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因祸得福
    更何况,部落老祭祀为他一个外人不惜损耗大量元力,前往祖地为他取来解惑之物。

    就冲着这一点,陈锐就不会沉默下去了。

    本来按着陈锐的性子,也会不允许一个想杀他的人活着。

    陈锐手中一翻,已经握住一柄长剑,那重伤的身体剧烈颤抖着,随即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容颜衰老的郑玄。

    “现在你还想我死?”

    听着郑玄歇斯底里的嘶吼,陈锐目中带着浓郁的杀机,冷冷说道。

    虽说他受到了重伤,可比起油尽灯枯的郑玄来说,却是稍微好了一些。

    郑玄看着一步步走来,眼看就要临近自己的陈锐,目光闪烁着,手掌忍不住的缓缓紧握起来。

    “噗!”

    蓦然,郑玄嘴巴一张,一柄血红小剑呼啸而出,直奔陈锐而去,瞬息临近。

    “小心!”流星不由惊呼。

    陈锐眼皮一跳,知道这柄小剑不是凡物,以他眼下的状态已经没办法躲闪与防御。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锐一拍储物袋,一枚泛着红色的生锈铁钉飞出,眨眼之间与血色小剑撞到了一起。

    只听得咔咔咔之声骤然响起,血红小剑,从中间断裂,一分为二。

    却是生锈铁钉碎开了血剑,直接呼啸而过,在郑玄的绝望以及不可思议得目光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钉在了他的眉心。

    嗤嗤。

    只不过数息之间,郑玄只在嘶吼了一声之后,便被这奇异铁钉吸干了肉身,随即身体沙化,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陈锐单手一招,生锈铁钉,来不及细查其变化,就收入了储物袋。

    至于郑玄的储物袋,被他拿在了手里。

    由于郑玄已死,陈锐的内心松了下来。

    就是这么一放松,他的眼前开始模糊起来,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弥漫全身,随即便一头从空中栽了下来。

    流星发现事情不对,身形一闪便将陈锐接住。

    陈锐脸色极其苍白,毫无血色。他眼皮沉重,断断续续说道:“流星……姑娘。那……那些人全部……全部杀死。还有……这……这储物袋……你打开……说不定……有……有解药……”

    话刚说完,陈锐便头一歪,昏迷了过去。

    流星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即缓缓落于地面,将陈锐放好。

    流星慢慢的起身,看了一眼陈锐,嘀咕道:“爱逞强的家伙,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这一幕的变化发生的太快,快的让那些依然存活的修士来不及反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意料的地方,在流星强悍的实力下,那些重伤未死的修士被一一诛杀。

    她十分清楚陈锐昏迷前那些话的意思,如果放任这些幸存者离开,那么将会造成一些麻烦。

    这些人势必会报复,她和陈锐倒是不怕,只不过这里活下来的噬灵者就不一定了。

    她可不愿意这些在她看起来有些可爱的噬灵者再一次遭受毒手,所以倒霉的只能是那些修士了。

    在解决了那些修士后,发生了一件可喜的事,流星在郑玄的储物袋之中,还真发现了解药。

    只不过解药的分量不足,流星无奈之下,将那些解毒的丹药一一分成数十份,然后每人一份给中毒的噬灵者服下。

    虽说这样一来不能根除所中之毒,可也能减少毒素,再以噬灵者不同于修士的体质,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还是会慢慢回复过来的。

    事实证明流星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些中毒的噬灵者服下解药后,虽说没有完全将毒素清除,可至少也恢复了生机。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天,整个噬灵者部落也稍稍恢复了一些生气。这些温和的噬灵者对陈锐和流星可以说是既倾佩又打心里感激。

    在那场惊天动地的斗法中,两人力挽狂澜,将郑玄一伙尽数斩杀,拯救部落于生死之间。两人本来和噬灵者不过是萍水相逢,他们能为部落人做到这种程度,直令这些温和的噬灵者可说是感恩戴德。

    这一举动也彻底征服了每一个噬灵者。

    石屋内,几道人影立在其中,目光均是望着石床上盘膝而坐的陈锐。

    此时的陈锐,脸色已经没有了当日战后的苍白,淡淡的红润看上去似乎其体内的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而且他周身弥漫的剑气,也恢复了往日的程度。不仅如此,此刻他身体之上正一闪一闪的散发着白玉的光芒。

    “祭祀大人,你说陈锐兄弟这是怎么了,伤势明明已经康复了,怎么还不醒来。”一旁的狂狮目中有着焦虑之色。

    “别急,依老夫看,陈小兄弟似乎在修炼,而且在试图冲破颈。”老祭祀说道。

    流星一直冷冰冰的脸庞上也泛起了淡淡的笑意,说道:“这傻子本来受伤极重,不过因祸得福。正因为如此高强度的斗法,使得他体内产生了一些变化,使他的那门炼体功法有了突破。”

    “所以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在他醒来之后,他的实力应该还会提升。好了,这里有我,你们先去忙吧,部落里的那些中毒之人还需要你们照顾。”流星挥了挥手,说道。

    闻言,老祭祀等人连连躬身,一同应是后,离开了密室。

    安静的石屋之中,流星安静的坐在一旁,目光柔和的看着盘膝而坐,紧闭着眼眸的陈锐。

    “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呢?”在密室中等待了许久,流星长叹一口气,喃喃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耀眼的白玉光芒陡然从陈锐身上射出,随即笼罩了整个密室。

    随着光芒的射出,陈锐整个身体传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一股精悍的力道随即传出,就连流星都隐约感到了压力。

    感受着陈锐身体的变化,流星轻轻的吐了一口气,脸上浮现一抹微不可察的喜意。

    事情果然与她猜测的那样,看情形陈锐在炼体上有所突破。

    片刻之后,白玉光芒猛的收拢,像巨龙吸水一般倒射而回,钻进陈锐的身体,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陈锐紧闭的双眼微微动了动,最后在流星恢复冰冷的目光中,缓缓睁了开来。

    “呼”

    一口纯白色的浊气从陈锐口中吐出,随着这口浊气的吐出,陈锐脸上慢慢浮现惊喜之色。

    “嗯,恭喜你了。”流星平静开口。

    陈锐一愣,微笑道:“这一次是有些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