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学禁三年
    这里的主人玉阶飞想必就是如此,被人暗算重伤后逃到此地,还能建起如此宫殿,还能以禁止之法布置出如此精妙的禁制之山。

    禁制大师之名,实至名归。

    当然,禁制内的种种变化,除了施禁者,外人若想破除,除了将制作方式以及所有变化模式摸索透彻,以手印破除外,第二个方式便是强行以力破法。

    第一个方式,至少需要不弱于施禁者的禁制造诣。第二个方式,自然是需要强悍的修为了。

    经过一些时日的破禁,陈锐不仅将禁止入门之法里的那些解禁手印融会贯通,信手捻开,而且对禁制一道也是初窥门径,有了一些自己的见解。

    刚开始,陈锐研究破解的目的,最多的还是为了兵殿之中的奖励以及玉阶飞的传承。

    那么现在,他又多了一个目的,因为越是研究,越是发现禁制的奇妙。

    这种奇妙引起他的兴趣。

    虽然当时他能感受到这禁制之山当中内含的力量,可那也仅仅是感受,而不是自己去研究和破解。

    在不断破解,研究之下,他似乎忘记了原来的目的,他不仅要破解这里的禁制,而且自己也能够将那些被破解程度的禁制布置而出。

    他忽然想起了前世补习班的生涯,解题容易,出题难。

    他也是花了不少时间才做到不用备课,随意出题,做到这个地步,解题自然就不难了。

    禁制一道,似乎同理。

    当然,现在陈锐遇到的禁制,可不是禁制入门之法里含有的几个粗糙的禁制。

    比如说,眼前的灌木丛中的禁制,虽然经过一番推衍计算后,已经能够破解,但这种程度的禁制,他依然远远无法布置,其主要的原因,依然没有将其融入己身。

    一旦研究完全,化作自己的东西,那么布下相同层次的禁制,自然也不在话下。

    出题往往比解题更难,特别是有一些水准的题。

    陈锐深吸口气,带着一丝兴奋,随着前行,沉浸在对此地禁制的研究中,时间慢慢过去,直至一年后,陈锐来到了半山腰,此地已经没有了灌木禁制,但多出了一些黄灰相间的山石,陈锐细看了许久,再次研究了起来。

    这山石禁制和之前的草木禁制极为不同,草木禁制是按照摆放的方位,加上一些奇妙的规则,如此组成禁制。

    眼前的山石则不同,其摆放方位杂乱无章,完全没有规律可言,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如果不是这上面散发出的一些灵力波动,根本就看不出这里存在禁制。

    按照陈锐的估计,如果将眼前的山石禁制放到一处寻常的地方,即便是聚灵大圆满的修士误入其中,只怕也难以全身而退,即便不死,估计会脱下一层皮。

    陈锐目中露出奇异之芒,仔细研究起来,以他之前掌握的经验,通过这里已然有了一些把握。

    但是这一路走来,他已经看出许多门道。

    这里越是往上,禁制越是艰深繁复,也越是强大,如果不能循序渐进提高禁制一道的造诣,仅以投机取巧的方式勉强通过的话,那么下一个禁制将无从破解。

    这样,反而会遇到无法想象的危机。

    而且,陈锐本身已有打算,他正是要将这里的每一个禁制研究透彻,直到自身也能完全布置才会罢休。

    有一点,或许陈锐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对禁制一道有着浓厚的兴趣以及热忱。

    修士修真悟道也好,追寻早已消失不见的仙踪也罢。

    其实很多人本身是不愿意修行的,只不过被形势所逼,不得不为。

    修真一途,残酷无情,更是孤独,不知有多少人守不住本心,病变了心智,有多少人倒在了路途中,又有多少人修到最后只剩下孑然一身。

    陈锐不同,少年时他就对仙人有着向往,中间虽然遭遇了许多变故,可大体上来说,就算没有那些变故,他对修行也有着自愿性。

    对于禁制,陈锐的热情更甚。

    有时候,做一件事,主动与被动,对事情的成功有着极大的影响与关联。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转眼间,三年时间过去,这一日,山腰处,一身粗布麻衣,乱发披肩的陈锐赫然从一处乱石堆走出。

    回头时,目光闪动,右手瞬间打出数组手印,顿时身后已被破解的乱石禁制重新组合,其内蕴含的灵力骤然变强,细查之下,可以发现,此处禁制,比之还没有破解之时,更加复杂。

    三年来,废寝忘食,陈锐不顾一切的研究,让他的心神无时无刻,都处于计算推衍之中,虽然修为没有突破至聚灵前期,可已有松动。

    而他的灵识,却是不知不觉的变强。

    本来,修炼流云诀的他,筑基大圆满时的灵识本就与那些一般的聚灵前期修士相当,但此时,在陈锐自己看来,已经超越聚灵前期,至少也是聚灵中期,甚至有可能与聚灵后期相媲美。

    至于修为的松动,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此刻,陈锐的目光,异常的明亮,更加炯炯有神。整个人的气质,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那么一点深不可测的感觉。

    三年内,更大的收获,则是在于禁制方面。

    眼下,凡是被他破解过的禁制,都是能够布置而出,而且在布置时,可以信手拈来。

    陈锐看了看手中的玉简,若有所思。

    这枚玉简,便是之前他破除禁制后出现的,也是通过第一阶段的凭证。

    山石之地往上,便已进入了云雾区域,此刻,在前方不远处有一片云雾,一直漂浮不动,而且形状也没有改变。

    所谓云无相,九天之上的白云,一直迎风飘动,形状自然也时刻改变。

    这片云雾所在的区域,自然也是一处精妙且复杂的禁制,就算以现在陈锐的禁制的造诣,也绝难破除。

    因为筑基大圆满修士的灵识有其极限,即便推衍计算的天赋再高,也有极限。

    陈锐细看了许久,还是放弃了继续深入的打算。

    沿原路返回时,陈锐一边破解自己设置的禁制,一边下山,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便回到了原点。

    这是自然,这就相当于自己解答自己出的题,必然是信手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