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诡谲难辨
    只是有两件事情陈锐很奇怪,其一,他们若是噬灵者所杀,那么这六人身上法宝的伤痕是怎么回事,而且随身携带的储物袋也不见了。

    其二,从他们干瘪的尸身可以看出,那是被抽干了血液。到底是什么人,杀人之后还要取走鲜血?

    陈锐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中,根据这些时日对噬灵者的了解,他们只对修士的大脑和脏腑感兴趣,从没听过他们会掠夺修士的储物袋,还有吸食血液的习惯?

    陈锐口中内心不由嘀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最后陈锐还是得出了两种可能性。

    第一,杀人者与拿走储物袋的不是同一个或者同一拨人。

    第二,有修士与噬灵者共谋杀人。

    如果是第一种可能,陈锐还愿意接受。但是,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事情就有些微妙了。修士与噬灵者联手这种事,他之前是闻所未闻。

    然而,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解释不了尸体的干瘪。

    陈锐最后看了一眼这些尸体,然后转身走开。

    随着陈锐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草丛中再一次平静了下来,只有这六具不为人知的尸体被留在了这片苍茫大地的角落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会渐渐消失在这片奇异的世界里。

    修道求真的路上,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修士中途倒下。陈锐的年纪在修士中不算大,可他却见到了太多太多,光是死在他手中的修士也不在少数。

    从当初的懵懂,到后来的释然麻木。

    天道循环,陈锐知道,求真的路上还会有更多的难关与疑问。

    陈锐的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将自己所遇到的谜团一个一个解开。

    路途中,他的表情无比凝重,一只能在瞬间就将六个修士斩杀的噬灵者,绝不是泛泛之辈。

    这一点可以从附近的环境可以看出,这里并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对于这只噬灵者凶手,陈锐心里忌惮不已。因为,凡是经过腾龙城筛选,然后进入这里的修士,修为都不会太低。

    陈锐看着前方的大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微微一笑。

    他本就心性坚韧,而且身负流云诀以及轩辕外经一内一外两门无上功法,他无所畏惧。

    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后,陈锐便再无杂念,向前加速疾驰而去。同时,一路上时刻暗中警戒,注意观察四周的事物。

    不过,无论是那个未知的噬灵者凶手,还是拿走储物袋之人都没有出现。

    就算如此,陈锐也不敢大意,为了尽量不暴露自己的踪迹,他也没有再临空飞行。

    如此奔驰了一日夜,在这一天的黄昏,眼看夕阳将落的时候,他看到了前方大地上终于出现了一处不一样的地形。

    这是一条横亘在大地上的巨大峡谷,放眼望去,却是看不到边际。

    站在峡谷边上向下看去的时候,只觉得下方一片黑暗,仿佛一个无底的深渊一般,能生生将人吞噬。

    这个时候,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无奈之下,陈锐只能在峡谷两边的山壁山开辟出一个洞穴,将就一个晚上。

    一夜无话,当清晨第一缕微光从远方天空洒落,这一夜竟然安全的过去了。

    随着天光亮起,日头初生,陈锐走出了临时开辟的洞府。

    清晨的峡谷,迎面吹来的风,似乎有些冷。

    他站在峡谷一侧的大地上,先是眯着眼看了看那一轮初生的朝阳,然后稍微活动了下身子,脸色异常平静。

    随后,他低头看向深不见底的峡谷,准备下去探查一番。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陈锐内心一惊,立刻转身看去,只见声音传来的方向,在那边的半空中,似乎忽然有一道黑芒亮起,随后化作一道长虹朝这边冲了过来。

    陈锐表情冷静,依然安静的站在原地。

    片刻后,那道速度极快的黑芒已然临近陈锐。

    不过,陈锐发现此人速度虽快,却在飞行中有颤抖扭动迹象,像是受了伤。

    而且,可以非常清楚地感觉到,此人正在被人追杀。

    陈锐一眼就看出这个黑衣人的修为,和他相同,也是筑基圆满。

    就在内心升起疑问的同时,那道黑芒摇摇欲坠,看起来不但受伤,而且受伤不轻。

    很快的,远处紫光一闪,那是一柄紫色飞剑,剑身上带着浓郁的血腥煞气,绝对不是凡品。

    紫芒小剑闪电般追了上来,刺入了先前逃跑黑衣人的后背,只听见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黑衣人顿时坠落地面。

    坠落之处,离陈锐不过十丈距离。

    陈锐没有迟疑,身形一闪,对着峡谷的另一个方向飞去。

    他不想知道那人是谁,也不想知道为什么被追杀。

    没有意义的浑水,他不想掺和。

    就在陈锐临空而起数息之后,那追杀黑衣人的神秘修士终于追了上来。

    此人是一个中年男子,圆脸短须,眼睛很大,而他身上散出的修为,却不得不令陈锐侧目。

    “聚灵中期!”陈锐双目一凝,飞行的速度更快。

    眼看陈锐就要远离这二人,谁知那重伤坠地之人却大声喊道:“那位道友,救我!只要救了我,我便将身上的灵源送你。”

    闻言,陈锐身形只是稍微迟缓了一息,然后再一次加速,远离黑衣人而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中年男子却是冷笑一声,喝道:“救你?你中我紫芒小刃一击,再加上先前的伤势,还指望有人救你?告诉你,今天不仅你得死,那灰袍小子知道灵源的秘密,也得死。”

    前方峡谷的上方,陈锐却是猛的一回头,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灵源,杀人灭口?

    陈锐几乎第一时间想到了什么,内心忽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

    这里面似乎有这么不对,陈锐心中忽然有一道念头一闪而过。

    紧接着,他便理清了头绪。

    首先,聚灵中期对比筑基大圆满有着绝对优势。按照中年人的话语,他以绝对的修为优势追杀黑衣人,更是祭出了那威力不凡的紫芒小刃,也没能将黑衣人击杀。

    其次,黑衣人虽然看起来受了重伤,可他方才的话语,却是依然中气十足,完全不像受了重伤。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和谐,诡谲难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