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谷底宫殿
    陈锐还是拼尽最后一丝气力让自己的双脚先落地,紧接着一股可怕的冲击自下而上传到陈锐的身上。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陈锐引导这股滔天巨力当中的一小部分,全部传入那第四十九条晦涩筋脉之中。

    与此同时,陈锐全身传来噼哩叭啦骨胳断裂的声响,鲜血直接从他口中吐出。

    就这样了么?

    一切都到这里为止了么?

    陈锐眼前一黑,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一切归于平静,只是峡谷地面上多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不知何时开始,陈锐仿佛看到自己沉浸在一片银色的世界当中。

    这个世界没有天,没有地,视线所及之处,尽是无穷无尽的白色云烟。

    云烟渺渺,流过自己身体的时候,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

    时间漫漫,他仿佛在黑暗中沉睡了千年。他觉得自己好像浩瀚大海里的一叶孤舟,随波族流,随时舟毁人亡。又似风雨飘摇中的一丝烛火,摇曳中即将熄灭。

    仿佛经历了几个轮回,过去,现在,将来,一直重复着,重复着。

    与此同时,被陈锐砸出的深坑之下,忽明忽暗闪现着银色的光芒。

    直至过了三个月。

    陈锐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睁开眼的第一个想法是,自己竟然没有死。

    陈锐微微动弹了一下,便发现全身阵痛。

    “呵呵,全身的骨胳多处被震断,五脏六腑也全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陈锐暗暗感受了下自己的伤势。

    “果然如我所料,玉光体已经大成,那股巨力冲破了最后一条经脉。”陈锐暗道。

    “不对,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样的伤势,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当初打算以那股庞大的冲击力冲破经脉,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一个不慎,应该也会经脉破碎……”

    “还有,我似乎梦到自己沉浸在一片银色的世界中,那真是梦吗?”

    能将必死之人从死亡手里拉回,陈锐想来想去,自己身上也只有轩辕古玉才有这种神奇的能力。

    “真的是它,帮我修复破损的脏腑经脉?也是它,从死亡手里帮我夺回一口气?”

    苦思无果后,陈锐还是考虑起自己的伤势问题。

    陈锐打开储物袋,在取出一些丹药与灵石后,便已经疼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在吞下那些疗伤的丹药后,陈锐又开始吐纳起来。

    每吐纳一次,整个身体都会剧痛。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凌迟,这样的痛苦,可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忍受。

    然而,陈锐不是一般人,此刻他的内心除了强烈的求生外,还有极端的愤怒,仇恨。

    他暗暗立下誓言,此番如能逃过一劫,算计围攻之仇,定要那三个家伙百倍偿还。

    身体内断裂的骨头在控制下自然而然矫正开始生长,吸纳而来的灵气,也在缓慢修复着残破不堪的脏腑……

    谷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三个月。

    就在这一天,峡谷底部的一个巨坑中,忽然爆出一声巨响。

    只见一个衣衫残破不堪的年轻人,猛的从巨坑中冲出,随即又缓缓落于地面。

    陈锐站在巨坑边缘,随即深吸一口气,握了握拳头,随即露出一抹久违的微笑。

    “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轩辕外经果然神奇,那样的伤势,我竟然还能活下来。”

    他十分清楚,这一次能够重生,各种环节缺一不可。如果没有果断引爆上品飞剑莲花剑阵,在峡谷边上,就已经死在无面猎杀组手中了。

    如果没有修炼轩辕外经,只怕也早就摔得血肉模糊,肉身崩溃……

    总之,因缘际会,他活下来了。

    陈锐抬头看了看,那里除了一片黑暗,就什么都没有了。

    至于左右两侧,则是崖壁,两崖相隔不过三丈。

    他思索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要从这里离开,暂时是不可能的。

    如果想临空飞出,按照他的估计,在那股强大的吸力之下,以他眼下的修为,是绝无可能抵挡的。

    传闻中,有些修士研习了五行术法,土行术。那么就可以视山壁如无物,直接避开那股吸力,从山壁内遁走。

    可惜,陈锐至今修习的功法除了凝气决便只有流云诀与轩辕外经了。

    至于术法,也只有剑术神通,以及凝气时那些基础的术法。

    如果是强行破坏崖壁,慢慢的打通一条道路,那么按照他下落时的速度计算,等他回到地面,也不知猴年马月了。

    陈锐长长的叹了口气,收回了思绪。

    难道就这样被困在这里,等时限来到,捏碎玉简离开吗?

    “反正暂时也出不去,此地又如此诡异,不如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看看,说不定会发现什么。”

    这个主意一打定,陈锐便再没有犹豫,选了一个方向,踏步而出。

    峡谷底部的小路,弯弯曲曲,通向远处,似乎没有尽头。小路的各处,也有一些深坑,想必这就是那些被活活摔死之人的墓穴吧。

    数日后,陈锐前方的路,忽然宽广了起来,起初是五六丈,慢慢变成数十丈,直至变成一方平坦的大地。

    而在大地上,出现了一座类似宫殿的建筑。

    陈锐双目一凝,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犹如无底深渊般的峡谷底部,竟然会出现一座宫殿。

    反正也来到这里了,陈锐也没得选择。

    当年在圣剑宗,陈锐也读过不少有关修真界的一些杂书。

    说是某某修士误入了一处上古遗迹,得到了天大的造化,再次出现时不仅身怀异宝,而且修为提升了一大截,如此云云。

    “难道,我也会有这样的运气?”陈锐摇头笑笑。

    其实他根本没有把那些杂书的话当回事,因为他从小就被陈炳教育,从来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就算有,那也是一张有毒的大饼。

    况且,这个峡谷本身就诡异莫名,眼下又出现了宫殿,当然不得不防。

    想是这么想,陈锐还是慢慢向这座宫殿靠近。

    走到近处,陈锐才发现,这座宫殿规模不小,虽比不上腾龙城的城主府,可也有城主府的三成大小。

    而在宫殿大门的左右两边,盘踞着两尊银色雕塑。

    两尊雕塑的高度差不多,约有丈高左右,其中一尊是猿猴模样,拿着一根棍子,至于另一尊类似人形,拿着一杆长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