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禁制三篇
    “你能挑选的法宝都在这里。”蛮巨看向身侧的陈锐,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本册子。

    “这手册内记载着的法宝都是上品灵器还有下品法器的层次,按照规定你可以挑选一枚有关禁制的玉简,一件上品灵器还有两件下品法器。”

    陈锐接过册子,打了开来,上面每件法宝均有图样以及相关的介绍。

    “这……”陈锐不由暗惊。

    “和这上面记录的法宝一比,我曾经用的长剑也好,飞剑也罢,简直就是垃圾啊。”

    这也怪不得陈锐,他毕竟孤身一人,平时所用的法宝丹药全都是由敌人手里抢来的。根本没几件像样的。

    能被宫殿主人,禁制大师玉阶飞看上的,自然没有什么次货。

    “魂幡,飞剑,葫芦,玉鼎……各式各样,应有尽有!而且按照描述,似乎我之前引爆过的莲花剑阵,根本算不上上品灵器啊。”陈锐有些无语。

    “别看花了眼,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一旁的小沐忽然说道。

    蛮巨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剑修,最要紧的是拥有一柄趁手的法宝长剑。这柄寒玉剑非常不错,据主人所说,他是由一位铸剑大师历时十载,以罕见的寒玉磨成,更以这位大师的鲜血开封的。”

    “虽然它是下品法器层次,可也是下品法器中的极致,甚至能够与中品法器抗衡一二。”

    陈锐眼睛发亮,的确,自己正需要一柄威能强大而且趁手的长剑。

    之前一直使用的都是剑门的制式长剑,这完全辱没了流云诀这一顶尖剑诀。

    “我看这样吧,这里的法宝你们比较熟悉,还是你们帮我挑选吧。之前的那柄寒玉剑就定下了。”陈锐合上了册子。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确定他们绝对不会害自己。

    从实际情况上来说,陈锐现在已经算得上是他们的半个主人了。

    “好,另外一件下品法器我推荐丹青御笔!”蛮巨说道。

    陈锐眉毛一挑,说道:“这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有的,主人说过,丹青御笔乃是一位人间帝王在他还是凡人时批阅奏章时所用。后来这位帝王修真有成,这只御笔被他一直带在身边。它能加强修士施展禁制的威力。”

    “此笔还是主人早年花费不小代价从那位帝王那换来的,我想它应该很强。”

    “玉阶飞花费不小代价换来的?”陈锐双目一闪,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就丹青御笔了。”

    “那我也给你推荐一个上品灵器。”小沐眨了眨猴眼,连说道。

    陈锐微微一笑,道:“说吧,是什么?”

    “捆仙索!”小沐脱口而出。

    陈锐双目一亮,说道:“捆仙,好大的名头。”

    小沐摇了摇猴头,说道:“上品灵器怎么可能捆仙,你不要想太多。这根捆仙索是主人按照仙人使用的捆仙索仿制的。虽然达不到捆仙的威力,但是捆一捆聚灵前期,甚至是中期修士是没什么问题的。”

    陈锐眼皮一跳,下了决定。

    “既然这样,就它吧。”

    蛮巨笑道:“小沐推荐的正是我想要说的。主人制作,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至于玉简,我看你还是选择主人留下的禁制三篇吧。”

    玉阶飞留下的?

    作为禁制大师,玉阶飞所留必定不凡。

    “好,就这么决定了。”陈锐说道。

    蛮巨遥遥一指上方高空,霎时有着四道流光飞了下来。

    陈锐一眼看去,这四道流光分别是一柄带着剑鞘的长剑,一只白色的毛笔,还有一根金色的绳索,以及一枚玉简。

    “这就是你全部的奖励。”蛮巨一把抓过,递给了陈锐。

    陈锐看向蛮巨,内心升起了一些疑问。

    但是,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他只能作罢。

    沉吟片刻,陈锐将这四样东西收了起来。

    “现在你准备怎么办?”蛮巨问道。

    “先去闭关一阵子,对这三样法宝祭炼一番。还有玉阶飞前辈的禁法三篇,我也要仔细研究。”

    “那你就去之前那座石室吧。”蛮巨说道。

    陈锐点头,随即身形一闪,出了兵殿,开始闭关。

    “蛮巨,你说这小子能达到主人的全部要求吗?”看着陈锐消失的背影,小沐问道,同时脸上闪烁着希冀之色。

    “这我也不知道,希望他能成功吧。否则我们一辈子都无法离开这里。”蛮巨缓缓说道。

    陈锐的出关是在半个月之后。

    对于那三样法宝,陈锐非常满意。至于玉阶飞留下的禁制三篇,他本来也想花上一些时间去研究,可当他想到流星以及黑塔部落时,还是作罢了。

    这一次出来到现在,已历时三年多,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临行前,蛮巨告诉陈锐,那枚宫殿的信符有着传送的效果。今后无论处在这片世界的什么地方,均能以信符传送回到大殿。

    这样一来,陈锐获得的造化还将继续。

    毕竟这座宫殿蕴含无尽的资源,至少对于现在的陈锐来说,它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一笔庞大的修行资源。

    离开宫殿后,陈锐目中露出果断,临空而起。

    当陈锐来到距离地面大概十丈高度的时候,似乎便踏入了分界线内。

    一股微小的压力顿时笼罩陈锐的身体,但陈锐并没有停止上升的身形。

    终于,那股压力越来越大,最终令陈锐无法动弹。

    陈锐体内灵力运转,随即缓缓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在全力抵抗压力的同时,也在默默感受着这股压力的来源以及变化。

    这股压力是一股无法想象的风压,如果强行抵抗,整个身体都会分崩离析。

    这一坐,便是数日,感受着风压的变化,就在这一天,陈锐操控身体又是上升了十丈。

    这一次陈锐所在的位置,压力更大,在这股压力下,似乎整个骨骼都咯咯作响,体内的血液流动都缓慢起来,仿佛再抵挡下去,血液将会被压迫的离体而出。

    此刻,陈锐的皮肤上,起了一股自上而下的波浪游走,显然是血肉流转之际受这股压力压迫所致。

    如果不是陈锐催动灵力护住全身的衣裳,只怕此刻衣服已经被撕烂了。

    陈锐坐在这个位置,又过了十天,这十日内,他渐渐适应了这种程度的压力。

    陈锐睁开双眼,目中露出果断,再一次向上飞出了三十丈。

    庞大的压力顿时笼罩,陈锐身子略有踉跄,差一点便落了下去。

    陈锐面色阴沉,身子再一次坐下,调整体内的灵气,抵抗压力。

    如果不是玉光体,陈锐此刻怕是早就血肉模糊,支离破碎了。

    如此往复,周而复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