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禁制之山
    七日后,陈锐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脸上不由浮现出笑容。

    “怎么样,收获如何?”蛮巨连问道。

    陈锐面有喜色,说道:“尚可,我现在就想去禁殿试试。”

    小沐则是脸上略有不屑,说道:“说大话可不要闪了舌头。”

    陈锐只是笑笑,没有多做解释。

    经过一番谈话,他已经对蛮巨以及小沐这两个家伙有所了解。蛮巨诚恳,小沐刁钻。

    在蛮巨的带领下,陈锐来到了禁殿。

    进入禁殿大门后,展现在他前面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山峰上云雾缭绕,根本看不到尽头。

    陈锐眉头一皱,说道:“这就是禁殿的全部?”

    蛮巨和小沐脸上顿时浮现自豪之色。

    “没错,这座山峰便是一个巨大的禁制,如果你能将其完全瓦解,就说明完整的通过了禁殿的考核,那么你禁制一道上的造诣就与主人身前有所接近了。”蛮巨解释道。

    陈锐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刚看到这座山峰的时候,他便用灵识查探了一番。

    这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山,从山脚开始,步步禁制,几乎所有位置,都是禁制。

    “那便是这座禁制之山的入口,你从入口进入,不断破解禁制,达到山腰处,便算通过第一阶段的考核。第二阶段则是山腰处到云雾区。第三阶段是云雾区到峰顶。峰顶有最后一处禁制,如能破解,此山便会自动瓦解,那么你也就通过了所有的考核。”蛮巨指着入山的唯一一条通道,说道。

    蛮巨顿了顿,又道:“峰顶的禁制乃是此禁的核心,一旦破解失误,便会造成此山其余禁制的连环爆发。按照主人的说法,一旦引爆这里的禁制,莫说结丹修士了,就是归元期大圆满,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陈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暗暗将蛮巨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

    陈锐对蛮巨抱了抱拳,道:“现在我就去试试吧,看能不能通过第一阶段的考验。”

    “好,你去吧,我与小沐在门外等你。”蛮巨与小沐退出了禁殿。

    陈锐深吸口气,然后向着禁制之山走去。

    很快的,陈锐便来到山脚处,凝神细看之下,发现这里的禁制还算简单,只是一些较为粗略的草木禁制。

    这种禁制以陈锐现在的实力来说也能做到以力破法。

    可陈锐不会那么愚蠢,自掘坟墓。

    因为此山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禁制,如果真来个以力破法,那么这里的所有的禁制将会连环爆发,他必定死无全尸。

    看着这些草木禁制,陈锐双手一抬,连续打出数组破禁手印,融入灵识,将眼前的第一处草木禁制破解后,他没有丝毫犹豫,继续向上走去。

    所谓的破禁手印类似于修士施展术法时的印诀,而低层次的禁制,每一类都会有一组乃至数组固定的印诀加以破解。

    这也类似于术算题,只要掌握了一类题目的方法,那么可用此法来解决这一整类的题目。

    方法的掌握在于灵活,因为题目会变,只是万变不离其宗罢了。

    禁制的破解,也是出于相同的道理。

    陈锐一路破解,一路向上走去。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禁制比较简单,内里的原理以及制作手段他都能看出,那么破禁手印的先后顺序也就不会出错。

    渐渐的,出现在陈锐面前的禁制开始复杂了起来,陈锐也要观察许久,才能破解。

    如此一来,陈锐行进的步伐越来越慢,到了最后,干脆驻足不前了,即使是过去了两个时辰,他都不能迈出一步。

    虽说这类似于解术算题,可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是有极大的不同。术算题的方法错误后,将有两种情况,一是得不出答案,二是一个错误的答案。

    破禁的方法错误后,眼前对于陈锐来说,不是解不开禁制的问题,而是生死问题。

    所以,他自然要小心谨慎再谨慎。破解事小,生命事大。

    现在出现在陈锐眼前的,是一片占地数十丈方圆的灌木丛,乍看之下,此地毫不起眼。

    可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里的灌木丛,看似无序,实际却是蕴含着某种奇异的规则。

    这也是草木禁制的一种,一般设置草木禁制,其意不在攻敌,而在抵挡敌人的步伐。

    而这个草木禁制,却是有些非同小可了,数十丈方圆,俨然是一个颇大的阵法。

    陈锐目不转睛,凝视许久之后,闭目开始记录起来,用了半个时辰时间,才把此地每一处灌木,每一个摆放方向,甚至是每一条灌木的纹理条纹,都记录了下来。

    记录之后,陈锐便开始演算,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解禁组合,这些组合又是该排成怎么样的顺序,才能将这里的草木禁制破解。

    此刻的陈锐心中算是对禁制入门之法里描述的信息有所体会了。

    禁制一道,其天赋完全在于推衍计算能力,而推衍计算能力,每一个人都不尽相同。

    这除了与生俱来的天赋外,便是灵识以及归元后神识的强大与否。

    就如这个草木禁制,只要记错一处灌木的方位,甚至是一条小小的纹理,那么破禁便会失败。

    演算许久之后,陈锐的双目陡然睁开,其目中已经布满了血丝。

    可他依然没能将这个草木禁制破解。

    陈锐的额头冒汗,之前他根本没有想过,原来思考还要比与人斗法更令人身心疲惫。

    陈锐没有灰心,继续闭目思索,他脑海中浮现了数种破禁之法,以及使用这些方法后所能造成效果的推衍。

    在经过详细的排查后,他双目再次睁开,目中闪过光芒。

    只见陈锐双手齐用,打出一道道奇异的手印,随着手印的飞出,这灌木丛开始了变化,所有的灌木齐齐朝两旁推开,露出了一条能通一人的道路。

    陈锐长长吁了一口气,此刻他的手掌心处已经渗出了滴滴冷汗。

    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他的目中有着精芒闪过。

    一路走来,他发现禁制和阵法虽然系出同源,可依然不尽相同。

    阵法大多是利用特定的手段,以特定的方式,组成大小不等数量众多的法术,这些法术爆发的时候有固定的模式。

    禁制略有不同,它可以认为是组成阵法当中,那些大小威力均是不同术法的灵活运用。

    其爆发的方式有多种多样。

    它可以随着施禁之人的心意和想法变化万千,更倾向于神念,以及推衍计算能力。

    可能到了禁制大师的层次,往往神念一动,便可设下禁制,即使是历经千年万年,只要神念不灭,禁制依然能够运转。

    这些人破解禁制时,只需一眼看过,便已心中了然,打出破解手印后,禁制转瞬即破。

    所以,禁制大师必定也有着不弱的修为,毕竟他们强大的神识就足以说明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