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弱小是罪
    无面看向陈锐,眼中寒光冒起,下一刻,他的身形猛地掠出,全身的骨头如春笋一般的长了出来,化作牢笼,想把陈锐镇压在内。

    陈锐望着这一幕,身体表面白玉光芒涌动,道道云气也随之升腾而起,而两条手臂已经彻底的笼罩在了白玉光芒之内。

    他冷眼看着极速临近的骨骼牢笼,只是双手握剑,随之一斩。

    无面看向陈锐,眼中寒光冒起,下一刻,他的身形猛地掠出,全身的骨头如春笋一般的长了出来,化作牢笼,想把陈锐镇压在内。

    陈锐望着这一幕,身体表面白玉光芒涌动,道道云气也随之升腾而起。

    陈锐的两条手臂已经彻底的笼罩在了白玉光芒之内。

    他冷眼看着极速临近的骨骼牢笼,只是双手握剑,随之一斩。

    一剑之下的剑芒罡风,没有丝毫的花俏,也没有术法的轨迹,这里面只是单纯的力量,一股恐怖的力量。

    呼呼呼!

    剑斩没有停止,而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持续着。

    一剑,两剑……百剑,千剑……

    寒玉剑狠狠的落在那笼罩而来的骨骼牢笼上,低沉的撞击之音,顿时在空中连绵不绝的响彻而起,而那骨骼凝聚而成的牢笼,正不断的粉碎。

    陈锐斩碎牢笼后,身体欺身向前,双手疯狂舞动,手中长剑带起漫天的剑光,一路切碎骨头,很快便临近了无面。

    陈锐脸上露出狰狞之意,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手中长剑蕴含的恐怖力量,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对着无面身上斩下。

    无面退无可退,也是握着手中的骨剑与陈锐疯狂的对劈。

    铛铛铛!

    无数道令人心惊肉跳搬的低沉声音,不断的从两人身上传出。

    这时候已然没有了剑术的章法,一道道冲击波的涟漪,急速的从两人对碰之处蔓延开来。

    从陈锐剑斩之上弥漫出来的力量波纹来看,每一剑之下,就算是聚灵大圆满的修士都不能正面抗衡,唯有迂回躲避。

    更何况此刻的陈锐丝毫不顾防御,他的眼中就盯着无面的脊椎骨剑斩去。

    陈锐状似疯狂,可内心还是极为冷静的。

    上一次被算计围杀时,没有大成的玉光体就能勉强抵挡无面的骨刺攻击。

    现在玉光体大成了,他几乎可以无视那些骨刺。

    无面身上让他忌惮的唯有那柄脊椎骨剑。

    而且有些奇怪的是,在无面全力抵挡陈锐剑斩时,并没有发动骨骼对自身进行保护。

    “给我滚开!”

    身体被陈锐剑斩之力所笼罩,无面内心很是焦急。

    他借助骨剑奋力抵挡着,想停止与陈锐的短兵相接。

    可无面作为噬灵者,拥有的只有单纯的速度,并没有像陈锐他们那样,研习功法,领悟身法。

    所以,无面一直无法摆脱陈锐。

    再加上陈锐现在的身法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一旦被他近身,就很难再摆脱了。

    他会如附骨之疽,如影随形,直到对手死于他的剑影之下。

    陈锐对于他的喝阻丝毫不理,只是近乎麻木的手起剑落。

    渐渐的,无面的速度开始跟不上了,很快的陈锐的第一剑落在了无面的身上,划开了一个巨大的创口。

    “嘿,看来你的能力也不是全无破绽。当你运气使用骨剑时,就没有办法操控身体的骨头防御。”

    陈锐目中寒芒一闪,恐怖的剑斩一次次的落下。

    很快的,有了第二剑,第三剑……落在了无面的身上。

    当然,无面的骨剑也有少数几次落在了陈锐身上。

    每一次都让陈锐气血翻滚,可都被他忍下。

    终于……

    咔擦!

    异常低沉的声音传了开来,无面的瞳孔,却是在此刻瞬间紧缩起来,因为他能够听到,这是从自己的骨剑身上传出来的。

    然后,他的目光骇然,只见那柄脊椎骨剑,从中一分为二,断裂了开来。

    他的最强骨骼,竟然被陈锐生生斩断了去。

    失去了脊椎骨剑的抵挡,他还如何抵挡陈锐那种拥有恐怖力量,密密麻麻的剑影。

    真正的恐惧,忽然在此刻的无面心中如同潮水般涌现,而且他十分清楚,自己与陈锐之间的新仇旧恨,完全没有化解的余地。

    这一点,看着陈锐蕴含无尽杀机的眼神就知道了。

    他极力想远离此刻的陈锐,而且努力操控身体的骨骼,化作一个骨茧将自己牢牢包裹。

    然而,这一切都是无用之功,陈锐的剑速远远超出骨头包裹的速度。

    陈锐冷然一笑,化斩为刺,一剑猛的从无面的胸口中心刺入。

    噗嗤,骨茧来不及保护,那一剑已经从无面的身体中刺了进去。

    无面立刻喷出一口鲜血,身体颤抖,脸上有着不解之意,缓缓说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要害。”

    陈锐平静道:“方才对剑时,你总是有意无意保护那个位置。如果我的剑落在其他地方,你则是没有那么紧张,而是从容的对击。”

    “由此,我确定你胸口的中心正是你的要害,也就是你的命核所在。”

    “我不甘……”无面挣扎着,脸上涌现疯狂之色。

    “这里强者为尊,没什么不甘心的。你杀那些噬灵者,他们也会不甘心,可这有什么用呢?”陈锐盯着无面,脸上出奇的平静。

    经历了许多,陈锐早就明白了一些修真界的常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不完全正确。匹夫因为弱小,在修真界,这本身就是罪,怀璧之后更是罪上加罪。

    正如那群温和的噬灵者一样。

    昨日无面等人强,噬灵者灭。今日陈锐强,那么无面等人就死。

    人不染风尘,风尘自扰人。

    关键看谁的拳头大,实力硬,干脆利落。

    “你真是个可怕的人,短短时间就能看出我的弱点,进而选择近身与我拼斗。”无面脸上闪现不甘之色。

    “新仇旧恨,在这一剑之中!”陈锐全身白玉光芒大涨,长剑猛的一送,便将无面贯穿,而剑尖之上带出了一块菱形晶石。

    陈锐目光一闪,单手一招便握在了手中,只在瞬间就将掐的粉碎。

    随着菱形晶石的粉碎,无面的脸庞之上,还残留着狰狞以及不甘之色,显得尤为讽刺。

    陈锐抽出长剑,无面的尸体极速的往地面掉落而去。

    “嘭!”

    一声闷响,带起了一些土灰,也带走了一只狡猾而且强大噬灵者的生命。

    看着摔落尘土的无面,陈锐的面色漠然,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噬灵者们,你们的仇陈某已经报了一大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