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禁制传承
    “请指教!”

    话音落下,陈锐一步跨出,全身玉光闪耀,沐浴在云雾中,手中长剑化作了漫天的剑影,剑气纵横,直奔蛮巨而去。

    “拿我作为目标,你可真是无智啊。”巨人看着陈锐这凌厉的一击,随即舞动长枪,顿时枪影闪烁,直接迎了上去。

    铛铛铛……

    枪剑交击,霎时冒出无数火星。

    陈锐直感觉到一股汹涌的威能震荡,手中长剑险些脱手而去。

    “力量还在我之上!”陈锐眼看不取,身形极速退后。

    “看棍!”长棍夹杂着重重棍影呼啸砸来。

    陈锐面色凝重,长剑陡然上挑,铛!一剑之力,直接荡开了长棍,银猿被震的往后顿了一下,陈锐则是退了一步。

    也就在这个时候,蛮巨一步跨出,主动与陈锐正面厮杀。

    蛮巨又挑又刺,时而化为一线,时而又是幻影,令陈锐有些相形见绌。

    不仅如此,那银猴又堵住了陈锐的退路,一次次挥舞着长棍,好几次令陈锐吃了暗亏。

    “该死!”陈锐内心暗骂。

    “这两个家伙明显配合多年,单打独斗我都难有胜算,更何况他们联手。看来,想要撑过这半柱香时间,绝对不能力敌,只能靠身法游斗了。”

    一人一剑,厮杀在一猴一人之间。

    陈锐剑术身法均是得自流云诀,虽然被处处打压,可凭借精妙的剑术身法,依旧能抵抗一二。

    当然,这里面还有玉光体的功劳,如果没有强悍的肉身,和这两个家伙近身战,莫说是筑基大圆满了,就算是聚灵大圆满,只怕也不行。

    轰轰轰!

    陈锐不断的压榨着自己的能力,将从流云诀上领悟而出的剑术发挥的淋漓尽致。

    似乎,这样高强度而且有致命压力的近身战,无论对剑术还是身法都有不小的助益。

    起初,陈锐有些力不从心,渐渐的,他有些适应这两个家伙的攻击了。

    银猿的攻击模式比较死板,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就能躲避。

    比较棘手的蛮巨,陈锐则是能避则避,不能避就以剑迎之。

    而且,他还发现,那蛮巨似乎没有用出全部的实力。

    ……

    半柱香后。

    陈锐脸色苍白,气喘吁吁,一屁股做到了地面上。

    厮杀中,他不知道用了几次起剑式,就连排云一式都用了三次。

    可以说,现在的他几乎将体内的灵力消耗殆尽,非常虚弱。

    “两位,我这算是通过你们的考验了把。”陈锐的声音虽然有些弱了下去,可脸上却笑开了花。

    “得意什么,如果不是蛮巨放水,你早就被我砸成肉泥了。”银猿有些不满。

    蛮巨拍了拍银猿的肩膀,说道:“小沐,何必呢。要知道我使出全力,我们两个再联手的话,别说是他筑基大圆满了,就算是聚灵大圆满,也扛不住啊。”

    蛮巨看向陈锐,说道:“当年我与主人也走过不少地方,见过的筑基修士也不少。可没有一个能赶得上你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真实实力,即便输多赢少,应该勉强能与聚灵后期一较高下了。”

    陈锐不置可否,说道:“或许吧。”

    他此刻内心激动,连道:“两位,现在可以和我好好聊聊了吧。”

    蛮巨和小沐的表情忽然落寞了下来,陷入了沉默之中。

    陈锐内心一动,顿时明白了几分。

    “是有什么难隐之言吗?”陈锐问道。

    蛮巨神色黯然,缓缓说道:“自从主人陨落后,这里已经数千年没有人来了。”

    陈锐目光一闪,说道:“陨落?你指的是这座宫殿的主人吗我想先了解一下你们的主人是谁,为什么会在这片神秘的世界建起了一座宫殿。”

    蛮巨道:“我们主人叫玉阶飞,是一位禁制大师。他精通禁制,阵法以及傀儡之术。许多年前,主人被人暗算,逃走后来到此地。”

    “他自知命不长久,又恐自己所学失传,于是在这里建起了宫殿,等待有缘人。”

    陈锐看了蛮巨一眼,没有言语,目光转移,落在了其身后的宫殿上。

    银猿小沐连道:“也就是说,你得到了我们的认可。你的修为不怎么样,可实力还不错。”

    陈锐微微一笑,说道:“是这样啊,那多谢了。”

    蛮巨连摆手道:“别急着谢,主人的传承可不是什么功法,也并非神通术法,而是禁制。据主人所说,禁制一道,端看个人天赋,如果没有天赋,你也得不到半点传承。”

    陈锐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禁制一道,独树一帜,精通此道的修士,陈锐至今还没有遇到过。

    果然,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

    陈锐修行至今,对禁制一道到底天赋如何,还得验证过方能知道。

    “不过,你也不要泄气,只要你能够通过第一层考验,就能炼化宫殿的信符,虽说不能获得禁制一道上的精进,可也会得到一些有用的法宝。”似乎明白了陈锐的想法,蛮巨这样说道。

    陈锐眼睛一亮,笑道:“既然如此,现在你们可以领我入殿了吧。”

    蛮巨单手一翻,一枚黑色的符牌出现在其手中,接着将其往陈锐一抛。

    陈锐单手接过,看了一眼这奇异的符牌,道:“这是?”

    “这就是进入宫殿大门的通行证,如果没有它,莫说你区区筑基大圆满,就算是结丹圆满,也不可能入殿。”

    陈锐单手一抬,一丝灵力侵入这黑色符牌,很快就炼化了。

    一股沧桑的气息猛然涌现出来,让陈锐整个人心神一震。

    “有来历。”陈锐看着这符牌,“看来这玉阶飞生前不简单啊。”

    “启!”陈锐信念一动,霎时那古老宫殿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随我们来吧。”蛮巨道。

    陈锐紧随其后,在蛮巨和银猿的带领下进入了这座神秘的宫殿。

    大殿之内一片广阔,没有什么特别的建筑,也没有草木植被。

    “你现在炼化了符牌也算是我家主人的准传人了。除了主人自封之所外,其余的三处大殿你都可以进入。当然,光是进入也没什么用,还必须具备一定的实力,才能获得好处?”

    “你家主人自封之所?”陈锐眉头一挑,问道。

    “看。”蛮巨指向不远处,那里有四扇古老的青铜大门,其中三扇大门敞开着,而当中的一扇却是关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