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灵源之秘
    老祭祀似乎没感觉到陈锐的惊讶,依然缓缓的说道:“现在你们都知道,噬者分为三代,每一代均各不相同。但实际上,二代噬者可以进化成三代噬者,而三代噬者也可以进化成最终的深渊者。这当中只有天赋异禀的三代噬者才能主动进化。”

    闻言,陈锐似乎摸到了什么脉络,连道:“前辈的意思是说,这进化的钥匙就是灵源?”

    老祭祀的声音幽幽,继续说道:“当时邪王杀上中洲神柱所带领的部下,并非是三代噬者,而是深渊者。”

    闻听此言,陈锐可以说是万分惊讶,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疑问……

    “在邪王失败后,极少数逃得性命的深渊者回到了邪王开辟的那些洞府中。从此他们潜伏了下来,并带领洞府中遗留的二代噬灵者们生活在这广阔的洞府世界。”老祭祀的声调,却悄悄高了起来,仿佛他内心真正的隐秘,正要慢慢流露出来。

    “而我们部落的老祖也是一个深渊者,祖地是他开辟的。邪王的那份随笔,也是他放入祖地之中的。”

    陈锐又是一惊,似乎抓到了什么,当下立刻问道:“难道这就是前辈进入祖地所要耗费那么大代价的原因?”

    “没错,想要进入祖地,有两种办法。其一,就是修为大于生前的老祖,强行破开老祖设下的血脉禁制。其二,以噬者的鲜血为引,从而进入。然而,深渊者比我等二代噬者终究是有所不同。”

    陈锐之前就感到奇怪,部落族人进入祖地,怎么会损耗那么多元力,原来竟是这样。

    “是的,老祖虽只是邪王麾下的一个小兵,可修为对我等来说却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老夫强行破开是不可能,只有以鲜血为引,然而由于血脉不纯,需要大量的精元之血方才能开启祖地。”

    陈锐本就已经理解的七七八八,此刻与老祭祀的话两相印证,终于得到了答案。

    老祭祀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道:“当初老祖回来,居住在我部时,身上还带了一块灵源。而这块灵源,此刻正放在祖地之中。历代祭祀都知道,二代噬者虽能进化,但是仅仅依靠灵源还不够,还需要噬者秘法辅助”

    “是以后代祭祀为了防止事情有变,将灵源和秘法分开收藏。”

    “毕竟族人一旦进化为三代噬者,就会性格大变,凶狠恶毒,变得狡诈深沉,且以嗜血为乐,所以历代祭祀都对此万分小心。”

    陈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前辈,可知三代噬灵者与深渊者之间的区别?”

    老祭祀身体微微颤抖,终于还是说道:“区别是有的,无论三代噬者还是深渊者都不可能依靠吞食修士无限提升实力,两者都有颈,只不过深渊者的颈远远高出三代噬者。”

    “其二,尽管深渊者达到颈,无法再通过吞食修士提升,然而他们却能和修士一样,吐纳,感悟!”

    “其三,深渊者不会屠戮同族!”

    “前辈的言外之意,三代噬灵者残暴好杀,就连同为族人的二代噬灵者也不会放过?”陈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真不知道邪王怎么会创造出如此邪恶的物种。

    老祭祀长叹一口气,道:“这也是历代祭祀对灵源讳莫如深的缘故。”

    陈锐深表赞同,一个二代噬灵者的部落,忽然混进一只三代噬灵者,真可以说是灭顶之灾啊。

    “所以,邪王开辟的同一洞府中,二代噬者和三代噬者不会同时存在的。”老祭祀继续说道。

    陈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祭祀似乎想起了什么,缓缓说道:“陈小兄弟,之前老夫就很疑惑,即便是噬者,也只有极少数知道灵源,你是从何得知的。”

    陈锐沉吟片刻,终于还是道出了实情,道:“让我们进入这片世界的那些人,要我们寻找的物品之一便是灵源。”

    老祭祀身躯大震,脸色刷的白了,喃喃道:“终于……终于到了。天意啊!天意啊……。之前你说有十万之众修士进入这片世界,是这样吗?”

    老祭祀苍老的脸庞上,时而恐惧,时而迷惑,表情变化不停,竟然像是出神了。

    面对老祭司的表情变化,陈锐一时竟不知所措了。

    他只能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老祭司的肩膀,说道:“其他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绝对不会抢夺灵源。”

    对于陈锐来说,这能帮助噬灵者进化的灵源,他得到也毫无作用。

    之前老祭祀说出灵源的作用时,就已经有一些疑问萦绕在他心头挥之不去了。

    其一,腾龙城龙家要灵源干什么?

    其二,通过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对这个世界必然已经有了许多了解。

    如果仅仅是为了获得灵源,他们大可以自行开启洞府通道,然后到这些噬灵者部落夺取就可以了。

    这又何必找这许多修士来趟浑水呢。

    想到这些,陈锐周身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他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只怕这里面隐含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陈锐深深吸气,随后看着老祭司,忽然道:“前辈,这个世界有多少像这样的部落?”

    老祭祀沉吟片刻,说道:“具体的老夫也不是很清除,但我敢肯定,绝对不只我们这一个。”

    陈锐点了点头,说道:“这和我猜测的相同。前辈,你将灵源之事告之,应该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老祭祀沉默了片刻,道:“是的。”

    陈锐沉默了下来。

    老祭祀慢慢道:“如今形势已经太不乐观了,我只希望你能帮我们一把,度过这次劫难。”

    对于老祭司所说的劫难,陈锐心知独明。有第一个郑玄,必然有第二个,第三个。

    陈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前辈,这……”

    老祭祀声音苍凉,说道:“我们二代噬灵者跨入成年后,实力增长极为缓慢。经过代代相传,更是日渐式微。如今部落里已经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强者了。老夫可以将灵源取来交给你,只求你在我部危难时,再出手一次。”

    陈锐一怔,没想到这老祭祀居然打着这样的算盘。

    陈锐默然,其实他已经看出来了,老祭司如果再入一次祖地,只怕会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老祭祀沉默片刻,再次诚恳说道:“就看在老夫知无不言的份上,还请陈小兄弟救我部落一救。”

    陈锐深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好吧,我答应了。不过,话先说在前面,非我力所能及,我会撤手不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