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山雨欲来
    在逐渐的上升中,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不被这股压力所制,就必须将自己完全融入这股压力之中。

    只有当自己成为这股压力的一部分,才可以游刃有余。

    而这股压力,是一股大到无法想象的风压。

    所以,融入这股压力这样的说法并不正确,应该说是将自己融入风中。

    一次次的调整,一次次的思考,终于在三个月之后,陈锐似乎将自己化成了一阵风。

    正所谓风无形,陈锐感到自己完全变得透明,使得这股庞大的压力,从身体穿透而过,对他本人,则影响不大。

    在陈锐进入风压地带的第五个月,他终于离开了压力的区域。

    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而且,下一次再来此地,也不会受到这股压力的影响。

    因为,五个月中,他已经可以做到将自己完全融入其中,成为风压的一部分。

    他本身就是风压,自然就不会受其影响了。

    陈锐站在巨大的峡谷边缘,向下看了一眼,不禁发出一声长叹。

    这一次的经历,正是验证了那一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很多时候,在人生的旅途上,绝境往往代表了一些生机,造化。

    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样的事情的确是有的。

    至少,陈锐这一次的经历就是如此。

    陈锐看了一眼黑塔部落的方向,随即临空而起,化作一道长虹极速飞去。

    去时麻烦,回程迅速,陈锐似乎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她,还在吗?应该还在吧。”陈锐心中喃喃。

    当陈锐在空中远远的看到黑塔部落的建筑群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临近部落时,陈锐的身子一顿,似乎感觉到了哪里不寻常。

    声音,往日在这个距离上,已经能够听到黑塔部落族人活动时的声音了。

    天地之间,顿时黯淡了下来,除了呼呼的风声,一片死寂。

    陈锐眉头一皱,极速向着部落飞去,随着临近,他闻到了空气中一股血腥味。

    事情不对,陈锐心中忽然划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内心直跳,前进的速度更快。

    空气中的血腥气味,随着陈锐的靠近,越来越浓郁起来。

    当他降临黑塔部落营地时,这股味道已经达到了顶峰。

    他散出自己的灵识,发现这里并没有生人的气息,有的只是许多支离破碎的尸体。

    残肢断臂,以及少数发黑的鲜血痕迹,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这些东西。

    无论老幼男女,全都死了。

    这些尸体当中,只要是成年噬灵者族人的骨骼都不见了,空留了一副干瘪的皮肉

    而已。

    非常奇怪,这种程度的屠杀,似乎鲜血的痕迹太少了一些……

    至于骨胳消失不见,陈锐早就听说过,噬灵者的骨骼极其特殊,又非常坚硬,被很多五灵界修士当作法宝祭炼。

    这种骨骼法宝,比之那些不入流的飞剑,要强大许多。

    陈锐缓缓闭上了双眼,脑海中浮现了这里噬灵者族人们的欢声笑语……

    可现在这里除了横七竖八的尸骸,再也没有了任何声息,有的只是郁结在空气中的血腥味道。

    这里有着搏斗的痕迹,只是噬灵者们失败了,它们都已经惨烈的死去,整个部落没有任何声音。

    忽然,陈锐的目光在扫过周围的时候,瞳孔一缩,好像想到了什么。

    “这里的人都死了?那她呢,她在什么地方!”

    想到这里,陈锐忽然有种发狂的感觉,内心却有一口气堵得慌。

    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是无法对柳如风交代而发狂,还是为了痛心而发狂……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陈锐默默的看着四周,脸色看去冷峻而冰冷,一股无法言喻的杀机缓缓从他周身弥漫开来。

    “是谁?”陈锐缓缓的突出了这两个字。

    现在陈锐脑中,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这些人,流星是否安然无恙。

    他忽然想到老祭祀所说的祖地,似乎是离此地颇远的一处祭坛。

    几年前,初遇狂狮他们时,陈锐在与他们闲谈中,知道了祖地的特殊意义。

    黑塔部落的祖地是部落最为神圣的地方,是历代祭祀归墟后的墓地。

    深深吸了一口气,陈锐抬起头,往祭祀所说的祖地方向,深深的看了一眼。

    此刻天地昏沉,乌云汇聚,一股山雨欲来之势,已经无法阻挡。

    向着祖地方向飞去的途中,陈锐果然发现了不少血迹以及黑塔部落族人的尸体。

    他没有犹豫,沿着以尸体与血迹落成的路标,前进的速度更快……

    这是一处祭坛,祭坛前方的空地上耸立着一根高大的石柱。

    此刻,正有数道人影交错,时而传出轰隆巨响,时而传出剑啸锐音。

    这里有着三处战圈,当中最为惨烈的是,有着足足七道人影在围攻流星。

    这七人修为极高,当中最弱的也是聚灵中期,当中后期有两人。

    他们或近或远,或祭出法宝,或催动术法,式式刁钻毒辣,又兼配合默契,全力围攻着那位绝美的白衣女子。

    流星的修为不过聚灵中期,可身法灵动,犹如清风,又兼操纵的剑匣威能无尽,虽一时落于下风,但是依然没有露出败象。

    至于另外两处,其一是无面与老祭祀的交手。

    无面的身体千变万化,整个身体射出无数条黑色的丝线,缠绕干扰着老祭祀。

    反观老祭祀,全身有着数处伤口,正渗出丝丝血迹,对于无面诡异的攻击有些无奈,只得左闪右避,看起来很快便会落败。

    最后一处,则是狂狮与冷凌奇的交手。

    此刻,狂狮的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皮开肉绽间,鲜血横流。

    而在他完全没有血色的脸上,右眼血肉模糊,似乎已被刺瞎了。

    冷凌奇脸上有着戏谑之色,似乎没有速战速决的想法,只是神态自若的避开狂狮的指甲攻击,而他操纵的那柄白色飞剑,时不时在狂狮身上划开一道伤口。

    终于……

    “吼……”

    狂狮最终还是承受不住,在口中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对着冷凌奇露出了那口尖齿利牙,疯狂的咆哮起来。

    他的面容已经扭曲了,仅剩的那只眼睛中,一股恨意的火焰仿佛喷薄欲出。

    他犹如一只疯狂的野兽,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张开大口,想不顾一切的咬死眼前的仇人……

    冷凌奇冷笑一声,道:“自暴自弃了吗?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他操作着那柄白色飞剑,化作一道流星,笔直的沿着狂狮的眉心射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