕,陈锐眉头微皱。

    “你……你竟然折……折断本……本少的本命法……法宝!本少要你死……死!”郑玄忽然歇斯底里起来。

    陈锐倒是眼神平静的注视着整个身体起了诡异变化的郑弦,心中忍不住有些震动起来。

    这郑玄的实力,让他有些惊讶,原本他以为凭借着打通四十七条经脉的玉光体,再配合流云诀上篇最强剑术旋云,应该足以将其击败。

    但谁能想到对方竟然能将旋云破解,并击碎长剑重创与他。

    如果没有轩辕外经的炼体之后获得的强悍肉身,他已经身死道消。

    不过,在陈锐心神震动的同时,他却不知道郑玄此刻心中那翻江倒海的心情,他的身体在不断的老化,那眼神变幻中,充斥着震惊,不可思议和骇然。

    这个结果,显然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要知道,那柄葬魂枪是其师尊取八十一位聚灵期修士的脊椎提炼而成后,赐予他的本命法宝。

    以往,在与同是聚灵中期修士交手时,当他用出“魂葬”一式时,必定克敌制胜。

    所以,这一次在他看来也是一样,这陈锐是必死无疑。

    然而,最后的结果,却并没有如预期的那样。没有杀死陈锐不说,还导致本命法宝折断。

    此宝与他命魂相连,法宝被断,自己这里不仅折损了很多阳寿,更是受了致命的重伤。

    震撼归震撼,陈锐心中的杀机却没有减少半点。且不说之前的冲突以及郑玄这种人本就是陈锐最为厌恶痛恨之人。

    而且此人用歹毒的办法屠杀部落里这些性格温和,不欲与人争斗的噬灵者时,不知怎么,他忽然响起桃花村的惨剧。

    那诡异的一幕,桃花村房屋中那一具具白骨,可也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摄去血肉而死去么……

    想到这一幕,陈锐就再也按耐不住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